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昔日热闹 今朝落寞 多伦路上仅剩的两三家民间博物馆还能坚持多久?

 曾住在附近的市民与郭纯享交谈。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摄 曾住在附近的市民与郭纯享交谈。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摄

  原本充满了浓郁文化气息的多伦路,这些年多了一些商家,少了一些民间博物馆。8月4日和8月10日两天,本报记者分别踩点了多伦路文化名人街,发现整条街只剩下了两三家民间博物馆。

  “因为喜欢,我在这里待了18年。这些年,往日的繁华不复存在,多伦路变得越来越没文化了。”1933大上海馆馆主郭纯享独坐在摆满了老上海风情物件的博物馆里,悠悠地说。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没落  昔日辉煌不在,只有寥寥几家博物馆在苦撑

  8月4日下午,记者前往多伦路采访,发现几乎有的民间博物馆都闭门谢客。昨天,记者重返多伦路,找到了唯一开着的1933大上海馆馆主郭纯享,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博物馆深处,招呼来来往往的参观者。

  在入口处,竖了一块牌子“本馆摄影拍照,收费一元”。“小姑娘,拍照是要收费的。收费后随便拍。”看到两位女孩举起手机,郭纯享扯着嗓子“友情提醒”。

  看到记者探访,郭纯享颇为警惕,一定要验明正身。良久,他才敞开心扉,娓娓道来多伦路的“前半生”。“多伦路是1999年开街的,这条路上曾留下过很多名人的足迹,所以开街之初就主打文化名人牌。我也是那个时候在这里买了沿街商铺。”

  郭纯享口中上世纪90年代末的多伦路非常繁华,出现了10来家家庭博物馆:有筷子馆、钟表馆、石头馆、瓷器馆等等,1999年到2005年,多伦路文化名人街的入口处还设有售票点,20元一张套票,可以参观10个民间博物馆,每接待一位参观者,馆主可以到多伦路管委会领取2元的补贴。

  郭纯享带记者来到大门口,门旁竖着一块牌匾,上书“多伦路文化名人街特约展馆,凭票参观”几个字,如今这块牌匾也成了“回忆录”。“在参观过程中,有游客有购买藏品的需求,于是我们也开始申请工商营业执照。这样的补贴到2005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戛然而止。博物馆无需凭票参观后,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这些年,左邻右舍纷纷撤离,他们中大部分将商铺租给了其他人,唯独郭纯享和少数几位馆主坚守了下来。郭纯享掰了下手指,“现在这里只剩下2间半民间博物馆了,我、筷子馆和文博堂”。

  言谈间,又有一波客人来参观。这次来的五名游客中,为首的是小时候住在宝安路上的康小姐。“宝安路不知道还有没有呢。”“有的,你看,墙上就是我收来的宝安路门牌。”“啊,那么巧!”康小姐咔嚓一下,摄下墙上挂的门牌,这一次老郭没有提收费的事,反而热情地和康小姐聊起了家常。

  不一会儿,又有一位住在附近的阿姨拎着闲置的老式果盘卖给郭纯享,一套果盘开价10元,但阿姨认为,与其放在自己家里当废物,还不如放在博物馆内,能重新焕发它的价值。

  几分钟后,又有一名外教闯入了这个特别的老上海博物馆,当了解到这里展示和出售的是老上海的物件后,他的兴趣更浓了。“到我馆里参观的老外可多了。”这一点让不会说英文的郭纯享颇为自豪。平时大上海的日均接待量在五六百人次,周末高峰的时候可以达到两三千人。这也是让他迄今难以割舍的原因之一。“这么多年了,很多人都走了。你问我为什么 没有走?因为喜欢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