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爱路爱情墙被涂污言秽语甜爱路爱情墙被涂污言秽语
甜爱路爱情墙被涂污言秽语甜爱路爱情墙被涂污言秽语

  □晨报记者 徐 运

  “谈恋爱时走走甜爱路,结婚了以后走走同心路。”虹口区的甜爱路,被誉为是“上海最浪漫的一条路”。500多米长的路边墙上镶有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关于爱情的诗歌,有白居易、王维、莎士比亚、裴多斐、泰戈尔、徐志摩、戴望舒等。人们把这道墙称为“爱情墙”。

  然而,爱情墙上如今却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粗俗的人身攻击、侮辱性的词语,令典雅的爱情墙“花容失色”。四川北路街道昨天下午第一时间派人清除了这些污言秽语,但如何治疗浪漫路上的“慢性病”仍是困惑管理者的一大难题。

  情诗铭牌上多有“牛皮癣”

  白居易如果重生,看到自己的名篇《长恨歌》旁边居然被涂了两个触目惊心的字——“傻×”,会是什么感受?恐怕真的要“长恨”了吧。

  甜爱路上的爱情诗墙原本是非常清新文艺的,28幅古今中外著名诗人的情诗被镶在大理石制的铭牌内,每块铭牌造型各异,有的大气如卷轴,有的雅致似扇面,诗句旁边还配有小巧的浮雕,远看非常高雅。

  但是走近一巧,恐怕很多人会失望,因为很多铭牌上都有大块大块的“牛皮癣”。著名的《关雎》边上就被贴上了两大块蓝色的“膏药”,也就是蓝色水笔书写的示爱词句,言语非常直白,远远没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样的典雅风范。

  内容明显呈现年轻化痕迹

  走完整条甜爱路,发现28块情诗铭牌几乎无一幸免,或多或少都被各种涂写染指。汉代的《凤求凰》上还有多处被反复涂改痕迹,现在还存有9处,从涂写的“落款”来看,时间跨度不小,从2014年2月、10月一直延续到2015年的2月。

  更令人吃惊的是,除了诗墙,路边的砖墙甚至一人多高的怀旧路灯上也“躺枪”了。红色的砖墙上被密密麻麻刻写上了各种字迹和符号。最多一堵砖墙上有44个涂写痕迹,包括姓名、示爱口号、电话号码等。所写词句以某某爱某某之类“白描”居多,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从内容来看年轻化痕迹很明显,有大量诸如“23333”、“捡肥皂”之类的网络用语,令人反感的是,墙上还出现了“×××是世界上最丑的爷们”(下面居然还配了图)之类人身攻击的粗俗言语,与高雅的爱情诗句形成鲜明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