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日报10月14日讯 74年前,地下抗日工作者赵连城在黑龙江省东宁县一带突然失踪;74年后,他的孙子赵海波从上海到哈尔滨旅游,在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意外发现了写着爷爷名字的铭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731罪证陈列馆安放殉难者铭牌

  7月17日上午,赵海波与其他游客走进位于731罪证陈列馆安放殉难者铭牌的长廊。

  突然,他眼前出现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名字:“赵连城”。写着这三个字的铭牌位于走廊入口处墙壁右侧第二列第五排。

  “当时我就认定这是失踪74年的爷爷的铭牌”,赵海波激动地说。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孙子终于找到您了!”随后,731罪证陈列馆工作人员在“特别移送”档案资料中发现下列记载:赵连城,男,38岁,原籍山东,系侵华日军虎林936部队宫西讨伐队于昭和十六年度(1941年)捕捉的苏谍。之后又证实了赵连城就是赵海波苦苦寻找的爷爷。

  希望联系到更多受害者家属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赵海波找到了失踪74的爷爷

  731殉难者名单墙建于2010年,赵海波是第一个在名单墙上发现亲人的游客。

  殉难者名单墙共安放近3000名日军细菌战受害者铭牌,包括中国人、前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人。其中1467名是“特别移送”中提到的受害者,日军灭绝人性地将这些人用于细菌战实验中。还有1500多人是日军中国南方细菌部队的受害者。

  这些受害者中,不少人都在被捕前以各种方式参加过当地的抗日活动,还包括中国战俘和中共地下工作者。赵连城就是抗日分子之一。

  据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介绍,他们曾先后两次向社会公布过“特别移送”档案资料。1998年,该馆首次向社会公布了“特别移送”中提到的1467名日军人体实验受害者名单。前不久,该馆再次向社会公布殉难者名单,名单数量由1467人增加到1546人。但由于时间久远或资料不详,截至目前,绝大部分受害者后代尚未联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