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人王女士称,“他是别人雇钱来绑架我的,他就是把我送到那个人指定的位置,他说你配合,我不会伤害你,我也只是拿钱干事,我跟你没冤没仇,他说我就把你送到上家。”

  这一番话让王女士很快意识到,一定是有人指使他们来绑架自己的,可是,这背后的主谋究竟是谁呢?

  被害人王女士先是想到了自己亲弟弟的事情。“前几年他在杭州,大概是有那种赌球的性质,有欠人家的钱,他后来不还。那些人他就有这样说:他姐姐很有钱的,我们以后去找他姐姐。有这样说法,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我弟弟的什么人过来找我。 ”

  王女士现年52岁,来自温州,多年前就在上海经营一家公司,年收入也是相当可观。一年前,弟弟迷上赌球,欠下了巨额债务,会不会是债主找上门来了呢?

  对于王女士以及家人的情况,绑匪掌握得是一清二楚。在她看来,对方既然是冲着钱来的,那么只要自己想尽办法筹钱,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被害人王女士表示,可以给绑匪200万。“后来绑匪说我打电话给老板商量一下,看他怎么处理。他后来又出去打一个电话,又最起码打半个小时左右。打回来以后,他说我老板说要260万。我说可以,260万可以。”

  随后,绑匪同意了王女士想要给女儿打电话的请求。可是,有时候,事情就这么的不凑巧:王女士一连打了六个电话,女儿都没有接听。 很显然,在一旁的绑匪失去了耐心。在王女士的苦苦央求之下,绑匪同意让她再打一次,这一次,女儿终于接听了。

  尽管,王女士在电话里一再叮嘱女儿不要报警,但是到家以后,女儿小吴和父亲还是决定向公安机关求助。而另一方面,她也和王女士一样,想到了欠下巨额赌债的舅舅。

  据了解,王女士的弟弟当初欠下了500万元的赌债,如果真的是债主找上门来,又怎么会提出260万这个奇怪的数字呢? 此时,距离王女士被绑架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绑匪究竟是谁,目前还时个谜。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而警方的营救行动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案发以后,绑匪一直让王女士用自己的手机和家人联系,催促他们准备赎金。与此同时,女儿小吴也在试图拖延打款的时间,以便给警方争取更多的营救时间。然而,这每一分每一秒对于深陷恐惧之中的王女士而言,都是痛苦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