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绵海在审讯中表示:“2000年左右吧,我也是在这边打工的,一个安徽在那边打工的,我帮我搞一个身份,花了1200块钱那时候。”

  杨绵海为什么会被警方追逃,还要冒用他人身份呢?事情要从1998年6月10号晚上,发生在沪杭公路金山道口的一起交通事故说起。

  检察官表示:“他当时是驾驶一辆没有牌照的,也没有经过检验的农用三轮车,在经过金山这边一个收费站的时候,在民警已经设卡拦截的时候,他是将这辆车直接撞到了这个设卡的栏杆上,并且带倒了当时附近的民警”

  当天负责道口执勤是民警沈静龙,杨绵海说事发前民警试图用一节铁栅栏对他进行拦截。

  杨绵海在审讯中表示:“本来这个路是空的,这边他一下跑出来,这边拽了一个,那个栏杆是这样,他一拉,人这边一拽,我就撞到那铁架上去了。”

  证人徐某在采访中表示:“当时是去浙江拉蔬菜,车是空车,车上就我和另外两个人帮忙的,那个拖拉机刹车不好,一下撞在了栅栏上,那个警察正好一之手拿着栅栏就被带到了。”

  从当年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民警使用的铁栅栏,以及事发后,拖拉机的位置情况。确认了自己车上的同伴没事,杨绵海这才想起被撞的民警,这时他发现了倒在路边草丛里的民警沈静龙。意识到民警受了重伤,杨绵海紧忙爬起来去找人,这时,岗亭内执勤的另外两名民警也干了过来。

  杨绵海在审讯时表示:“等我从下边沟爬上来的时候,有两个,也是交警,穿着制服嘛,他把我抓着,问驾驶员是谁?我就说是我,把我的行驶证跟身份证都拿了,我叫他们赶紧救人,他们也下去救人了那时也比较怕,没经历过,没经过那么大的事情,也怕,我就乘他们下去时候我跑掉了。”

  虽然受伤的沈静龙被紧急送医抢救,但是终因伤势过重去世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亲人们无法承受。

  死者家属袁阿姨在采访中表示:“他们不告诉我们,只看见开车子的方向不对呀,肯定要到医院去对吧,没到医院去。再一个车子来几辆,叫我兄弟妹妹去,我们就觉得不对劲。家里小孩刚刚书读好……这时候真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