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鉴证实录|沪轨交旁雨夜杀人,嫌犯主动认罪口供与证据近乎完美契合,只因一个疑点翻盘

  雨夜伏尸。

  2008年5月24日凌晨4时许,大雨滂沱。轨道交通5号线东川路站的一名保安夜里起来例行巡逻时,发现沪闵路东川路附近的绿化带里躺着一个男人,脸上血迹斑斑。保安立即拨打110报警,闵行警方迅速赶到现场。

  经法医鉴定,这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已经死亡,其头部被钝器多次击打,后脑粉碎性骨折,前额也有多处打击伤,死亡原因是颅脑损伤。死者李某,本地人,在当地一家厂里当操作工。案发后,死者的电瓶车和身上的手机不知去向,警方判断,这很可能是一起抢劫杀人案。闵行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与刑警803重案支队联手成立专案组开始调查。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死者于5月23日晚上23时23分50秒从小区骑着一辆红色电瓶车出门,案发地距离小区不过一条马路,步行只要2分钟。也就是说,案发时间在23时25分左右。

  经全力侦查,2008年5月26日,曾有抢劫前科的犯罪嫌疑人周某落网。到案后,周某主动承认“5.23雨夜杀人案”系他所为。侦查员带周某到现场进行案件重组,周某详细讲述了他当日如何在黑暗中偷袭被害人,用作案的榔头将被害人打下车,被害人起来逃跑,他又追上去从正面击打被害人,被害人用手抵挡,但还是被他打伤在地,倒在绿化带里。

  周某的供述,与案发后现场留下的痕迹和被害人身上的伤痕完全吻合。经法医检验,被害人的手部有骨折,也符合用手抵挡的情节。

  嫌疑人的口供和法医鉴证结果完美契合,破案似乎唾手可得。

  但是,按照周某的交代,侦查员对轻轨沿线的绿化带展开地毯式搜索,却始终未找到作案凶器。不仅如此,侦查员还发现了一处新的疑点:案发在5月23日23时25分左右。然而,专案组在侦破过程中曾调阅过老中春路靠近铁路附近的一个监控探头,画面中犯罪嫌疑人周某和同伙闲逛着走过,当时的时间是23时45分,但周某没有推着那辆红色电瓶车。“如果这个画面是作案后,仅仅20分钟时间,周某显然不可能完成销赃,又和同伴飞奔到这个离案发地相当远的地方;但如果这是作案之前,又与案发时间矛盾。”时隔多年,侦办民警对该案件的转折点记忆犹新。

  侦查员判断,周某的供述有问题。经过反复做思想工作,周某终于坦诚,5月23日案子竟是他臆想出来的。据周某交代,23日深夜,他和同伙外出“搞钱”,24日凌晨时分,在东川路轻轨站附近,他一眼看到绿化带旁横着一辆没有上锁的红色电瓶车。就在他准备推车走人时,听到一阵手机铃声从绿化带里传来,过去一看,里面躺着个人,满脸是血,却“好像在打呼噜”。他迅速从这人身上的茄克衫口袋里掏出手机,推了车就逃之夭夭。

  只是顺手牵羊,为何要把杀人一事也揽到自己头上?周某称,他刚看过一个电视剧,里面一个小偷到一户人家偷东西,结果看到一个人倒在房间里,小偷上前一看,人已经死了,满手是血的小偷惊慌失措正要逃走,警察到了,认定小偷就是谋财害命的凶手。被捕后,周某想到自己曾有伤人劫财的前科,赃物又在自己身上被搜出,就跟电视剧里一样。“不要说你们会认为是我干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就是我干的。”反复思忖,他决定主动认了,态度好一点,说不定能判得轻点。在这种奇怪的心理驱使下,周某根据自己曾在现场看到的一切,臆造了案发的整个过程。

  原本明朗的案情,瞬时又陷入了迷雾。凶手究竟是谁,因何动手杀人?经过大量走访调查,专案组获悉死者妻子罗某已有了外遇,姘夫赵某是其打工餐厅的厨师。专案组循线展开调查,6月2日,赵某被警方依法传唤,同时,在赵某的宿舍发现了一双带血的皮鞋。经室友辨认,那双皮鞋正是赵某的。随后的法医检验报告证实,皮鞋上的血迹属于死者李某。

  面对确凿的证据,赵某终于交代了在姘妇罗某的指使下杀害其丈夫的经过。经两人谋划,2008年5月23日晚,他用自来水管当凶器,在李某上班路上对其痛下杀手。6月3日,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罗某捉拿归案。罗某到案后,对一切供认不讳。一起扑朔迷离的凶案终于真相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