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15岁女孩来沪求助 被拐卖强奸现女儿已13个月大

15岁女孩来沪求助 被拐卖强奸现女儿已13个月大

A-A+2014年7月31日10:48解放日报评论

  15岁的婷婷,抱着13个月大的欣欣。

  她们是母女。

  孩子的父亲,7月29日因“强奸罪、故意杀人罪”被判刑10年6个月。面对判决,婷婷只说了一句:“太轻了。”

  但事情并未结束。

  因为婷婷父母打算将欣欣送养,7月24日,婷婷离家出走,带着欣欣从常州来到上海,向上海公益组织“小希望之家”求助。

  这件听起来匪夷所思的真实故事,经“小希望之家”的微博发布后,在网上迅速发酵,争论不断。而事实上,“小希望之家”的创始人陈岚本身,就曾因强行救助处于困境中的儿童,而备受质疑。

  少女妈妈的求助之路,实际折射出未成年人保护的诸多困境。

  “被拐”

  短短一则微博就可以涵盖婷婷15年的人生。“13岁被拐至云南,生子。后回到父母身边,因彩礼纠纷被男友砍伤。现男友被判刑,父母欲将孩子送养,收养家庭即将带着3万元上门……”

  但每一句落到现实,就像过山车一般惊魂。

  婷婷是四川人,稚气未脱,声音轻而淡然。

  她处事不惊。当看到女儿被另一位小女孩拉倒,她眉头一皱,急急抱起,俨然心疼。但面对女儿的哭泣,又用标准的普通话安抚:“姐姐只是想抱抱你,我们不哭好不好?”

  或许,只是表面上的波澜不惊。谈起往事,15岁的女孩没有大喜大悲,只等眼泪将眼眶充盈,静静落下。

  她1998年10月出生。在13岁以前,她和弟弟过着“留守儿童”的生活——爸妈在江苏常州工厂打工,他们在四川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2012年,奶奶因病去世。姐弟俩来到常州。但弟弟顺利入学,她却没有。父亲的解释是:“女儿来时正好上了初一的上半学年,问了几所初中都不接收插班生。”

  但这一点在婷婷看来,难以接受。母亲的旁敲侧击只令她更觉父母重男轻女:“别人家的姐姐都打工挣钱给弟弟结婚……”

  于是去火锅店打工。结了2000元工资,母亲说帮她买衣服,但买的是母亲也能穿的衣服,“特别老气”。这个细节,她也敏感地记在心里。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她和当时20岁的打工男孩小任渐渐走近,还跟着小任回他家乡云南“玩玩”。

  抵达云南大山里已是夜晚,她心里开始害怕,说不想去,但小任不容分说,把她直接背到家里。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拐了。

  她尝试过逃跑,但不认识路,全村人都对她的行踪保持警惕,连上厕所都有人守着。

  随后,她怀孕了。但一天也没有停止过要离开这里的念想。

  孩子出生后,她对他说,想去看看父母,试着让父母接受小孩。

  2013年8月他们带着孩子到常州,但没想到仅40天,血案发生……

  志愿者的介入

  由于这场案件,婷婷得到当地检察院以及记者的关注。因为父母坚持要送养孩子,一位当地记者给“小希望之家”打了电话。黎世来就这样介入到这个家庭中。

  黎世来是“小希望之家”的秘书兼志愿者。“我们在救助前都要核实被救助者的家庭情况。”

  黎世来想确认3件事:婷婷是否可能撒谎?她的父母是否真的要送走孩子?她的真实意愿到底是什么?

  但第一眼就 “令人心疼”——瘦瘦小小,靠着门边,说起话来却不如同龄者那般天真,有一种“明明很小,却被硬拔起来”的感觉。

  “婷婷,你自己怎么想?”黎世来问婷婷。

  婷婷的回答是沉默。

  从一开始,她好像就无法决定自己和孩子的命运。她的任何反抗似乎都会引发更惨烈的结果——

  感觉父母待她不好,想要独立,竟然遇拐;

  想要逃离被拐的境遇,就被看得更紧,直到临产,她才被村里人用背篓背出大山,但等不及去医院,就在一辆破车里生出了孩子;

  来到常州,她再也不要回到深山,却因此遭遇威胁报复。小任用镰刀砍她的头,又用双手卡住她脖子……她无法忘记那种差点死去的感觉。即使获救,在医院依然日日做噩梦。

  所以她渐渐认命,还请当地记者在孩子送走前帮她拍一组与孩子的写真,留作纪念;母亲偶有讽刺之词,她也绝不还嘴,只是暗下决心:“如果他们坚持要送人,那我也会离开他们。”

  父母现在后悔不迭:“如果她不愿意把孩子送人,为什么不说呢?她只会对外人说。”

  婷婷的确信任 “姓黎的哥哥”。“他当时说,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我,我们会帮助你。”这一句,已经足够令她温暖。

  29岁的黎世来是浙江金华人,原本在一家工厂担任车间的管理者。

  而他进入“小希望之家”,也是因为一个孩子——网上有人发帖,称浙江有同病房的病人家属想要饿死刚出生的婴儿。黎世来向工厂请假,连夜直奔温岭,赶去核实。这个孩子,被诊断出“脊膜膨出、脊椎缺损、脑积水、右肾功能缺如、先天性足内翻”,因此被父亲弃至病床下,3天不予喂食。

  黎世来想不通这样的逻辑,残疾的孩子难道没有生的权利?

  学者周国平为已逝爱女妞妞写的一句话,黎世来十分认同——“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权替别人决定生死,哪怕那是自己的孩子。”

  黎世来帮忙联系上海医院。结果到了医院,父亲放下孩子就离开了。手机不通,而救助协议和手术通知书等都还没有签——他跑了。

  在志愿者的反复电话之后,父亲最终签字将孩子监护权委托给“小希望之家”。

  此后,“小希望之家”为孩子筹款7万元做手术。而黎世来决定辞职,加入“小希望之家”。

  他认为,在监护人不能履责时,必须有实实在在的人来做这些实实在在的事。

  他2003年关注过李思怡被饿死的事件,2013年又惊闻南京幼女被饿死……“悲剧好像是一个无休止的轮回。能不能在后果发生之前,就帮助到这些孩子?”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