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春节期间一名安徽来沪嗜赌男子刺死烟杂店67岁老板

春节期间一名安徽来沪嗜赌男子刺死烟杂店67岁老板

A-A+2014年2月14日14:21东方网评论

  今年2月2日,大年初三。夜里9时许,闵行区曹行镇城中村一家前店后居的烟杂店内发生一起凶杀案。67岁的福建老汉老廖被利刃刺中颈动脉,送医抢救无效而死。

  刑警调查走访后发现,凶手从来到去只有短短三分钟。财产没有失窃,死者并无仇人。是什么触动了杀机?没有目击者,没有探头,现场“干净”得让人失望。这三分钟的暗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

  因果扑朔迷离,人口流动频繁,监控设施薄弱……道道难题挑战着刑警的智慧。经过艰苦侦破,48小时后,案件真相大白,嫌疑人落网。

  刑警们品尝破案喜悦的同时,也对嫌疑人的人生悲剧感慨万分:有些人一旦走上歧路无法回头,不但自己尊严尽丧,也给他人带来毁灭。

  三分钟的血案

  2月2日夜里,因为身体不适,李阿婆早早地睡下了,直到老伴老廖的一声尖叫将她吵醒。迷糊中,她又连续听到楼下传来音调奇怪的惨呼声。李阿婆连忙起床爬下楼梯,结果看到令她无比震惊的一幕:老伴瞪大了双眼,一手扶墙,一手捂着脖子,嘴里发出“咔咔”的声音,鲜血不断从指缝里喷射出来,流得全身都是。

  李阿婆大声呼救。一位前来买烟的邻居见到这一幕,连忙报警。此时是夜里9时18分。经过送医抢救,2月3日凌晨1时许,老廖在医院不治身亡。

  这是马年新春期间上海唯一一起凶案。警方高度重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和闵行分局成立联合专案组展开侦破。

  现场勘查让侦查员们心里发凉:凶手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李阿婆和邻居都没有看到凶手,现场也没有安装监控探头。经询问李阿婆,侦查员分析发现整个案发过程极为短暂,前后仅约三分钟左右。法医验尸也印证了这一点:没有搏斗,只有致命的一刀,伤口位于被害人左耳下方的颈部,这一刀刺破了颈动脉。

  经李阿婆清点,店内并无财物丢失,抽屉里的钱分文未少。老夫妻俩来沪不过一年,没有与人结过仇,报复杀人的可能性也很低。

  凶案陷入一团迷雾之中。

  一闪而过的身影

  茫茫人海如何锁定凶嫌?专案组开始搜寻案发地周边的监控设备,幸运的是,就在距离烟杂店北面不远处,侦查员找到一个社会监控。调取视频资料发现,当晚9时16分,镜头上出现过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从时间来看,很可能就是逃离现场的凶手。

  因为是夜里,拍下的是红外画面,色彩完全失真,加上身影在画面里只停留了1秒钟,又是侧脸,非常模糊,根本无法辨认。专案组决定进一步扩大视频侦查的范围。

  案发地所处的城中村,被三条路围在中间,北面是澄江路,南面是向阳路,东面是虹梅南路。烟杂店在村子里一条机耕路上,距离南边的向阳路不过20米。专案组调取了这一区域内所有监控探头拍下的视频资料,侦查员们放弃了春节难得的休息日,通宵达旦地反复播放,一遍遍复看,一帧帧比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村子北面的一个探头拍下的视频资料中,侦查员发现一名男子由北向南朝着杂货店方向步行而去,此时是2月2日晚上9时09分,这很可能是嫌疑人在去往案发地的路上。

  而在向阳路西南侧的一个探头里,侦查员也找到了一个类似身形的男子。视频资料显示,此时是2月2日傍晚6时56分,天已经全黑,因此拍下的也是红外画面,模糊不清,但通过身形和衣服色块的比对,侦查员大胆判断此人与另两个画面中的嫌疑人是同一个人。

  这一发现让专案组欣喜不已。因为画面中的男子正向不远处的一个游戏机房走去。按规定,游戏机房一般都要安装监控设备。果然,侦查员很快找到了游戏机房里相应时段的监控画面,犯罪嫌疑人的庐山真面目终于暴露在人们面前。

  这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男子,上身穿一件红色冲锋衣,下身穿一条淡黄色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运动鞋。有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排查有了明确的指向,但侦查员们心里没底:案子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凶手究竟是还藏身其间,还是早已逃之夭夭?

  针尖大的血迹

  又是彻夜艰苦的排查。近10万平方米的城中村说大不大,但因为群租的关系,每一处农宅少则住了七八户,多则十几户,因为过节,有的回了老家,也有留在上海的,更有提前赶回来的,整个村子的人数不断在变化,要保证无遗漏谈何容易。

  时间指向2月4日,专案组已经连续作战两日没有休息。好消息在大家极度疲劳的那一刻传来:当侦查员叩开村里4组81号的房门时,开门的瘦小男子让人眼前一亮:红色冲锋衣、黄裤子、红运动鞋,正是犯罪嫌疑人!

  男子姓方,安徽人。侦查员依法对其进行了传唤。面对询问,此人一口咬定抓错了人,自称这几天一直在家里睡觉,外面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情。侦查员一面与其周旋,一面在其暂住地加紧搜证。

  整个搜证过程让人心情大起大落。起先,刑技人员很快在方某的鞋子上发现一团红色的痕迹,是不是被害人的血?经检验,是油漆。接着,从方某冲锋衣的口袋内又找到了斑斑红色,一检验,竟然是方某自己的血。

  连连失望并没有击败刑警们。搜查中,侦查员发现一个细节:方某冲锋衣上原本有一个帽子,现在却被取下来扔到了床上。这其中有无玄机?几位刑警把这个可拆卸的帽子从头到尾仔细检查了一遍,终于在帽领左侧发现了一滴针尖大小的微量血迹。

  由于血量太少,只有一次检验的机会。大家万分紧张,但最终的结果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血迹属于被害人。大局已定。

  赌博摧毁的人生

  有了证据支撑,侦查员与方某的对话更加从容。经了解,方某没有前科劣迹,有妻子儿女,但去年11月就回了老家。孤身一人在沪过年,其中必有故事。专案组决定从亲情着手打动他,击溃他的心防。

  此前,侦查员注意到方某看到大家吃方便面时,拼命咽吐沫的情形,于是审讯前特地到外面给方某买了一碗大排面。方某捧着热腾腾的面条,非常感激,一口气吃了个精光。瓦解了防备,侦查员再适时提起方某远在家乡的父母妻儿,果然令他一下崩溃。最终,方某流着泪断断续续交代了自己作案的经过。

  原来,方某在当地一家印刷厂打工,有着稳定的职业和不错的收入,月薪5000元上下,年终还有年终奖。原本经济颇为宽裕。但自从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他的人生在歧路上越走越远,直至坠入深渊。

  去年末,方某先后输掉了十多万元,妻子被气得先回了老家,但他却仍不悔改,还想着翻本。作案前的那一个傍晚,他把所有的钱输得精光,皮夹里连一个钢镚都再也找不到,只能把之前家里剩下的一点面条煮了度日。

  别人都在过年,自己却只能每天一碗面条裹腹,忍饥挨饿让他无法忍受。2月2日晚上,他带了一把弹簧刀前往村里的杂货店,原本想白拿点东西,如果店主不肯就拿刀威胁。没想到当他提出拿两包中华烟出来看看时,店主老廖看准他付不起钱,竟然不予理会。

  心情灰暗到极点的方某此时格外敏感,他一下爆发起来,拔出弹簧刀刺向老廖。看到血流如注的老廖,方某惊慌失措,连抢东西都忘了,什么都没拿拔腿就跑回了家中。

  他把凶器藏在热水瓶里,之后的几天,一直蒙头在家里睡觉。“不是我不想逃跑,实在是没钱,连一张火车票都买不起。”方某苦笑着交代。

  【记者手记】

  赌祸猛于虎

  可能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记者对三种违法犯罪的恶果始终充满了恐惧:赌博倾家荡产,吸毒六亲不认,杀人毁灭他人也毁灭自己。

  这起案件中,方某的人生让人惋惜:他来沪打拼,原本有着不错的起步。收入尚可,家庭温暖,年富力强,未来充满希望。但从赌魔摧毁他的理智开始,他的人生也支离破碎无法黏合。过着冰冷的节日,拔出冰冷的刺刀,戴上冰冷的手拷。人生可能再也无法回头。

  赌博之害,已是老生常谈。但近年来,赌博网络化和游戏化的伪装,让这一违法犯罪有蔓延之势。更让人担忧的是,因为心理的失衡,许多赌徒将自己一个人的悲剧,变成了许多无辜者的梦魇。输光钱飞车抢夺,绑人勒索,甚至伤人、杀人发泄心中不满,不少见诸报端的新闻事件背后,深究一下,都有赌博的阴影笼罩。

  赌祸猛于虎。这不仅是普通人需要时时警醒的,更需要管理者创新方法,加强治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