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无证摊贩连砍三协管致1死2伤 自称防卫过当

无证摊贩连砍三协管致1死2伤 自称防卫过当

A-A+2014年2月22日10:06上海法治报评论

  “是协管员先拿出钢管的,他们有十几人围着我们,见人就打……”在近日的一起庭审中,孔某为自己致人死亡的事实极力辩解,坐在他身后的是近30名冒雨前来听庭的老乡,他们在旁听席上窃窃私语,“他是被逼急了,这娃以前可本分了,从来不让家里人操心”。

  作为另一方的公诉人则反复强调,“孔某拿出刀具直冲城管连砍3人致1死2伤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杀人,应予以严惩。”面对一条逝去的生命,究竟是摊贩蓄意为之还是另有隐情?近日,记者来到市二中院,旁听了这起涉嫌故意杀人案的庭审。

  来沪打工近10年卖鱼为生

  孔某今年38岁,高中毕业后来沪打工,至今已近10年。庭审中,瘦小的孔某站在被告人席上一直微低着头,用带着浓重的安徽口音回答法官的提问。“一开始,我和老婆在杨浦区长岭路上的菜场内租了一个摊位”,孔某称,他这些年主要还是靠卖鱼维持生计,然而由于租金上涨等原因,他后来搬出菜场并买了一辆三轮车,将鱼货装在车上,在菜场附近做起了“游击”生意。

  由于少了租金成本,孔某卖的鱼一般都比菜场内的便宜,鱼货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他还经常和家乡亲友分享他的“致富经”。至2013年,他的妹妹、妹夫、父母等家人在他的劝说下,都来到了上海和他一起做鱼货生意。

  然而,毕竟是无证经营,除了每天和顾客砍价外,孔某等人还要和协管员“躲猫猫”。一回生二回熟,他与这一带的协管员几乎都打过照面,还能清楚地叫出他们中4位协管员的名字。虽然孔某偶尔会被执法人员罚款或训话,不过这样的流动卖鱼的日子过得也算安稳,直到2013年3月30日。

  “他们打我的家人”

  2013年3月30日这天,孔某刚从亲人的丧礼上赶回上海,带着儿子来到附近的庙里拜佛祈福。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妈妈被打了,鱼摊也被掀翻了,你快过来看看”。接了妻子的电话后,孔某赶忙将儿子送回家,独自往菜场附近赶去。

  到了现场,孔某发现母亲已经躺卧在地上,不过没有大碍,妻子将钱包挂在他的脖子上,对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别管了,把鱼摊拖到别处去卖鱼吧。”随后,孔某来到距离案发地约100米处的摊点继续做起了生意。

  上午9点多,正值菜场生意高峰期,不到一会儿,孔某便将100多元收入囊中。此时,有位来买鱼的顾客对孔某说,“外面又有人打架了,好像有你的父亲”,孔某放下手上的活儿,打算拿起杀鱼刀前去劝架,却被隔壁卖干货的老头劝住,“不能拿刀,会出事的”,孔某随即赤手空拳赶了过去。

  经检察机关证实,当日10时许,上海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人员(以下简称“协管员”)沙某、时某、陈某等人在杨浦区长岭路上的某菜场附近管理马路乱设摊情况,与该处违章设摊的孔某及其家人发生冲突。其间,孔某持随身携带的刀具戳刺沙某、时某、陈某三人,致沙某当场死亡,时某、陈某受伤。

  孔某在庭审中描述,“沙某他们一共有十几个人,当时都没有穿制服,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他们手里拿着钢管,见人就打”,而一直被孔某称为“黑社会”的这些人实际上就是负责该片区域的协管员。

  那么,孔某刺伤人的刀具从哪里来呢?协管员和孔某的正面冲突是从何而起?

  证人证言显示,当时孔某一方的摊位两次被协管员掀翻,孔某父母与协管员发生冲突,孔母被推倒在地后,其后不醒人事。孔父随后找协管员理论,对方十数人与孔父厮打,孔某的妹妹等亲戚一起上前拉架,协管员一方随后从一辆轿车内拿出钢管继续打人。

  当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打在地、母亲昏迷不醒时,孔某拿起身后带鱼摊上的刀具向协管人员刺去,于是出现了上面所说的情形。2013年3月31日3时许,孔某被杨浦警方抓获归案,同年12月,孔某被移送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故意杀人还是防卫过当?

  庭审现场,旁听席上挤满了冒雨前来听庭的人,经询问得知,他们都是孔某的老乡。一位烫着卷发的中年妇女两手紧紧握在一起,认真倾听,她告诉记者,她和孔某是一个村的,从孔某被抓后到现在已经有近一年没有见面了,他们都很惦记他,“他(孔某)不可能故意杀人的,那些人没有穿制服,根本不像协管员”,她激动地告诉记者。

  那么,孔某究竟存在杀人的故意还是伤害的故意?若孔某为故意杀人,孔某犯罪故意具体内容如何?这也成为本案作出判决的焦点内容。

  对此,公诉人表示,孔某持刀捅刺协管员致人死伤的基本事实细节和孔某当庭供述的说法完全一致,事实清楚,孔某连续捅刺3人致使1死2伤的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予以严惩。

  对于检方提请的故意杀人罪名,孔某的辩护律师认为,“从孔某与被害人以往的关系来看,两者从不认识,向来无冤无仇,也没有大的矛盾,孔某一直老老实实经营自己的卖鱼生意。”他认为,“从事件的起因和犯罪动机来看,孔某与受害人的矛盾起因于对方不当管理市场造成的纠纷,由于管理时态度粗暴、执法不当,双方矛盾升级。孔某主观上是想去帮忙拉架而非去参加斗殴,没有故意杀人的目的。”

  公诉人也坦言,“公诉人从不否认本案的协管员存在‘暴力执法’的行为,相关证据的确显示协管员有持钢管等器械参与斗殴的事实,且本案相关协管员掀翻了孔某亲属违法设点的摊位。”“但是孔某亲属方亦存在持械互殴的行为,而这种聚众斗殴的行为是非法行为,这让孔某‘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等说法失去了合法前提”,公诉人这样强调。

  而辩护律师坚持认为,在打斗过程中,孔某一开始就得知了双方斗殴的情况,但没有参加。其后,孔某是得知母亲被打昏、老父亲还在被人追打这才上前劝架,慌乱中从身后的摊位摸到剪刀,正好刺中了挥舞着钢管向其逼来的受害人,三人受伤情况也应在具体情形下分析。

  “孔某主观上是想去帮忙拉架而非去参加斗殴,没有故意杀人的目的。”辩护人认为,本案事件发生具有突发性,持续时间短,仅一两分钟,孔某对受害人的死亡结果没有主观上的希望或放任态度,不构成故意杀人罪,且孔某一方并没有组织斗殴,应认定为防卫过当造成的故意伤害致死。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孔某也称“我根本不想杀他(沙某),以我的手劲,多捅几刀当场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希望法庭明察。”

  法院将择日对此案作出判决。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