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沪专车司机“双证齐全”上路难

  车辆要有营运证、司机要有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在交通运输部颁布网约车新政以及上海等地相继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之后,“双证齐全”成了网约车正大光明上路接单的前提。而这样的门槛对于网约车司机来说并不低。劳动报记者调查发现,事实上,目前申城道路上鲜有双证齐全、人车均具备资质的网约车上路。

  转型“以租代购”模式

  “首付和月供加在一起损失掉了几万块,相当于之前几个月白干了,”沪上全职专车司机卞师傅,去年通过“以租代购”方式换了一辆新车,专门用作跑专车。

  2014年末,39岁的卞师傅成为一名滴滴专车司机。彼时恰逢网约车平台攻城略地,向车主及乘客进行大额补贴,“那时每天上线12个小时,一个月能有3万元左右的净收入。”回忆起刚从事网约车行业的情形,卞师傅较为满意。

  2016年下半年,整治异地网约车在沪营运的力度日益加大,各网约车平台相继停止对异地网约车派单。到去年12月21日,上海正式颁布《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若干规定》,其中明确规定网约车用车必须为运营车辆,且投保营业性交强险、营业性第三者责任险;专车司机则须通过网约车从业证资格考试,双证缺一不可。

  考虑到自己不仅为异地车牌,原先车辆的车型也并不符合上海出台的细则,更未取得“双证”,尝到网约车收入甜头的卞师傅决定以“以租代购”的方式重新买辆新车。

  他拿出38800元积蓄作为首付,从上海某汽车租赁公司购买了一辆东风悦达起亚K5,余款分36个月还清,每月还款3000元,末了还要支付一笔43200元的尾款。虽然该车买入总价格比4S店高出近一倍,但卞师傅如愿以偿地得到一块沪牌的三年使用权,更重要的是,他有了车辆营运证。

  “现在几乎不敢休息,一天不跑,车子的钱还是要付,”随着多家网约车平台被相继收购,网约车平台间的烧钱大战结束,开始建立盈利模式。专车司机们及乘客从平台获得的补贴越来越少直至几乎没有,卞师傅的收入也开始缩水。

  他说,如今他一天上线16个小时,其中最长载客时间能达到9个小时左右,“很辛苦,从上车起持续十几个小时关注前方,精神每天都紧绷绷的。”

  卞师傅感慨,网约车刚起步时司机“日进斗金”的好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去掉租车费、油费,其每月净收入维持在10000-15000元之间,虽然与早先时候的收入比将近减半,“但好好开,还是有钱可赚。”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