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玉磊在2月15日夜里作了一个决定:他要”炒”掉自己的老板,然后回家过年。2月16日下午,马玉磊出现在了上海火车站的6号候车室,兜里揣着一张2月17日凌晨发往安徽阜阳的火车票。

  往候车室的手机自助充电机里投了一枚硬币,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电池符号开始闪烁后,马玉磊长出了一口气:”我们老板从早上就开始拼命给我打电话,我硬是一个也不接,手机都快让他打爆了!”前一天还在正常上班,第二天就突然”玩失踪”,马玉磊的老板如此执着地给他打电话倒也情有可原。然而马玉磊对此并不以为意:”走就走咯!干活觉得干不下去了,就没必要再干了。再说我也不欠他什么,我连2月份的这半个月工钱都不要了。”

  96年出生的马玉磊来自安徽阜阳,去年一整年,一直在上海杨浦区的一家餐馆里打工。今年年初,餐馆老板答应马玉磊让他年初三回家;然而,2月15日,老板却突然变卦,要求马玉磊把回家的时间延后到元宵节以后。老板的这一决定让马玉磊出离愤怒了:”正月十五都过了我还回家过什么年啊?!他这是言而无信!既然他不仁,那我也不义!”

  2月16日,马玉磊不辞而别,带着简单的行李直扑上海火车站,然后幸运地买到了一张17日凌晨发往阜阳的K5576次列车车票。

  ”电视广告里老说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今年回家,不就是说走就走嘛!”对于自己的这一”任性”之举,马玉磊显得颇有些得意。然而,话锋一转,这个前一秒还把双手插在裤兜里,斜靠着墙抖着脚的年轻人,表情却突然黯淡了下来:”我回家的事情到现在还瞒着家里,怕他们知道我自说自话辞了工作以后会生气。本来都跟他们说好不回家过年了,也不知道明天早上我到了家,爹妈看到我会是什么表情。”

  过完年,马玉磊虚岁才满20岁。但是早在4年前,他就已经开始了打工生涯。当被问及为何没有选择继续学业,这个”90后”少年再度展现出”任性”的一面:”上学上不下去了呗!跟干活一样,上学上不下去了,就没必要上了。”

  4年来,马玉磊辗转长三角多地,在餐馆和酒楼里当过服务员,做过厨房小工,去年到上海时已是掌勺的”大菜师傅”。对于打工生活,马玉磊的感想只有一个”累”字:”累!特别特别的累!几乎没有休息天,除夕也从来没回过家。这次要不是我炒了老板,还是得留在上海过年。”马玉磊说,每次觉得累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就会想家,而且”特别特别想”。

  每次回家,马玉磊的心情都有些复杂。他说他也曾想过干脆结束在外奔波的生活,留在家乡,留在父母身旁。但是每年元宵过后,看着冷清的街道,这个念头就会被迅速消解:”我们那里的人都出去打工了,毕竟还是在外面有奔头,”说到这里,马玉磊似乎有些惆怅:”在外面的时候想回家,真回到家了又想走。感觉特别矛盾。”

  距离火车发车还有9个多小时,马玉磊说他决定守着自助充电机,靠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顺便想想回家以后的说辞。虽然他觉得严厉的父亲免不了要冲他发火,但是他也相信,家人见到他,始终还是会高兴的:”毕竟是回家了嘛。”

  热点新闻:

  上海外地牌照车限行时间将延长 官方曾辟谣

  黄浦区人大任命杨杰任黄浦公安分局局长

  央行人事变动:上海银行董事长范一飞任央行党委委员

  上海轨交5号线既有设施改造工程获批 站台将加长

  上海私家车可乘火车去黄山 小型车往返6800元

  天气预报:

  申城春节期间晴雨阴三分天下 每天都超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