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房价上涨后悔卖安置房 欲以遗产调解书索回房

  因为后悔当初自己出售的房屋价格太低,房屋原产权人袁某竟然想通过遗产继承诉讼的方式抵消此前售房行为,使购房人包女士的购房行为无效。包女士将袁某等人告上法庭。

  到底是调解书有效,还是房屋转让合同有效?近日静安区法院判决了此案。

  房价上涨 后悔卖房

  袁某等人及母亲贺某原本住在静安区大田路一间面积不大的房屋内,租赁人为贺某。2012年底,这间房屋被征收,征收补偿利益为4套房屋及货币补偿18.35万余元。其中,袁某分得一套地处浦东新区的住房。

  2014年12月底,包女士经某房产中介商中介与袁某签订《房屋转让合同》,袁某将这套浦东新区的房屋以68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包女士。除了分期支付购房款外,双方还约定于2015年1月15日,袁某将涉案房屋交与包女士。

  合同签订后,双方均按约履行了各自义务,包女士支付了所有房款,袁某也履行交付了系争房屋。

  然而,就在袁某与包女士达成房屋转让交付期间,上海的房价又上涨了,袁某肠子都悔青了。

  2015年9月,袁某曾向本市某法院提起诉讼,企图用继承方式抵消之前的房屋转让。不过同年11月上旬,袁某向该法院撤回了诉讼。

  声称遗产 索要讨回

  2016年4月下旬,袁某向静安区法院起诉,要求与兄妹五人共同继承分割大田路涉案房屋中属贺某部分的征收利益。袁某诉称原住址房屋于2012年12月底被征收,该房屋出租人为母亲贺某,但贺某不幸于2014年1月30日去世。

  在审理中,袁某兄弟姐妹五人异口同声表示愿意本着协商一致的态度,确认原登记在袁某名下浦东新区涉案房屋为贺某的遗产,由他们五人各继承产权份额为20%。

  兄弟姐妹五人在法庭上达成了民事调解,但该份民事调解矛头,直接指向包女士所获的转让房屋。袁某兄妹等人持法院的调解书,先后找到包女士,提出有权主张讨回涉案房屋。

  包女士无奈,聘请律师起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撤销袁某兄弟姐妹间达成的遗产继承调解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