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超

  2016年12月底的一个冬天,庄严的法庭上,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高高的个子却佝偻着背,静静地等待着宣判。“被告人李青桦,贪污公款137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140万元”。

  曾经美满的家庭,曾经期许的未来,在这一瞬间都化为泡影。曾经是上海铁路局昆山某车站售票组长的李青桦其实早在把手伸向单位公章的时候,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

  上法庭无颜以对

  望家人后悔莫及

  “咚”,法槌敲响的瞬间,李青桦回头木然地看了一眼旁听席上的老母亲和妻子,“我对不起你们”,话在口边,但法警已拿出冰冷的手铐,李青桦惭愧地转过身去,呆呆地走出法庭。

  这一瞬间,李青桦在6个月前就预料到了,好在刑期比他预料的短些,也是得益于席下泣不成声的母亲和妻子卖了家中的住房,替他退赃赔款。他本能地再回头看了一眼审判席下的睽睽众目,依然没有发现芳芳的影子,或许在这个时候,芳芳不可能也没有资格出现。

  芳芳是李青桦的情人。过去的两年间,李青桦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光里,绝大多数时间是陪着芳芳度过的,曾经的山盟海誓与花前月下,早已抛弃妻子与情人双宿双飞的他,懊丧地觉得,人生危难的时刻,还是只有父母和结发妻子,才能给他最后的安慰。

  澳门豪赌借高利贷

  养情人开销如流水

  曾经的李青桦有着不错的人生轨迹,1982年出生在江苏昆山,是上海铁路局昆山某车站的售票组长,妻子也开着一个火车票代售点,收入在当地小康有余,父母健在,膝下幼女在读小学。其乐融融的家庭,随着李青桦职务的不断提升,走向了扭曲。

  有了一点小权后,李青桦开始不满足于工作、家庭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慢慢地与一群狐朋狗友一起打小麻将,斗地主,唱唱KTV,逛逛洗脚房。小刺激从数百元,发展到上千元,乃至上万元。然后,又有了更大的刺激,同时也认识了KTV小姐芳芳。在狐朋狗友的鼓动下,他带着芳芳在外租房居住,并经常出入当地地下赌场,玩起了“百家乐”,输赢动辄上万元。有时候输急了,就借高利贷,随着高利贷如滚雪球般巨大,李青桦却指望着去澳门豪赌,扳回成本。

  就这样,2015年间,李青桦带着情妇芳芳,双宿双飞来回澳门四五次。然而命运并不会给他成为“赌神”的机遇,十赌九输必然伴随着入不敷出的结局。终于,靠高利贷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再也瞒不住家人。因为,妻子汪梅芬的家门口,被四个五大三粗的要债大汉泼了红漆。

  家人一直没有放弃挽救李青桦的努力,本来富足的家庭,不得不将两套住房低价出售,以帮李青桦偿还高利贷。这时候,李青桦若及时收手,或许还能挽救命运。不过,他的内心好似发了疯的奔牛,停不下来了。

  在李青桦看来,情人芳芳的生活开支要他供应,隔三差五邀请他去豪赌一把“博本钱”的皮条客又不时会出现在他身边。转眼,短短两年间,李青桦又欠下了数百万元的赌债,他借遍了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和同事,仿佛一只深不可测的皮囊,吸干了任何一个可以信任他的人的血。这时候,家里再也没有房子可卖,再也没有钱可以替他还高利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