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报记者 刘海

  征婚,不算是新鲜话题,早在没有网络的年代,我们经常在报纸中缝或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一个个豆腐干大小篇幅的征婚广告,那是普通百姓在那个年代寻求“另一半”的方式之一;

  富豪征婚,也不算是新鲜话题,在过去10多年里,身家亿万的富豪动辄以征婚的形式高调登场,比如,戴着面具的相亲会,多城巡游海选,等等,引来众多美女趋之若鹜……

  闲话不多说了,现在记者要讲述的也是一个有关“钻石王老五”想要征婚的话题,人家花了700万元,在上海找一家婚姻介绍所帮他征婚,结果按他的说法,婚姻介绍所拿了那么多的钱,没给他找到满意的对象。“王老五”(为尊重人家隐私,本文化去他的姓名)不乐意了,要求婚姻介绍所退还全部服务费,也就是700万元,但遭到了婚介所的拒绝,结果双方打起了官司。

  这个案子一审已在浦东法院宣判,法院判决婚介所返还“王老五”服务费130万元。“王老五”不服原审宣判,一纸诉状向上海一中院递交了上诉状。现在这个案子的二审还在审理之中。

  从一审的判决书中看,这位将近50岁的“王老五”早在2009年就和婚介所合作了,当时双方签订了 《爱情定制服务协议(高级版)》。协议约定,征婚服务成功后,“王老五”向婚介所支付30万元年度服务费。

  “服务成功”的标准也是有界定的,比如,“王老五”与婚介所引荐的人选结婚,以结婚仪式或结婚证为准,或者,“王老五”主动声明“服务成功”,等等。

  婚介所还提供了附加条款,比如, 《爱情定制推进计划》、 《爱情定制方案》,还给“王老五”配备了“资深婚姻顾问”、“专业心理咨询师”、“婚姻顾问团队”……并为“王老五”专门建立了“爱情资料库”。

  次年,也就是2010年,“王老五”和婚介所又签订 《爱情定制服务协议(尊享版)》,双方约定年度服务费为100万元。里面还约定“猎头定向覆盖上海、杭州、宁波三个城市”。

  这一年,双方分三次签订 《爱情定制服务协议》,约定由婚介所为“王老五”提供征婚候选人的相关资料或信息,“王老五”共计支付婚介所服务费700余万元。

  合同签订后,婚介所为“王老五”配备婚姻顾问、心理咨询师,面试人选,推荐人选,建立资料库,在网站、报刊、杂志、电视台等发布征婚广告、海选广告、推广报道,策划、举办最浪漫的全国征婚活动、多城巡游等活动。

  后经审计鉴证,婚介所为“王老五”的业务共计支出近500万元。“王老五”认为,婚介所对其有所欺骗,没有为其找到满意的对象,也没有提供服务收费700万余元的凭证,因此要求婚介所退还全部服务费。

  原审法院的观点是,根据协议约定的服务成功标准,现婚介所未能服务成功,因此应按照协议约定退还“王老五”费用130万元。婚介所提供的审计报告真实有效,其内容可以反映婚介所为“王老五”提供了配备婚姻顾问、推广宣传、推荐人选、举办“最浪漫工作”活动等服务,并支出成本近500万元。

  因此,“王老五”以婚介所未提供700万余元的费用凭证且未提供协议约定的服务为由,要求全额退还服务费的依据不足,判决婚介所返还“王老五”服务费130万元。

  去年12月中旬,这个案子二审开庭,目前尚未宣判。“王老五”最终能讨回多少钱,还需要看终审判决。

  热点新闻:

  进口商品直销中心进入市中心 人气爆棚开业一天即整改

  上海市通报2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例

  上海人口性别比2014年未达标 失衡情况依然严重

  2020年上海轨交网络图 网友笑称压缩到极限了

  东北23岁无阴道女大学生在沪圆梦“女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