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老上海的“女服之王”

  在南京西路855—869号,坐落着一座现代化的综合商业大厦,它的前身便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鸿翔时装商店,它是上海开埠后国人创办的第一家西式女装商店,以做工考究、款式新颖享誉全国,创始人为金鸿翔。

  “人人都学上海样,学来学去难学像;等到学了三分像,上海早已翻花样。”这首歌谣反映了上海时装翻新之快和人们对于上海时装的青睐。事实上,上海人自明代起就在穿戴上追求时髦,尤其是在上海开埠后,因其所处的特殊环境氛围,更是在服饰上标新立异。它广泛吸取了古今中外各类服饰的特长,形成自己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海派服饰”。海派服饰其实是一个永远在取舍中流动的过程,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不断变化出种种时髦。20世纪初,各派服装高手云集上海滩十里洋场,一个上海浦东来的名不见经传的小裁缝金鸿翔,居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在南京路上树起了一块金字招牌———鸿翔时装公司。20世纪30年代初,鸿翔牌女子时装荣获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大奖,金鸿翔也成长为我国近代服装界著名大师级人物。

  金鸿翔的成功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海派服饰的成功。

  西服制作大师门下的高徒

  金鸿翔原名金宝珍,1894年出生在上海浦东。他的母亲在家种田,父亲在上海城内的美华书馆店招制作部当刻字工匠,工作辛苦,收入却仅够勉强养家糊口。1907年,13岁的金宝珍放弃学业,来到上海城内,通过舅舅的介绍,到一家小型的中式裁缝铺当学徒,一年后,裁缝铺关门。宝珍又通过亲友介绍,来到上海闸北的爱尔近路(今安庆路)一家西服铺当学徒。这家西服铺的老板名叫张凤岐,他是张韵洲的儿子,而张韵洲的师父名叫赵兰春,他是上海滩第一个会做西服的华人。

  金宝珍拜张凤岐为师后,白天忙于跟随师傅打工,晚上,便自己钻研西服裁剪、缝纫知识。从14岁进店,六年后学成满师,20岁时,这个浦东乡下走出来的小伙子已经掌握了西服制作过程中的整套工艺程序,被张凤岐认为是一位掌握技术水平最好的高徒。就在那一年,金宝珍远在海参崴开裁缝店的舅舅要他去海参崴的裁缝店帮忙。师傅知道这个孩子很难拒绝自家舅舅的召唤,而且,他也希望这个徒弟能出去闯荡一番,见见世面,就答应了。金宝珍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来到海参崴后接手做的第一件西服就出了洋相。其实,对于这件西服的制作宝珍是十分认真和小心的,然而,当他以从师傅那里学到的常规经验来裁制时,却犯了一个致命的低级错误,就是没有对顾客送来的衣料进行甄别。原来,他在上海习惯于做薄质衣料,而现在接手的却是一块厚质衣料,裁制和做工与薄质衣料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个教训对于要强的宝珍来说是会记取一辈子的,悟出了这一点后,他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犯过类似的错误。不久,他的西服裁制技艺开始在海参崴崭露头角。

  金宝珍在海参崴干了大约一年光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旅俄华侨纷纷回国。这时,金宝珍的父母也来信来电催他火速返沪。在封封家书的催归下,金宝珍只能告别舅舅返回故乡。回到上海后,宝珍发现父母来信所说的紧要事原来是为他物色了一门亲事,想让他回上海早点完婚。他听说了父母的想法后真是有点哭笑不得,随即便对二老斩钉截铁地扔下了一句话:“事业未成,不言婚娶!”父母见他如此坚定,也只得作罢。

  不久,金宝珍的一个同行朋友来找他,说是要介绍他到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麦特赫斯脱路(今泰兴路)口的龚悦来先生开设的悦祥兴西服铺当西服制作技师,金宝珍便欣然同意了。到了悦祥兴后,他既在工场间设计、制作西服,又在店铺柜台前接待顾客,忙得不亦乐乎。地处闹市中心的悦祥兴外国顾客较多,金宝珍在接待外国顾客中顺便将他们的姓名地址记下,悄悄建立了一本客户档案,因为他有“野心”,将来要自己开一家西服店,而这些人就有可能成为他潜在的客户,在接待客户中他还学到了许多服装经营中的商业销售知识。为了能在华洋杂处的上海租界站住脚,必须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金宝珍还每天晚上去夜校学习英语。

  一晃过了两年,金宝珍的西服设计制作手艺和经营能力日臻成熟,尤其对女式西服顺应时代潮流进行改良创新颇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并萌生出要在我国服装界走出一条全新道路的念头。于是,他决定仿效西方时装商人的经营模式,面向社会开设一家新型女子时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