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500℃的铁水烙下职业印记

  铁熔化的温度在1500℃以上,如此高温的铁水随火花飞溅出来,瞬间便能穿透帆布质地的工作服直接与皮肤相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恐怕每个电焊工人都知道。

  入伏首日,上海发布了今夏首个高温橙色预警,最高气温达到38℃,劳动报记者在这天午后来到上海锅炉厂有限公司。戴上安全帽,跟随焊接高级技师胡惠忠走进总面积达两万六千平方米的膜式壁车间,接近正在焊接中的工作区域时,整个人也随之进入“蒸烤状态”。  

  全身整天都浸在汗水里

  头上十几米处是缓缓游移的行车,眼前是不计其数的钢铁管,耳中是不间断的110分贝以上的机器运行声。穿行其间,唯有排风扇硕大的出风口附近尚能感到空气的流动。在大型设备制造企业的车间里,这样的场景稀松平常。

  来到小口径焊接班组,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焊接工人们有的站在矮凳上,有的猫身在一排排铁管下,面罩阻隔了几寸之外的蓝色火舌,火焰喷在铁管上,周围热浪蒸腾。此刻,温度计里的水银条已升至42℃。“现在已经好多了,现场环境好了,设备也更新了。早些年我刚工作时用的那种老焊机又重又吵,夏天干活那才叫苦。”自1991年技校毕业后正式开始工作算起,胡惠忠干这行已经有26年时间。学这门手艺,能吃苦是第一关。寒冬时节,暖烘烘的工作环境兴许还让人觉得“挺舒服”,而到了炎夏,所有的“吃不消”便一拥而上。

  安全帽、防护面罩、防尘口罩、全套帆布质地的工作服,长及手臂的皮质手套,反绒面的工作鞋———这些,是进行焊接作业时的标配。到了夏天,且不考虑工作中加热的因素,单这一身行头披戴上身便足以让人苦不堪言。工作时,几分钟衣服就被汗透,背上大片大片地出痱子,鞋子里同样湿透,额头上的汗水不断流下来,蜇得眼睛睁不开……也因为扛不下这份苦,不少焊接工人早早选择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