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离异父母狠心遗弃孩子,沪皖跨省接力,5岁不幸娃有了新的监护人

  今年1月15日,对不幸的5岁孩子小安(化名)来说,是人生的新开端。宝山区法院依法判决,撤销小安亲生父母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社会(儿童)福利院作为监护人。

  市民政局表示,这是继“朵朵”案之后,上海第二起由行政部门向法院申请撤销儿童父母监护人资格的案例,也是上海启动困境儿童护送转接机制,将外省市困境儿童监护权转至其户籍地民政部门,并顺利完成交接的首个案例。

  两岁娃遭离异父母狠心遗弃

  小安父母都是安徽来沪打工人员。2015年3月,小安刚满两岁,父母离异,按离婚协议约定,他由父亲沈某抚养。

  然而,沈某不管不问,多次把孩子扔在小安奶奶处一走了之。奶奶对亲孙子也不待见,2015年6月一天,当沈某又一次将小安送来时,奶奶竟将孩子丢弃在街头离去。

  接警后,宝山区公安、民政部门迅速启动相关工作机制,将小安作为疑似弃儿送往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照料。当年12月,经多方查访,警方找到沈某。当警方和民政部门要求沈某领回孩子,履行为人父母的责任时,他以“无力抚养”为由一口拒绝。同时,小安母亲昌某至今毫无踪影,而安徽籍的祖父母、外祖父母,也都明确表示没有监护孩子的意愿。

  由此,小安成为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接收的首例以疑似弃儿身份入院,虽查找到监护人,却被监护人拒绝领回的困境儿童。更为严重的是,小安父母始终不为孩子报户口,导致困境中的孩子今后上学、就医等都将没有保障。

  保护孩子,多部门联手惩恶

  多次努力无果后,有关方面启动由民政牵头,公安、检察、法院等职能部门协同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各单位主动担当、无缝衔接,共同努力帮助小安走出困境。

  2016年10月,经市民政局协调,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联系宝山区法院,请该院联合区检察、区公安部门,依据“监护侵害”事实调查取证,依法追究沈某法律责任。当年5月,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由于沈某坚持拒绝履行对监护责任,宝山区检察院以“涉嫌遗弃罪”提起公诉。经公开审理,区法院认定沈某遗弃罪成立且行为恶劣,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跨省接力,顺利实现政府监护

  在沈某受到刑事惩处后,为实现小安成长利益最大化,给这个困境中的娃娃落实可靠的监护人,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作为诉讼主体,向法院申请撤销小安父母的监护人资格。

  由于小安非上海户籍,其亲生父母户籍地均在安徽。根据2017年5月市政府出台的《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上海决定启动一项全新工作机制——困境儿童护送转接机制,对监护人无法履行监护责任、且本市无其他可委托监护的非本市户籍困境儿童,符合相关条件的,将其护送至户籍地,由当地民政部门提供长期保障措施。

  2017年7月,市民政局致函安徽省民政厅,商请接回困境儿童小安,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给予长期监护,以保障孩子合法权益。安徽省民政厅高度重视、及时回应,迅速明确了小安的判后监护人。

  今年1月15日,宝山区法院依法判决,支持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诉讼请求,撤销沈某、昌某的监护人资格,由安徽省阜阳市颖上县社会(儿童)福利院作为小安监护人。

  宣判次日,颖上县第一时间接回小安。至此,由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临时监护两年半之久的困境儿童小安,监护权最终得到明确,孩子今后的生活、教育等问题得到妥善安置、长期保障。

  市民政局表示,此案系本市与案发地多部门协同配合,形成保障困境儿童利益的合力,从而顺利实现国家监护跨省接力的典型。本市将继续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工作理念,坚持多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使困境儿童得到妥善的安置和照料。

  [链接]

  2017年5月,上海出台《关于加强本市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了符合本市实际的分类保障政策、工作体系、安全保护机制等。

  其中,护送转接机制是着眼于儿童权益可持续性保障角度创建的一项全新的安全保护机制,即,对监护人无法履行监护责任、且本市无其他可委托监护的非本市户籍困境儿童,其中符合条件的,借助流浪乞讨人员护送转接机制,将其护送至户籍地民政部门,由当地民政部门提供相关的保障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