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茅冠隽 通讯员 马超)没有收入,也拿不到低保;侄子给的一套衣服,一年四季穿到头;每顿吃的粥和饭,价格都在一元左右;为省车费,出门多靠步行……老邵70岁了,这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为享受到养老金,他多方走访,最终打起行政官司。徐汇法院行政庭的法官多方奔波,最终为老人解决了生活难题。

  辗转职场19年却“无法退休”

  老邵曾在部队服役16年,获得6次嘉奖。之后,他辗转职场19年,当过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到头来却连养老金都没有着落,“无法退休”一直是梗在他心中的刺。2012年,他要求行政机关对当时用工企业进行查处却未被采纳,便一纸诉状将该机关告上法庭。

  案件到了徐汇法院行政庭法官崇毅敏手里。他发现:1994年,老邵的原属单位开具了企业退工单,虚假记载老邵于1992年退工,逃避履行自1993年1月起缴纳社保的法定义务,致使老邵无法享受养老金。可由于时效问题,行政机关无法对该单位进行查处。从法律角度,法院难以支持老邵的诉请。“这是一起不复杂的行政诉讼案件。但对于老邵来讲,贡献一生最终无任何生活来源,处境堪怜。我们还是希望能为老邵做些什么!”

  法官多部门奔波协调解难题

  法院最终维持有关部门的行政行为。送判决书当日,崇毅敏和徐汇法院行政庭庭长许闻安专程赶到老邵的住处,仔细释法并送上庭里党员捐助的2000元慰问金。

  要解决老邵的后顾之忧,必须要从源头抓起。为此,崇毅敏走访市社保中心,了解到老邵必须先开设社保账户。接着,他向市社保中心发送协助化解矛盾的司法建议函,建议其考虑老邵的真实工龄,开设社保账户并协助解决问题。该部门收函后,建议崇毅敏赴老邵原属公司的上级单位办手续。

  崇毅敏发现,原属公司已于1998年被吊销,所幸其上级单位愿意配合补办手续。崇毅敏多次赴流动人员档案管理中心,复印了老邵的档案材料。最终,社保中心对老邵的工龄进行计算,确认老邵已满足享受退休待遇的条件。

  “中午可以吃十元的盒饭了”

  看着法官为自己奔忙,老邵感动了——多年来,他反复走访多个部门,虽然赢得一片同情,却没能解决问题。

  “我知道打官司会输,但没想到法院能帮我解决难题。”不久前,老邵向上海高院写了表扬信,又特意来到徐汇法院表示感谢,笑称“以后中午可以吃十元的盒饭了”。

  “为老邵特事特办就是为一名孤独无依的老人打开绿色通道,这是一个有责任的社会应有的担当。”崇毅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