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代驾途中司机肇事发生车损 保险公司诉代驾公司索赔获支持

  ■本报记者 王闲乐

  代驾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既方便了客人出行又避免了酒后驾车的危险。但是,如果代驾司机在代驾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或车辆损失,应由谁来承担赔偿责任?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互联网+代驾”引发的保险公司向代驾公司代位求偿案件,该院二审判决代驾公司依法应向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起诉要求赔偿

  2014年10月22日21时33分,周先生联系某汽车服务公司要求提供代驾服务。21时45分,代驾司机汤某到达周先生所在地点,因周先生饮酒,其朋友蔡某与某汽车服务公司签订了《委托代驾服务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协议》的被委托人落款处加盖了某汽车服务公司印章。

  21时50分,汤某在驾驶周先生的车辆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造成三车受损,交警部门认定汤某负事故全责。周先生汽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向周先生赔付了53300元,随后取得周先生出具的权益转让书,并将某汽车服务公司告上法庭。保险公司认为,某汽车服务公司作为提供代驾服务的一方,应当确保车辆安全。现该公司对事故负有责任,应当承担53300元的赔偿责任。

  一审判决支持了保险公司全部诉请。某汽车服务公司不服,认为自己只是代驾信息服务平台,是向代驾司机和客户提供代驾服务信息、促成双方签订《协议》的中间人,并不是《协议》的一方主体。代驾关系发生在周先生和汤某之间,即使要赔偿,也应该是汤某赔偿。于是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保险公司原审诉讼请求。

  代驾司机负全责不符合免责条款

  上海一中院审理后认为,某汽车服务公司在《协议》“被委托方”处加盖公章,周先生朋友蔡某在“客户确认”处签字。根据《协议》关于“陪同人员签署的协议视为委托方本人签署”的约定,周先生与某汽车服务公司就《协议》达成合意,《协议》已生效,双方建立了委托合同关系,某汽车服务公司系《协议》一方。保险公司基于某汽车服务公司与周先生之间的合同关系向某汽车服务公司主张代位求偿权并无不当。

  某汽车服务公司在庭审时辩称,《协议》已约定了相关免责条款,周先生当日下单时,公司还通过短信将相关条款发送给了周先生。但一中院认为,由于代驾司机汤某对交通事故负全责,故本案亦不属《协议》第9条“非人员操作造成的交通事故”不承担责任的情形。因此,某汽车服务公司应对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鉴于此,一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热点新闻:

  上海大都市圈新构想:以上海为中心打造第二个大湾区

  申城一彩民独揽双色球5800万元巨奖 当场捐出5万

  曹赟定:和武磊没矛盾向他学 续约是夺冠定海神针

  夫妻出境游临行当日才知1人被拒签 旅行社:我们无过错

  上海一奔驰车高架上违停 车内男子下车公然小便

  天气预报:

  申城未来几日干燥少雨 今冬何时降雪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