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杭州双溪漂流竹筏侧翻 12名上海女游客5人落水

杭州双溪漂流竹筏侧翻 12名上海女游客5人落水

A-A+2013年5月21日08:08新闻晨报评论

杭州双溪漂流竹筏杭州双溪漂流竹筏
双溪漂流景区 制图/黄欣双溪漂流景区 制图/黄欣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杭州报道

  号称“江南第一漂”的杭州双溪漂流近日发生事故,一条满载12名上海姑娘的竹筏在通过“夹堰”激流时发生侧翻,5名女游客落水,56岁筏工申屠和明下水奋力营救,最终游客平安,救人筏工却因力竭遇难。

  晨报记者昨日赶到杭州,经过多方采访还原了这起事故。晨报提醒,夏季进入漂流旺季,游客在享受漂流刺激的同时,一定要注意安全。

  过夹堰时被吸进漩涡

  时间回到5月18日下午,56岁的筏工申屠和明像往常一样,撑筏载着满船游客开始漂流之旅。

  这是他当日的第二趟活,接的是上海君汇国际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团,一共54名游客,分了5条筏子,申屠师傅的筏子上坐了12名游客,基本是女游客,一路叽叽喳喳好不热闹,也在不知不觉中落在大部队的后面。同样,她们也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

  大约在13点40分,筏子到达了景区的第二个堰坝,也是人们说的“老夹堰”。夹堰是一种三角形的堤坝,把经过的双溪水分成三条宽度不足两米的小水道,使得原本平缓的水流变得湍急。这个“老夹堰”历史悠久,原先本是个用于灌溉的水利设施,如今多了旅游功能,上游水通过夹堰落下,像一道小瀑布,形成的落差可以增加漂流的刺激性。为了安全起见,双溪在每个堰坝配备了一个水上安全员,当时,唐冯水就是这个点的安全员。

  申屠师傅的筏子漂过夹堰时,唐冯水看到筏子上游客比较多,想拉住竹筏后慢慢放下,减轻一下筏子的冲力,但没想到水流较快一下没拉住,筏子就顺着“小瀑布”冲下,在堰坝底下被一个漩涡吸住,巨大的离心力使得竹筏在原地打起了转,竹筏进水,立刻引起筏子上的游客惊慌一片,忙乱之下筏子发生了侧翻,5名女游客落入水中。

  筏工救人力竭被水卷走

  险情发生后,筏工申屠师傅下水救人。岸上的安全员唐冯水看到发生状况,急忙赶过来加入救援。“当时那个堰坝的落差大概有2米多,堰坝底下的水更深,估计有4米。水冲下来在底下形成了几个急漩涡,水况很复杂。”目睹全过程的唐冯水说,当时申屠下水救人,先是奋力将2名落水游客推上了竹筏,后来他赶到,又合力将另外2名落水游客救起,但第5名游客已经被水流冲得很远。这时,筏子上的其他游客都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唐冯水便呼喊着让筏上游客将竹竿递给他。他接过竹竿将竹筏靠拢在安全水域,筏子上的11名游客安全上了岸。

  唐冯水再次入水,游向漩涡中的申屠和另一名游客。此时,在水中营救多时的申屠师傅已经力衰,挣脱不了漩涡,而身穿救生衣的游客则浮在水面,被水流渐渐冲远。冯唐水奋力游向了游客,抓住她的身子,想把她推上竹筏,无奈气力已经不足,尝试几次之后仍然没有成功。不远处被困漩涡的申屠师傅这时已经坚持不住,身子时起时伏,也发出了呼救声。唐冯水心急如焚,吩咐最后一名落水游客抓住竹筏不要慌,再去营救申屠师傅。

  水深且冷,举止维艰。唐冯水长吸一口气,一个潜泳,终于潜到了申屠身边。他在水下顶住申屠的身子,想把他顶出水面,但是漩涡吸力太大,而此时申屠已经力竭,没有一丝体力能够配合,光凭唐冯水一个人的力气,根本摆脱不了漩涡。唐冯水仍不放弃,一次,两次,三次……尝试了三四次后,唐冯水也虚脱无力了,脚也抽筋了……眼看着两人都要被漩涡吞没,这时,原先漂流的筏子恰好被水冲到了这里,筋疲力尽的唐冯水抓住了筏子,翻身上去喘了口气,回头一看,申屠师傅已经没了踪影。“我几次够到了他,却抓不住他。”一闭上眼,唐冯水的脑子里就浮现出申屠在水中挣扎的情景,还有他的呼救声。

  他当筏工已有10多年

  申屠师傅被水冲走后,景区及当地公安机关立刻组织百余救援人员展开搜救。申屠师傅的儿子申屠建宝也从外面赶回,加入了搜救队伍。不过直到当天深夜,仍无结果。

  次日早上4点多,天刚蒙蒙亮。搜救队先是沿着河岸仔细寻找了一遍,再登上竹筏在水面寻找,一遍下来仍无所获。申屠建宝不死心,又跟着另外几名师傅开始第二轮寻找。在5点48分,申屠建宝他们勾到了申屠师傅的衣服。最终,申屠建宝把父亲从水里拉了出来,抬上了竹筏。

  记者从申屠师傅家中了解到,申屠和明是径山镇双溪村人,56岁,中等身高,偏瘦,双溪漂流景区离家就几分钟路程。和大多数山里人一样,申屠和明平时话并不多,老实本分,特别勤奋,和同事、邻居们都相处得不错。水性比较好的他在双溪漂流当筏工已经10多年,前面几年都是兼职做筏工,景区忙的时候去帮忙,而平时自己还干点农活,直到4年前,他成了专职筏工。

  在邻居们的眼中,申屠和明和爱人都是非常勤快的人。两人唯一的儿子申屠建宝在临平开出租车,结婚没多久的他准备在临平安顿下来。小两口平时也比较少回家,“因为双休日我们回来时,他们两个都很忙,所以我们回来的次数不多。”申屠建宝现在回想起来很伤心。他最近一次见到父亲还是“五一”小长假时,和往常一样,父亲最忙的时候都是在假日,因此,这次回家,父子俩也没有过多交谈。这也成为申屠建宝永远的遗憾。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