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直击沪强戒所:收戒大厅夜间忙 吸毒者全身针孔

直击沪强戒所:收戒大厅夜间忙 吸毒者全身针孔

A-A+2014年6月26日08:26新闻晨报评论

 
  • http://sh.sinaimg.cn/2014/0626/U10201P18DT20140626082751.jpg□昨日10点,上海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在做广播操。 /晨报记者 殷立勤
  • http://sh.sinaimg.cn/2014/0626/U10201P18DT20140626082752.jpg  □25日7点45分,孙明仍在低头睡觉,打好的饭没吃两口就扔在一边。
  • http://sh.sinaimg.cn/2014/0626/U10201P18DT20140626082753.jpg □医生对孙明进行全面检查,由于他长期受毒品侵蚀,只能从颈部抽血进行化验。 本版图片/晨报记者 殷立勤
  • http://sh.sinaimg.cn/2014/0626/U10201P18DT20140626082754.jpg□一名体内有异物的吸毒者,X光显示其喉部、腹部有回形针。
  • http://sh.sinaimg.cn/2014/0626/U10201P18DT20140626082755.jpg □戒毒所医生向戒毒人员分发药品
 

  □晨报记者 王亦菲

  毒品是朵罪恶之花。首次吸毒的人,他们都说“好奇”:“听说海洛因会让人飘飘欲仙”、“听说冰毒很刺激”……然而,就因一次贸然以身试毒,换来的是沉沦毒海不能自拔。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晨报记者获特批,走进上海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24小时直面那鲜为人知的“神秘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里是陌生的。当然,也不需要熟悉。

  24小时里,记者接触了10多名戒毒学员,他们大多没有超过40岁,最小的只有18岁。其中一名当天刚被送入强戒所的吸毒人员,成为了我们记录的对象。

  24日21∶30

  收戒大厅内一片繁忙

  21点,夜晚的殷高路有些荒凉,本就不宽的马路正在整修,只剩下一条车道,偶尔停下三四辆轿车。昏黄的灯光投射在墙上,映照出“上海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几个大字,背后的灰色大楼格外严肃。

  走入大堂,白色的大理石地面,铝合金的等候座椅,跟医院候诊室挺像的。根据戒毒所给记者的信息,晚上会有新的吸毒者送到这里,记者决定把他作为关注的对象,于是在角落静静地坐着等待他的到来。

  21点30分,只听各个楼层管教发出指令,整个强制戒毒所很快安静下来。住在五楼15号房间的7名学员,倒在拼成一排的铁床上,入睡。这里一片漆黑,只有间或的呼噜声。

  另一边,一楼收戒大厅里此时正一片繁忙,吵着要走的、辩称身体不适的、安静等待的,男女老幼,形形色色……

  晚间,是本市各个派出所将当天抓获的吸毒者送往强戒所的高峰。

  24日22∶25

  警灯闪烁,送来步履蹒跚的男子

  22点25分,闪烁的红蓝色警灯出现在视线中。警车驶入,车尾写着“闸北”。车上下来一个步履蹒跚的男子,头发杂乱、穿着破旧的绿色条纹汗衫。

  22点30分,伴随着踢踏的皮鞋声,男子在民警的搀扶下,进入收戒大厅。白色的瓷砖上,留下灰色脚印。

  他就是孙明(化名)——我等待的“对象”。孙明今年54岁,此前多次吸毒被查,被警方强戒过2次,所以他已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24日下午,孙明尚在社区戒毒期内,但在民警例行检查中,他的尿检呈阳性——他又“吸”了。

  强戒所民警核查资料时,孙明在一旁安静地坐着,并不吭声。“他们不会收我的。”他小声自言自语,似乎有些得意。孙明患有严重的青光眼,一只眼睛已失明。他说自己是残疾人,即使吸食毒品,公安机关也无从处理。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