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桂容
学生为老师办了葬礼
 

  据光明网报道:魏桂荣,生前是一位老师,一生未婚,无儿无女。在她离开人世时,一直为她落泪的,只有曾经的学生,郑龙娣。她和魏老师是良师益友,在魏老师生病时悉心照顾。在魏老师过世后,她申请继承财产,而法院做出判决:魏老师48万存款归郑龙娣所有。

  重情重义,善有善报。这八个字用在29年如一日照顾恩师的郑女士身上,可谓恰如其分。

  “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原告郑女士作为一名学生,能对自己的老师进行长期关怀和照顾,其行为应当予以肯定和鼓励。”近日,上海闵行区法院对一起孤老遗产继承案作出公开宣判,郑女士因尽到部分抚养义务,分得孤老魏老师48万元遗产。

  文革结缘

  师生情同母女

  魏老师一生坎坷,父母亡故早,自己没结婚,只有一个亲哥哥,但已先于其死亡。

  郑女士是魏老师的学生,她为何照顾老人29年之久?这要从50年前的一场批斗会说起。

  上世纪60年代,文化大革命没有结束,知识分子还是“臭老九”。在一次批斗会上,担任班干部的郑女士劝阻同学们不要狠斗魏老师,感恩的魏老师自此对小郑刮目相看,帮助她求学立身,两人就这样结下不解之缘。

  毕业后郑女士不忘恩师,从1986年开始,她每月都到魏老师家探望。老师退休后,家里已无亲人,孤身一人的魏老师经常犯肩胛骨的老毛病,需要去医院,郑女士总是陪行,并购置生活必需品,就这样一晃二十余年。

  2000年,魏老师摔倒住院,郑女士悉心照料,后来她提出要更换居住环境,郑女士与其他同学四处看房,奉贤、青浦、闵行到处跑,最终选定了颛桥的房子,继而联系操办。2007年,魏老师乔迁新家,改善了居住环境。在魏老师70大寿时,郑女士特意召集同学们,请大家为老师祝寿。

  2008年,在毕业40周年的聚会上,郑女士带着魏老师参加。没想到就在这天,魏老师胃部不适,去医院,发现已经是胃癌晚期。2011年魏老师原来所在学校为其开具了孤老证明,方便其入院治疗。

  2012年9月魏老师去世,在操办葬礼时,郑女士发现魏老师的家门已被人换了新锁,拿不到材料魏老师无法落葬。于是,到魏老师生前工作的学校打听,找居委会联系,但是问题都得不到解决。清点魏老师的遗产,有48万的存折和一套颛桥的房子,郑女士最终决定将学校告上法庭,要求继承上述魏老师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