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对方以诱骗赌博方式欺骗其房产及欠款,耿某怀恨在心,持刀捅伤钱某老婆,并致其子死亡。日前,检察院二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耿某提起公诉。

  案起:滥赌导致卖房还债

  2014年10月7日早晨,宝山区杨行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迅速赶往案发地点——宝山区杨行镇湄浦村一家农房,并在途中遇到了120急救车。到达案发地后,民警在农房三楼走廊上看见一女子坐在地上,抱着一个生命垂危的男孩。

  在救护车进行急救时,犯罪嫌疑人耿某到杨行派出所投案。

  55岁的耿某是上海本地人,没有结婚,没有固定工作,还有赌博恶习。据其描述,耿某与被害人郭某不熟,但与郭某丈夫钱某相识七八年。两人是牌友,耿某输钱后多次向钱某借钱,钱某提议带耿某去其他棋牌室玩一些新式赌法,此后耿某越输越多,债台高筑。耿某说:“我后来发现,这些都是他亲戚开的赌场。”钱某坚决否定了这种说法,并表示自己曾劝说耿某戒赌。

  为了还钱,耿某将自己宝山区海滨八村的住房抵押给了钱某,经市场估价,该房屋市值40多万元。

  两人协商,房子名义上归钱某所有,去除耿某欠钱某的28万元后,剩余的12万元,钱某向耿某打了欠条。然而,在房子被抵押后,耿某又将此房挂牌出售。耿某称,是钱某的妻子“小郭”求他出售,因钱某在外欠款,急需用钱。钱也承认向耿某提出手头资金周转不灵,急需卖房用钱。

  导火索:身无分文起怨恨

  卖房前两人商定,由钱某为耿某租借自己楼下的农房,并代缴租金和水电费。于是,他们将房子挂在一家房产中介。耿某于2014年3月搬到钱某楼下,并不定期从钱某老婆那里拿几百元的生活费。不久,房子卖出,但因耿某迟迟不迁户口,在交易过程中,他交付了5万元户口保证金。

  此时的耿某赌性不改,他在一家游戏城输掉了剩余现金,但回头找钱某要钱却越来越困难。钱某家里常常没人,电话也常打不通。根据钱某妻子郭某的描述,她对耿某卖房的事一无所知,对丈夫为耿某付房租的原因也表示一概不知。

  2014年10月,耿某打算找房产中介要回当初的5万元保证金,却被告知已拿不回来了。他觉得自己彻底被钱某夫妇骗了。但此时,他已经完全联系不上钱某。

  耿某恨透了钱某夫妇,他认定是钱某诱惑他赌博,骗走了他的房子和钱财。想起自己的“帕金森”病情越来越严重,他萌生了要和钱某夫妇同归于尽的想法。

  案发:无辜妻儿受牵连

  10月7日凌晨,耿某先去钱某工作的汽车运输公司,没有找到人。他走回住处,意外发现早先夹在钱某家门上的烟蒂不见了,意味着有人回来过了。他扳动门把,果然有人来开门,是钱某妻子郭某。郭某抱怨说与钱某争执,正打算离婚,不愿过问耿某的事情。耿某又听到推脱之词,一怒之下回到自己房间,拿了一把尖刀藏在袖子里,返回钱某家中。郭某见他去而复返,两人再次起了口角。争执中,耿某挥刀捅了郭某七刀,并将闻声前来救援的郭某十岁的儿子捅倒。郭某哀求他不要伤害孩子,并央求他拨打110急救。但耿某将凶器丢弃在现场后匆匆离开。

  最终,郭某儿子因失血过多死亡,郭某经手术后鉴定为重伤二级。案发后,郭某表示对耿某行凶的原因一无所知,对他与钱某之间的经济纠纷也不清楚。

  承办该案的谢检察官表示,耿某与钱某有纠葛,报复钱某不成,迁怒其妻儿,连捅郭某七刀,且最终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罪行及其严重,社会危害大。虽然耿某能主动投案,但检察院建议法院不对其从轻处罚,以体现罪刑相当原则,还被害人一个公道。

  热点新闻:

  3月沪牌竞拍:13万人抢7406张沪牌 均价74830元

  外牌限行新政落地在即 交通委:确在更换限行标识

  世博车退役"纽约黄"上路 新途安起步费贵2块

  刀鱼价跌不再疯狂 走访沪上最大刀鱼产地

  副教授买下婚房后发现是凶宅

  天气预报:

  申城今起3天多云为主 周四周五有阵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