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宝山一化工厂62岁男子杀害6人>宝山枪击案被告曾试图自杀 检方力证其子参与(图)

宝山枪击案被告曾试图自杀 检方力证其子参与(图)

A-A+2014年1月14日08:39解放日报评论

受害者家属等待审判结果。 肖允 摄受害者家属等待审判结果。 肖允 摄
受害者家属等待审判结果。 肖允 摄法庭外哭泣的受害者家属。张驰 摄
受害者家属等待审判结果。 肖允 摄范杰明受审。 刁效林 摄

  本报讯 (记者 陈琼珂)昨天上午,轰动一时的“6·22”上海宝山枪击案在上海二中院开审。一手导致6死4伤的冷血杀手范杰明护犊心切,极力撇清儿子和命案的关系,然而,他自己却面临故意杀人、抢劫枪支弹药等五项指控,难逃法律的严厉制裁。

  被告曾试图自杀

  9:30,三名法官准时步入法庭。甫一坐定,审判长蒋征宇便说明,“被告人范杰明在看守所曾自杀,根据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对于重大案件被告人,可能发生自伤、自杀等危险行为的被告人,不得解除戒具,所以今天庭审不解除被告人的戒具”。随后,不到半个月即年满63周岁的范杰明被法警带入法庭。

  范杰明原系广裕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本市户籍,初中文化,因工厂经济纠纷与同事发生矛盾,杀死多人。起诉书宣读完毕,审判长第一个问题,“对起诉书有无异议?”范当即大声回答:“有!”他列举了三点:“第一、起诉书说我有预谋地杀害张某,这非事实,我是临时起意、激情犯罪;第二、起诉书说我儿子何某一同杀人,这非事实,我儿子未参与杀人,仅是帮忙拖动尸体、遮盖尸体;第三、起诉书说我杀人是为泄私愤,我认为不是,这是两个利益集团的纷争所致。此外,所谓证人证言均有利益关系,不足信。”但在下午的庭审中,检方却力证他的儿子何某参与了共同杀人犯罪。

  随后的实施调查阶段,在公诉人的追问下,半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下午发生的疯狂血案,在范杰明的叙述中逐渐还原。

  6月22日下午5时许,范杰明和儿子一同翻墙进入光宇化工,想把仓库里一堆“值钱的不锈钢”和自己宿舍里的枪弹拿走。之所以不敢走大门,是怕被门卫看到。为了避免弄脏衣服,他递给儿子一套厂里的工作服换上。

  在仓库外,他们遇到了张某。范与张两人素来有隙,一语不合便打了起来。范回到宿舍,拿了两支注射器和硫酸。“他说要弄死我全家,本来已经气消的我实在忍不住,一时激愤起意杀人”,范杰明交代,他用装硫酸的注射器喷射张某头面部,而后用铁管猛击他肩膀及头部。他用另一支注射器处理现场血迹,儿子何某找来纸板等物盖在尸体上。

  旁听席上一女子忽然站起,她早已哭红双眼,拎包离席,后来得知她是受害人张某的姐姐。

  “弹药库”在身边

  自知大事不妙的范杰明让儿子离开厂区,想到自己宿舍中还存有枪支弹药,便回到宿舍清洗身上血迹,试图携带枪弹离开。此时,收废品的张老板等人遍寻张某不见,便找到范要求打开五金仓库,众人发现尸体立即报警。范被围住,无法脱身,他答应自己不会逃走。等候警察过程中,他打了两个电话,一个给前妻,嘱她“照顾好儿子,我出事情了”,一个打给二哥,说自己杀了人需要借车。之后,他趁人不备从化验楼旁边的小楼梯翻墙逃跑。

  他回到前妻住处,将自己私藏的枪支弹药放在一只拉杆箱中,伸手拦了一辆非法运营的比亚迪轿车,往浦东周浦开去。箱子里有1支猎枪、1把手枪、3支气枪和手榴弹、雷管、子弹等,猎枪是他在2000年从一张姓男子处买来的,花了1万元。范杰明交代,自己当时只是想抢辆车去安徽妹妹处,并不想杀人,带着枪弹走坐火车肯定不方便,然而他却再开杀戒。晚9时许,车行至沈杜公路南芦公路附近时,黑车司机卞某手机响起,范说碰巧自己要到后备箱拿东西。卞某停车后到车右前方继续打电话,他则将猎枪取出,站在驾驶位旁等着。几分钟后,卞某挂断电话,面对的却是黑洞洞的枪口,范告诉他“我要车,不想杀人,你走吧!”身形粗壮的卞某略一迟疑便大骂:“老家伙想钱想疯了?拿假枪吓唬人!”随即猛扑上去,约一米处,范将子弹上膛击发,卞某踉跄倒地。

  “杀死这个黑车司机是起因。如果他不死,后面的几个人就不会死。”这一事件超出范杰明的预料,他呆在原地有两三分钟,“眼前发黑,脑子一片空白”。自己待会儿要去杀收废品的张老板,他们有十几个人,如果他们也这样扑上来,那怎么办?他决定抢一支军用枪支。于是,范大打方向盘,绕过司机尸体,往淞宝路的某部队营房开去。他装作问路,接近哨兵岗亭,趁其不备猛然朝对方左胸及头面部射击,造成一死一重伤。范抢得自动步枪一支,驾车向厂区驶去。途中,他为自动步枪装入28发子弹——弹夹最多可装30发子弹。

  当晚11时左右,范驾车回到化工厂厂区,在门口遇到“老厂长”李某等人的汽车,没人意料到杀害张某的凶手已经潜回。范杰明趁机举枪射击,当场杀死3人,击伤2人。此时的范杰明已经杀红了眼,好在民警及时赶到将他扑倒。挣扎中,原本背在肩上的自动步枪滑落在地,范“顺手摸到扳机抠了一下”,枪响了一声,射中一位民警腿部,范被迅速制伏。

  身背五项罪名

  公诉人发问结束,李某的代理律师接着发问,范的态度明显有异。律师发问,“你和李某有矛盾吗?”范恨恨答道,“多了去了”,便历数起李老板的种种不是,“他把公章拿走,我招工、辞工都办不成;他把厂区租给别人,用水用电都要厂里承担;是他导致厂子不能正常生产……”命案已过去半年,范仍然怨气十足,他根本不理会律师的多次打断,兀自语气强烈地絮叨着,“他们勾结收废品的张老板和一个开广本的男青年,盗窃厂里的财物,还不准班车进出,经常和我发生冲突”。

  根据检方指控,范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抢劫枪支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五项罪名,且有两个加重情节。

  上午庭审即将结束时,范杰明表示后悔,特别是杀害与其毫无关系的哨兵和司机,“他们和我无冤无仇,但我没办法补救了,我自己已是家破人亡”。法庭内是几秒钟的沉默,同步视听室内,受害人卞某的女儿红着眼死盯着屏幕上的范杰明,“道歉有用吗?因为父亲的死,我高中辍学,没心思念了。”

  持续一天的庭审下午6时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