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黄浦区一孕妇丈夫饭店禁烟区劝阻吸烟遭殴打

黄浦区一孕妇丈夫饭店禁烟区劝阻吸烟遭殴打

A-A+2013年5月27日08:58青年报评论

 

新记营养快餐店内的禁烟标识不规范,少了监管部门的电话。 本报记者 丁嘉 摄新记营养快餐店内的禁烟标识不规范,少了监管部门的电话。 本报记者 丁嘉 摄

  新浪微博:@青年消费投诉

  栏目合作:市民信箱 mail.sh.cn

  老罗帮你忙

  13801898568

  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即将来临,《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也已实施三年,但前不久,在黄浦区大兴街30号的新记营养快餐店内的“禁止吸烟”告示牌下,孕妇俞女士的丈夫却因劝阻吸烟遭殴打受伤,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记者采访后,黄浦区食药监方面对涉事快餐店作警告处理,并张贴规范禁烟标识,但记者至今未得到打人者受到处理或处罚的任何信息。记者调查发现,现存“禁止吸烟”标识大都不“健全”——未标出监管部门电话。

  本报记者 罗水元

  孕妇饭店就餐 丈夫劝阻吸烟被打

  4月30日晚6点多,怀有身孕的俞女士与丈夫张先生前往新记营养快餐店就餐。这家饭店分上下两层,在一楼的墙上贴有“禁止吸烟”标识牌,他们就坐在标识牌边用餐。

  不久,他们发现,邻桌有人吸烟。俞女士说,自己是孕妇,看到这样情景就皱眉。一开始,她和丈夫以为那几人抽完一根烟后就会离开,就忍着。

  但一根烟过后,第二根烟又点了起来,烟雾缭绕,很快就传到了他们这桌。见状,他们向饭店一男服务员反映,但该服务员却说,吸烟者是顾客,这种事不知道怎么说,此后该服务员虽然在吸烟者那桌边上走来走去,但他们没有见到对方作出明显劝止动作。

  没多久,第三根烟又点燃了。这一次,俞女士的丈夫忍无可忍,就向那一桌的人提醒道:“我老婆是孕妇,麻烦照顾一下孕妇好吗?”俞女士说,他们虽然被烟熏得很难受,但她丈夫提醒邻桌吸烟者,没有一句骂人的话,也没有跟他们争论。

  之后,他们看到一名女服务员走向那一桌说了一下,虽然有几人灭掉了烟,但背对着他们的那人并没有灭烟。见效果不彻底,他们第二次叫来那名男服务员,希望劝阻对方吸烟。“那个男的唯唯诺诺,说要去向领导汇报,我们说不要向领导汇报,先去劝阻,他没有听我们的。”

  接下来,一个男子满身酒气走向了他们,破口大骂要他们“识相点”,紧接着便有四个男的围住她丈夫继续破口大骂,她想把她丈夫拉出来,被人推开,而她丈夫保护她时被人推开的同时也被打了一拳。

  俞女士称,她丈夫被打后左脸颧骨部位皮肤破裂出血,可能因软组织受伤,手也使不上劲。警方到达现场后,打架双方被带往黄浦区公安局老西门警署做笔录,他们要求饭店派人前往,饭店方面没有同意。此后他们没有听说过打人一方受到处理或处罚的信息,他们要求饭店进行赔偿也被拒绝。

  饭店称已尽责 不再对被打顾客作赔偿

  5月2日,记者前往新记营养快餐店采访时,店方经理汪小姐承认确有因吸烟而引起打架之事,但她认为店方尽到了自己应尽劝阻吸烟职责。

  汪小姐称,男服务员第一次接到他们要求劝阻邻桌吸烟诉求后,就已经前去进行劝阻,可能是劝阻行为没有被他们看到,才致使他们以为男服务员没有劝阻;而且,劝说后男服务员也向饭店领导作了汇报,于是在吸烟者继续吸烟后又有女服务员前往劝阻,并成功劝止他们吸烟。这一次劝止后,饭店以为那些人不会再吸烟了。

  “我当天不值班,在楼上陪亲戚吃饭,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争吵声,我下楼后的直觉就是要保护好孕妇。”汪小姐称,她到楼下时,气氛已比较紧张,随即叫人拨打110报警。为了保护孕妇,她马上站到了孕妇前面,希望制止事态进一步恶化,虽没有实现,但她觉得饭店已尽了责任和义务,因此,不再对俞女士丈夫的受伤作补偿或赔偿。

  记者采访时,汪小姐调出了当天的饭店监控视频,可以看到有服务员对吸烟那桌讲话的情形,也可以看出汪小姐叫人打110情形,还有事态恶化后她站在俞女士面前的情形。但是,俞女士及吸烟那桌离监控探头比较远,画面不太清晰,有些甚至看不到。汪小姐解释,监控主要针对柜台收银台,主要监控收银行为。

  记者了解到,2010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对餐饮业经营场所的控烟工作进行监督执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部门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随即联系黄浦区食药监方面,对方回复称已对涉事快餐店作警告处理,并重新张贴标有监督电话的规范标烟标识。

  》记者调查

  不少禁烟标识没有注明监管电话

  据了解,《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是2006年1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生效后,第一个省级人大通过的公共场所控烟条例,该《条例》规定,禁止吸烟场所所在单位应当履行的职责包括:“在禁止吸烟区域的醒目位置设置统一的禁止吸烟标识和监管部门电话”、“在禁止吸烟区域内不设置与吸烟有关的器具”、“对在禁止吸烟区域内的吸烟者,采取有效措施阻止其吸烟或者劝其离开该场所”。

  该《条例》同时规定:“任何个人可以要求吸烟者停止在禁止吸烟场所内吸烟;要求禁止吸烟场所所在单位履行禁止吸烟职责,并可以对不履行禁烟职责的单位向监管部门举报。”

  然而,在记者采访和调查中发现,虽然《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后,有关方面要求禁止吸烟区域要在2011年3月1日前于醒目位置设置统一禁止吸烟标识和监管部门电话,但不少餐馆所贴“禁止吸烟”标识都像新记营养快餐店一样不“健全”——只有“禁止吸烟”字样,没有监管部门电话。如大兴街上的老鸿兴饭店、中华路上的象山海鲜馆、襄阳南路的大众小厨、南汇路上的徐家庄等。

  对于监管部门的电话,新记营养快餐店的汪经理一会儿说要到办公室查,一会儿又说要上网查。她坦言,餐馆禁止吸烟,顾客吸烟后,虽然餐馆是第一责任人,但如果吸烟者旁边的人不在意,他们不会主动去劝,“毕竟我们还要做生意”。“惹不起,躲得起”,她甚至认为“躲”也是顾客面对吸烟者自我保护的一种办法。

  同汪经理一样,记者调查到那些张贴禁止吸烟标的识牌也不“健全”的餐馆,也担心禁烟影响生意,如果没有接到顾客明确反对吸烟的要求,就会听之任之。如在老鸿兴饭店,一位食客吃完饭就在“禁止吸烟”标识下吞云吐雾,店内没有一位工作人员上前劝止,直至记者拿出相机拍照,那位食客才迅速走出饭店。

  有意思的是,在中华路的象山海鲜馆里,张贴出不“健全”禁烟标识的同时,餐桌上还放着烟灰缸,一块禁烟标识下,正在用餐的那一桌上,就有四五人吞云吐雾,餐馆内无一人前去劝阻。记者询问:既然张贴禁止吸烟牌为何又在桌上摆放烟缸?店内服务员瞪了记者一眼后马上走开。

  相对这类在禁烟牌下公开摆放烟缸的行为,有的饭店在禁烟上则做得相对“隐秘”,如中华路上的人豪阿情酒楼,店内所挂禁烟标识上虽然有监督电话:12318,未用餐的餐桌上也没有摆放烟缸,但一边就餐一边吸烟的食客仍然存在,并且无饭店工作人员前去劝阻。大堂经理说,店内准备了烟缸,虽然没有摆放在桌上,但如果顾客需要还是可以提供。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