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上班族莫名被告知患精神病 因派出所混淆同名人

上班族莫名被告知患精神病 因派出所混淆同名人

A-A+2014年7月7日08:29新闻晨报评论

  【遭遇】

  莫名被告知患有精神病

  今年6月1日下午,邱小姐到虹桥路上的建设银行办理业务时,被银行工作人员要求出示了身份证。回到程家桥路上的暂住地后,她接到了一个陌生座机的来电:“他说是程家桥派出所民警,问我住哪里,在上海有什么亲戚。”邱小姐确认了对方的警察身份后,“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说只是登记一些信息”。

  对于警察登记信息这件事,邱小姐的感觉是既奇怪又有些习以为常,因为有几次使用身份证后,都被警察登记过身份信息:去年她到银行开通网银,民警曾直接到银行找到她登记信息,当时她还纳闷,“那么多办理业务的人,为什么只登记我的身份证”;更早些时候,她租房、办居住证时,也都有民警找到她登记身份信息,还问她“身份证有没有丢过”。

  比邱小姐更感到意外的是她姐夫张先生。6月1日下午4点多,邱小姐接到民警的电话后没多久,正在深圳机场候机的张先生接到了一位女民警的电话。这位程家桥派出所的杨姓社区民警说出了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她说希望我和邱小姐的姐姐作为同住人,看护好邱小姐。因为邱小姐作为一个有潜在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是需要家属精心照料的。”

  张先生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搞错了,因为邱小姐在一家制衣公司已经工作了七八年,而且老婆一家也没有这方面的遗传史。但这位女民警说,“这个信息登记在了公安机关的相关系统里面。”

  当晚,从深圳乘飞机回到上海家中后,他悄悄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婆:“我老婆听我说这件事时,一直在笑,然后马上就要跟小姨子说。我说,你先不要跟她说,先确定有没有这回事。”“我跟我妹妹一起长大,她怎么可能有精神病。”邱小姐的姐姐听老公讲完后,马上喊醒了妹妹和妈妈,“大家坐在一起,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后,一开始都在笑,但随后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我二女儿到现在还没成家呢!”邱小姐母亲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女儿的终身大事。邱小姐则更担心这会影响到自己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公司】

  考勤打卡显示当时在上班

  由于身份证一直在身边没丢过,邱小姐起初怀疑是不是医保卡被人冒用了。6月3日,她通过网络、电话,查询了自己的医保卡信息后,最终排除了医保卡被冒用的可能。

  6月4日,邱小姐与家人一起找到了程家桥派出所的社区民警杨警官。邱小姐从杨警官处得到的初步信息是:她于2012年12月13日被登记为“有潜在暴力倾向精神病人”,登记机关是上饶市公安局和上饶市精神病医院。

  令邱小姐纳闷的是,每年12月都是公司最忙的时候,她一直在上海上班,怎么会在老家被登记为精神病人呢?

  杨警官建议她,到公司开一份工作证明,尤其要写清楚2012年12月的工作记录,然后尽快回江西上饶一趟,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杨警官还建议我,最好和家人一起回去”。

  离开程家桥派出所后,邱小姐又拨打了上饶市的110反映情况,最后被转接到户籍地派出所——上饶县花厅镇派出所,接电话的民警反馈称将会尽快核实。

  因为要请假、开证明,公司同事很快知道了邱小姐被登记患有精神病的消息。邱小姐就职的公司,是浙江湖州一家制衣公司在上海开设的办事处,工作人员并不多,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邱小姐也是客服、文员、导购等工作一肩挑。

  该公司出具的证明显示,2007年1月至今,邱小姐一直在该公司工作。除2012年12月的工资证明外,公司还找出了这个月员工考勤的打卡记录。

  在邱小姐被登记患有精神病的2012年12月13日,这张正反面的打卡记录显示:她于当天9:02分上班,18:01分下班。

  “没想到打卡记录还能派上这个用场。”在同事杨小姐看来,莫名其妙被登记患有精神病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很容易让人百口莫辩:“相信的人还好说,不相信的人还以为,可能你以前就有精神病,只是你不说而已。如果她以后离开这里,找工作怎么办,结婚、生孩子怎么办?”

  【医院】

  医生、病史都不存在

  为了给自己讨回清白,邱小姐与家人先后两次专程从上海返回上饶。

  6月9日,邱小姐与家人直奔户口所在地——上饶县花厅镇派出所。民警通过公安机关相关系统查询证实,她确系于2012年12月13日被纳入“重点人员库”,重点人员类别标记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细类为“有潜在暴力倾向精神病人”。

  因为此前已接到过邱小姐的电话报警,花厅镇派出所民警遂让邱小姐去村里、镇里开一个无精神病史的证明。当天上午,邱小姐找到村委会开具了一份“该村民精神正常,无精神病史”的证明,加盖了村委会、镇政府的公章,交到了花厅镇派出所。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弄错时,民警怀疑可能是同名同姓,也可能是医院搞错了。

  6月9日下午,邱小姐又赶到了上饶市精神病医院(即上饶市第三人民医院),寻找为其诊断的医生程华,却被告知没有这个医生。6月19日,邱小姐和母亲再次来到上饶市精神病医院。听完邱小姐莫名被登记患有精神疾病的介绍后,一名工作人员把她们带到了办公室,该工作人员透露,此前有一名在深圳打工的人也曾遇到过类似情况。

  随后,该院一名郑姓工作人员根据邱小姐提供的身份信息,分别到病案室、门诊挂号室查询,均未找到任何与邱小姐相关的病史资料。他也证实:“我在这里工作了将近30年,我们医院没有叫‘程华’的医生。”但郑先生在国家重性精神疾病基本数据收集分析系统中查询时,发现上饶市确实有一名与邱小姐同名同姓的精神病患者,但出生日期、户籍地、身份证等资料均与其完全不同。郑先生说:“医院的系统和派出所的系统并不联网,会不会是乡镇筛查时搞错了,或者公安录入错了。”

  邱小姐于6月20日又赶到了花厅镇卫生院,该院负责公共卫生的工作人员同样没有查到邱小姐患有精神疾病的任何记录或资料。

  【事实】

  公安机关登记有误

  资料显示,除诊断医生是“程华”外,邱小姐作为精神病人被登记入库的批准人和填表人均是上饶县公安局的民警。

  6月19日,上饶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一位民警表示,包括“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在内的重点人员管理服务工作,是由上饶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主管,因此批准人和填表人都是该队民警,但这些重点人员的资料则都是派出所报上来的。

  考虑到此事给邱小姐的工作、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上饶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随后为邱小姐出具了一份书面证明:“邱××在全国重性精神病人信息管理系统中被列为精神病人管理,经上饶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对其调查核实,其并非精神病人,为不影响其在外的生活、工作,特出具其不是精神病人证明。”

  同样作出反应的,还有上饶市公安局治安支队。6月20日,该支队一位民警告诉邱小姐,一旦查实信息有误,会立即删除与其有关的信息,最大可能降低对其生活的影响。该工作人员承认,此前的确有一位在深圳工作的上饶市民,因被登记患有精神疾病,无法乘坐飞机,后来经过查证后,删除了相关信息。

  那么,究竟为什么会被莫名其妙登记为精神病人呢?漏洞又出在哪里呢?即便在学问不高的邱小姐母亲看来,这件事依然有很多疑问待解:“登记患有精神疾病,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人来我们家里核实,监护人起码要签个字。我女儿本人不知道,家里人也不知道,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人登记为精神病人呢?”

  昨天,邱小姐透露,她已接到上饶公安机关有关工作人员的电话,告知她确实有一人和她同名同姓,因派出所登记有误才导致了这场误会;该工作人员向她和其家人作了解释说明,并道歉;对方同时称,已删除了相关信息,不会影响到她以后的工作和生活。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