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投资项目欺骗大量客户将资金投入所谓的“典当行融资”、“新建雷允上连锁店”、“购买长沙地块”、“开发豫园”等项目。  案子破了客户却仍追不回钱。受害人向记者出示当年签下的借款合同。

  连日来,本报持续刊登民间理财诈骗系列报道,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有读者反馈说,民间理财骗局令人防不胜防,受害者越来越多,有关部门真该出手整顿 了。而8年前就遭受非法集资诈骗的受害者张先生打电话到本报说,8年来,骗子入狱了,官司打赢了,但是他们那些受害者一分钱也没拿到。很多老人在焦虑和痛 苦中积郁成疾,甚至含恨离世。业内人士呼吁,民间理财诈骗已到了血雨腥风的地步,有关部门应该果断出手,规范民间金融市场的秩序。

  八年来赢了官司没有钱

  2007年,一宗非法集资诈骗案以随机拨打推销电话、在报纸上刊登理财广告、客户间相互介绍等方式开始。参与诈骗的人员以银行同期存款利息3倍的回报为 诱饵,欺骗大量客户将巨额资金投入所谓的“典当行融资”、“新建雷允上连锁店”、“购买长沙地块”等项目,骗取了1.33亿元。案发后曾轰动一时。

  2009年,这起造成近500名客户被骗的“中融-博达-南普”集资诈骗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审。经过近两年的侦查,涉案的5名嫌疑人被分 别以集资诈骗罪、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由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本报2009年3月25日《近500人被“超高利息”骗走1.33亿》一文曾对此案进行过报 道。

  在庭审中,被告人黄文婕表示愿意配合相关司法机关赔偿群众损失。其个人有9000万余元的股市资金和一片已支付了3200万余元的 外省待开发土地,由亲友名义代为操作的股市资金约有20余个账户。被告人张晓明坚称,自己自始至终都打算还钱,案发前也有能力一点一点去偿还借款。听到被 告愿用自己的资产为其他涉案人垫付退赔资金,当时在庭审现场的受骗者都不由松了口气。

  然而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受骗者至今仍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昨日,受骗老人带领记者来到位于陆家浜路南浦典当一分行的原址,发现这里早已被另一家典当行代替,不过门口的墙上还留着南浦典当行字牌被撤掉后的白色印记。

  八旬老人受骗被子女记恨

  赢了官司没拿到钱,这是受害老人最不能接受的结果。为了要回这笔钱,老人们一开始是通过电话联系。八年来,网络通讯发展迅速,老人们的“讨债群”也从QQ、飞信转移到了微信上。然而,无论怎么努力,老人们还是一分钱也没能追回来。

  “这些钱是我们的活命钱啊,都是我们从牙缝里省下来的。”其中一位阿姨哽咽着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其中有一位八十高龄的虞老先生,多年来省吃俭用,现在被骗得一分钱都没了。儿女得知此事后,记恨父亲,更是让老人心力憔悴。

  讨债团的召集人吴阿姨告诉记者:“这8年来,家里的电话没有一天停过。”经常会有高龄老人打到吴阿姨家里询问追债进展。吴阿姨说:“我七十多岁了,算是在这群老人中比较年轻的,出来跑跑没事。那些高龄的老人腿脚不便,只能让他们呆在家里等候消息。”

  不少老人已含恨而终

  吴阿姨给记者看了一张受骗人名单,很多名字上都画了黑框。吴阿姨说,这都是我们受害者的代表,曾经一起讨债的联系人名单。8年了,已经有这么多人离世。“我们还能坚持多久?没有钱了,我们的生活得不到改善,精神一直抑郁,身体说垮就垮了。”

  受害者张先生说,他们受骗的事一直瞒着家人。这种情况太多太多了,丈夫瞒着妻子,妻子瞒着丈夫,夫妇瞒着孩子,都闷在家里不说。其中有两个年轻人是在母亲去世后看到遗嘱,才找到吴阿姨等人的。“我们很多人现在急着需要这笔救命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