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检察机关看来,徐超的辩解十分牵强,不符合常理,仅仅是徐超为了逃避责罚的谎言。

  事实上现场有目击证人,由被害人和目击证人同时证实,徐超当时是先是有意的把酒精泼洒在那个体彩终端机上。

  徐超在公安侦查阶段也曾经供述,自己是故意放火烧掉体彩机的,而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心中有恨。

  徐超之前收入不错,所以起初周围人对他喜欢买彩票的事情,都没有太过在意。渐渐地,徐超迷上了彩票,哪一期要是没有买,他就会觉得全身难受。

  家人朋友都劝徐超不要再买彩票了,可是他怎么都不愿意收手,甚至越卖越多,因为他中过100万大奖,尝到过甜头。

  这次中奖,徐超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把奖金直接拿去继续购买彩票,很快又赔光了。花光所有钱以后,徐超开始四处借钱,一开始是找亲朋好友借,之后就去找小额贷款公司借钱,为此妻子和他离了婚。

  离婚并不能让徐超悔悟,他依然每天沉迷在中大奖的美梦中,直到被讨债的人堵在家里。无奈之下,徐超去找母亲求助。

  徐超是家中独子,从小母亲就十分宠爱他,为了替儿子还债,徐父徐母卖掉了家中的一套房子,可是之后徐超并没有遵守承诺,而是继续购买彩票,甚至更加肆无忌惮。

  徐超借钱买彩票,父母卖掉房子替儿子还债,一次两次,直到老两口仅剩一套自住的。之后徐母因病去世了,但这之后,没过多久徐超就跟父亲提出,要将这上海唯一的一套房子也卖掉,徐父思考再三答应了徐超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