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穿着蓝色学位服的硕士生在华东理工大学徐汇校区门口拍照。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雅娟/摄5月29日,穿着蓝色学位服的硕士生在华东理工大学徐汇校区门口拍照。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雅娟/摄

  华东理工大学研二学生李鹏再也没有机会穿上蓝色的硕士学位服了。

  5月23日下午,他死在距离学校约50公里的一家化工厂里。

  据上海当地媒体报道,5月23日,上海市青浦区一家名为“焦耳蜡业”的公司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近200平方米的彩钢板厂房坍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5月30日从多个信源获悉,上海市安监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介入爆炸事故。根据国家有关规定,造成3人以上死亡的,属于较大事故。

  两天后,李鹏的父母来到工厂现场,他们看到了简陋的厂房、炸得变了形的房顶,铁门里面,工人正在施工,一台挖掘机在作业:“没想到孩子在这么破烂的地方上学,谁让他来的?”

  答案是儿子的导师张建雨。这名硕导的另一个身份是焦耳蜡业公司的控股股东、原法定代表人。现法定代表人叫张建军,有报道称其是张建雨的哥哥。

  郁闷的研究生

  出事前不久,李鹏向姐姐李慧敏表示自己压力很大,他马上要读研三了,可是还没有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按照学校的规定,如果没有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他就无法毕业。

  李鹏告诉姐姐,他已经有了研究成果,但导师不允许他发表论文。这不是他第一次向姐姐抱怨自己的导师了。

  李鹏的导师是华东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的副教授张建雨,学校官网显示,张建雨进入华东理工大学执教近20年,他的研究方向是相变储能技术和特种蜡。

  据李慧敏回忆,李鹏告诉过她,导师张建雨开有公司,导师的哥哥也有公司,平时导师会安排工厂的活让他干。刚开始,李鹏并不排斥,他希望能在老师面前好好表现,“毕竟命运掌握在老师手里”。

  不过,李鹏跟同学“吐槽”说,张建雨的心思主要在工厂,不怎么管他,自己见到导师的次数也不多。

  “感觉他(张建雨)更像一个商人。”李鹏的同学评价说。

  李慧敏记得,有一次弟弟告诉她,导师把他做出来的成果卖给客户了,但他并没有得到导师的经济补偿甚至口头表扬。

  李鹏还告诉姐姐,研一暑假时,他被导师带到浙江的工厂待了一个多月,“做实验和一些杂活”,因为那里偏僻,有时还要自己带菜过去。一个多月的劳动后,李鹏得到了导师的1000元补助。这是他从导师那里获得的为数不多的经济补偿。

  事实上,出生于农村的李鹏也面临着经济压力。李鹏的姐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家中经济来源就靠父母外出打工和种地,供了她和弟弟两个大学生,弟弟本身要挣钱,寒暑假一般会找家教或其他兼职工作,以解决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弟弟压力也比较大”。

  “父母都是那种性格,吃亏是福,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那种不太爱计较这些事情的人,稍微吃点亏也没感觉会怎么样,也没有太去跟老师反抗。”李鹏的姐姐说。

  据李鹏的同学介绍,张建雨不希望马上发表李鹏的研究成果,如果李鹏的论文发表了,就意味着实验内容将会公开,工厂将失去竞争优势。

  读研一时,李鹏跟姐姐说,自己的导师“很抠”——别的研究生导师会给学生发补助,但张建雨并没有给过他。

  李鹏的同学说,导师工厂的客人来参观实验室时,李鹏也要负责接待。李鹏向同学抱怨说,请客人吃饭的餐费也是他付的。

  李慧敏告诉记者,有一次,弟弟告诉她,学校实验室的仪器坏了,但导师不给钱,让他们自己去修。

  这些郁闷的事情,李鹏时不时会和姐姐提起。李慧敏跟弟弟说:“你怎么这么倒霉,碰到这样的导师。”不过,李慧敏觉得,导师不给钱倒也无所谓,就当是学习了。

  有时候,李慧敏也劝弟弟说:导师这样做,你该拒绝的也要拒绝。但李鹏说,导师的权力大,“说不让你毕业你就毕不了业,能忍的就忍了”。

  春节跟好友郝山(化名)聊天时,李鹏说,自己跟这个导师(张建雨)没学到什么东西。他说,自己“不愿意读这个书了”。

  在张建雨的另一名已毕业的同门看来,导师人还是和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