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爷叔的漫漫修片路:从手工修片到数码拯救老照片

  黑白色调,简单布景,木质老式暗箱相机,承载着老上海人沉甸甸的回忆。

  在当时,拍一张照片价格不菲,底片修片技师却能保证物有所值。他们不直接和顾客打交道,但或许他们是花最多时间观察你的人。

  陈林兴就是其中一员。一支中华牌HB铅笔、一只光源充足的修底箱,曾是他的“标配”。在充足的光源下,陈林兴曾日夜面对着一张小小的底片,用铅笔一笔一笔打磨着人物肖像,直到缺陷淡化乃至消失。

  他说,老照片的修复不仅是用技术将人像美化,更重要的是还原。比如皮肤肌理的走向和皮肤的质感特征,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产生不同的变化,掌握相关修复原理,才能在应用时得心应手。

  如今,底片修片这个老行当已经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老照片修复也面临后继乏人的尴尬。作为2016年首批上海工匠之一,陈林兴感叹,“这个行当不能成为支撑影楼、照相馆收入的主要来源,而且它对于修片人员的技术储备要求也比较高。”

  底片修片:用铅笔打磨人像缺陷

  花甲之年的陈林兴,是上海为数不多还拥有老式底片修复手艺的技师之一,如今,距离他修复的第一张底片已经过去了三十几年。

  1975年,陈林兴进入上海一家照相技术学校学习,分在了照相班。在照相班第一年,陈林兴要完成四门基础课的学习,摄影、暗房、整修和着色。由于在整修课表现出色,第二年,他被分到了整修专业,从此走上了修片之路。

  陈林兴在修复照片。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陈林兴在修复照片。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1980年,陈林兴进入上海人民照相馆工作。“我进人民照相馆正好是80年代初,整个照相行业蓬勃兴起,很多夫妻来照相馆拍穿婚纱的结婚照,使照相馆里场面很宏大热闹。”因为拍结婚照的人多了,修片的工作也同样增加,“每个星期都要加班,结婚照必须通过后期的修片才能保证照片效果更好,这么多需求的量只能靠加班加点才能完成。”

  陈林兴的修片工作主要是在照相底片上进行。曾经的他一天要修上七八十张的底片,小小的一张底片没有放大镜,只凭借眼睛的视力,这样的活儿容不得出一丁点的差错。但这些对陈林兴来说,已经熟能生巧。

  “以前人们拍照化妆没像现在这么考究、也不会用眼睫毛、美瞳这些,多数美化效果都是靠手工在底片上画出来。”陈林兴说,修底片是精细活,因此需要相对考究的工具,首先是一支又细又尖的铅笔、一定要用中华牌的HB铅笔,软硬适中;而这笔尖呢,一定要削的又细又长,这样不会遮挡修片人的视线;还要有一只配有充足光源的修底箱,通过光源能够清晰观察人物肖像的各处细节。“用铅笔的灰色素对着人物肖像的某些缺点加以覆盖,这样就可以把脸上的缺点一点点淡化乃至消失。”

  在当时,拍一张照片价格不菲,底片修片技师却能保证物有所值。

  “拍好照片我们先会在底片上看样子,如果拍出来有点人像的缺陷,比如头发有点翘,嘴角有点下垂,我们修底片的就直接在底片上修掉了。这就是最早、最最原始的手工PS。”他说,因为有了底片修片这道程序,大多数顾客在照相馆拍好照片以后,拍出来的照片都会比本人略漂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