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新婚男子屡被前妻女儿困扰 因被带戴绿帽离婚

新婚男子屡被前妻女儿困扰 因被带戴绿帽离婚

A-A+2013年6月13日09:07青年报评论

  采访对象:珊莲,女,29岁,职员

  采访时间:2013年5月26日

  记录:奚凤群

  1 我有些委屈和无奈,现在的我才是林涛的妻啊,为什么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掠夺着原本属于我和林涛的私密空间?

  林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抬头瞅了我一眼,又似乎因为心虚不敢直视,只是一秒钟,便又将眉眼垂下,嘴里嘟囔了一句后,起身离开了餐桌。看着他趿拉着拖鞋走向阳台的背影,我的心不禁像凭空里吹进了一股寒气,初夏的午间,竟然打起了冷战。索性将那盘干煸豆角全拨拉进自己的碗里,赌气想要连饭带菜一口吞下,吃着吃着,不争气的眼泪便争先恐后地滚进了碗里。

  一个月以前,我和林涛还是人见人羡的新婚夫妻,出现在左邻右舍面前,出现在亲朋好友面前,恣意地享受着浓情蜜意的二人世界,恣意地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可是,只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突然频繁出现,让这一切温馨与平静,像突然遭遇了电闪雷击遭遇了杯倾盘倒一般,统统被打成了支离破碎的模样。

  那个女人是林涛的前妻。三年前,他们离了婚,当时四岁的女儿,判给了前妻。林涛每个月的月底都会雷打不动地去看望那个幼小且可爱的女孩,并且一直自觉地负担着女儿的生活费用。如今,七岁的女儿已经走入了小学校 门,原来单纯而无邪的孩子,最近突然变得心事重重。她给林涛打电话,说妈妈加班没有回,说姥姥去广场跳舞去了,说她一个人在家写作业,说她不喜欢爸爸妈妈 不住在一起,她还说,她知道爸爸又给她找了一个新妈妈,新妈妈都是魔鬼,她不要一个魔鬼当妈妈……

  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林涛的情绪 都会低落许久。在结婚前,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能碰林涛的底线,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和情感的价值观,林涛和前妻的生活既然已经翻成了历史,便与我再没有关系。所以,即使曾经幸福或是悲伤,也不能影响到我的生活。不产生影响的最好方式就是忽略它,当它不存在,不受它的触动。所以,林涛离婚的原因,他从未说 起,我也从未问过。我只是像一个普通的恋人一样,热烈地享受着和他在一起时每分每秒的快乐和幸福,看得出来,他也和我一样。

  可是,我和他还是新婚啊,他的前妻就像突然遁入的妖风一般,严重地侵蚀并影响到我们的新生活,即使我再怎么柔顺百依,再怎么豁达大度,可是,我的醋意还是一天浓似一天,在他的前妻越来越频繁的电话“骚扰”空隙里。我有些委屈和无奈,现在的我才是林涛的妻啊,为什么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掠夺着原本属于我和林涛的私 密空间?

  那个女人的电话,是在某个下午突然打来的。林涛看我一眼,转身走到了阳台,并装作无意的样子将阳台上的推拉门合了起来。我 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仅仅因为他的回答很少。还因为他不停地来回踱步。足足十分钟,他推门再次回到客厅,有些歉意地冲我笑了笑,说他有点事需要出趟门,晚 上可能会在外面吃饭,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安生呆着,要是闷了,就约小姐妹一起去逛逛街。

  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是林涛前妻的电话,我只是以为他有不方便直言的事情,需要单独去处理。我信任林涛,我相信他不会在新婚的日子里,做一些让人心寒或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大度地笑笑,顺 手将他的水杯蓄满水递给他,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一吻。林涛很高,高我很多,我喜欢这样踮脚去亲他时,被他拦腰抱在怀里的感觉。可是那一天,他明显忘掉了这 样的温情细节,只是顺势亲了一下我的脸颊,接过水杯,匆匆离去。

  站在阳台上,看着他开车门、发动车、一脚油门驶出视线外,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突然隐隐地、本能地升起不安,好像自己的幸福突然间出了变故,一种硬生生的、人为的、不可控制的变故。

  2 林涛得知自己戴了绿帽时,并没有像一般男人那样暴躁以及愤怒,他只是突然像被扯断了紧绷着的弦一般,有些放松的,看着自己曾经想要一辈子疼爱的女人,离自己远去。

  很晚才回到家的林涛,满脸的疲惫,看到我像个小猫一样蜷睡在沙发上,他在我的脸上不停地来回摩挲。可我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眼角有泪想要滚下时,来不及跌入沙 发便被他的双唇含住。那一刻的温情让我意乱情迷,林涛似乎也是如此。一场暴风骤雨般的侵略和迎合,让我们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

  躺在他的怀里,用手在他的腹部来回游走,他拿起我的手放在唇边久久地吻着,像要一生一世那样长久般地吻着。之后,他的语速慢慢的、声音低低的、表情沉沉的,向我讲述了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可是,即使他的话里似乎没有波澜,可是,对于我而言,却是石破惊天,让我许久许久才消化明白,并且努力去接受。

  离婚的前半年,林涛便有了一些感应,因为上升的事业需要他日复一日的忙碌,而经济上的压力也不允许他懈怠或是停下脚步,所以,他虽然明知道自己在忽略妻子和家庭,可是,他没有更多的精力去补偿。

  说经济上有着巨大的压力一点不为过。结婚时为了住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林涛借了许多外债,又在银行贷了一大笔款,才在闹市中拥有了自己的家。结婚第二个月,她便怀了孕,不仅反应格外厉害,妊娠也不稳定,经常需要半夜跑去医院。不得已,便将岳母从老家接来上海照顾。谁知,因为长期休病假,妻子所就职的私企,竟然以几个工作任务没有完成为由,违背劳动合同法,将妻子辞退。妻子心里觉得冤屈,又实在没有精力去和公司抗辩,便将这样的怒气全撒到了林涛的身上。她认为正是因为林涛过于沉迷二人生活,才导致了年纪轻轻的她,不仅失去了事业,还被肚子里的小家伙折腾得人仰马翻。

  那真是一个能折腾的小姑娘。到了预产期,因为难产,又让那个女人受了两回罪,生了24小时依然不能自然分娩,不得已,又实施了剖腹产。这样的痛苦折磨,让她对新生的女儿没有丝毫好感,厌恶感同时延续到林涛身上。那时候的林涛并没有意识到妻子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他没有时间长期休假陪护,他必须继续奋斗在事业场上,每一天的耽误,对于他而言,都是难以弥补的损失。

  就这样,从怀孕的那一刻起,她对他的感情便像背道急驰的列车,越来越远。幸好女儿一周岁时,她终于真正燃起了母爱。女儿两岁时,妻子外出工作,依靠高中同学的关系,进入一家外企。那是一个当年疯狂追过她的男人,在重新有了生活的交叉后,再次重燃对她的爱恋。而这样工作上的帮助,也让那个女人就像疯了一般,背离了原本可以一直继续幸福下去的生活轨道。

  离婚半年前便有的迹象,现在回想起来,因为当时的没有作为,让林涛痛失婚姻。那时候,妻子不再让他碰她,不再像以往那样为他做早餐、熨衬衣,或是抱着女儿与他亲亲再目送他离去……她开始精心装扮自己,就像年轻时刚遇到满眼欣赏目光的林涛一般,每天化着精致的妆出门,晚上似乎总有约会,总要很晚才回。林涛得知自己戴了绿帽时,并没有像一般男人那样暴躁以及愤怒,他只是突然像被扯断了紧绷着的弦一般,有些放松的,看着自己曾经想要一辈子疼爱的女人,离自己远去。

  离婚并没有让林涛太过于颓废,除了没有了妻子这个心里的位置,他的女儿还是他的宝贝,他还可以经常看到她,还可以亲亲抱抱,还可以带女儿去她能想到的任何一个可以带来欢乐的地方。虽然前妻从未因此而陪伴。

  3 因为我知道林涛对于我的重要意义,这是我找了许多年才找到的真爱,我不能轻易放弃,或是弄丢。

  前妻的感情并没有在离婚后顺利进行,那个高中同学因为一笔大生意,终于违背了自己的做人底线,让生意人的利益之欲占了上风,没有娶她,而是娶了利益关联集团老板的独生女儿,有小儿麻痹症的独生女儿。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和林涛结婚的当月。

  这之后,前妻的电话开始密集地不合时宜地响起,理由总是围绕着女儿,说女儿有些想爸爸,说上次爸爸讲过的故事还想再听一遍,说周末可否带她去和同学一起去野炊,说她画了一张卡片,上面有爸爸和妈妈,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 样看似温文尔雅般的“攻击”,让下定了决心将我娶回家并想要开始真正的新生活的林涛,心生动摇。他的动摇不是因为不爱我,或是后悔新的婚姻,他的动摇是来 自对那个乖巧而可爱的女孩的愧疚,他觉得他如当年背叛了自己的女人一般,在背叛着女儿。而当他内心的天平往那母女倾斜时,看到我的温柔、贤惠以及默默等 待,他的心里又生出对我的愧疚。

  这样的反复,就在我们新婚后的日子里,反复上演。而这一天,刚刚拿起饭碗又接到的前妻的电话,让林涛的心情骤然间跌入冰点。因为自从那天晚上的敞开心扉,而无数个电话都以女儿为开端和结束,让林涛失去戒备之心,也不再刻意回避我。可是,这却是一通没有 将女儿作为理由的电话,前妻的声音软软地隔着电话线传进我的耳里,只有一句话——“阿涛,我好想你。”之后,电话便断掉,断掉之前,是女人低低的哭泣,却 那样清晰地传入了我和林涛的耳里。

  林涛的心里在不停地斗争,而赌气拨拉着饭的我,何尝不在激烈地斗争。这样的斗争不是因为想要妥 协,而是想要找寻解决问题的答案。在这场两个女人的暗暗较量里,我不想输,既然对方主打温情牌,那我便不能以暴力或是冷战去抗争。因为我知道林涛对于我的 重要意义,这是我找了许多年才找到的真爱,我不能轻易放弃,或是弄丢。

  那个电话的第二天,正准备午休的我,突然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她说她就在我们公司的楼下,她有些事情需要和我沟通。她长得比我想象中要柔美许多,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她和林涛离婚的事实,我怎也想象不到她会因为外遇而丢掉幸福。

  她是有备而来,她拿出许多相片,全是她和林涛的女儿,从牙牙学语到背上小书包戴上红领巾,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每一张相片都绽放了最美最让人心疼的笑容。可 是,最后一张,却是她滚满泪水的脸。她说这是女儿前几天照的,她央求爸爸留下,可是爸爸执意要回新妈妈的家,她不停地哭,可是,却也没有能留住爸爸。她请 求妈妈帮她找回爸爸。那张泪脸以彩信的形式发给了林涛。可是,林涛没有反应,所以,她只能求我。

  求我?求我做什么?放弃以及离开?

  我似乎清晰地懂了她的来意。可是,我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回应、不反驳、不指责。见此,她继续说,如果没有我,她和林涛复婚只是早晚的事情,可是,因为我这个坏女人,这个第三者,她才需要努力争取才能找回幸福。她的声音依然软软的,可是,却字字刺到了我的心上。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越战越勇的人,末了的那句话,瞬间激发了我的斗志。我终于相信她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丢掉了原本的幸福,可是,我不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