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全职太太捅死英国高管丈夫宣判,记者连线当事律师:双方家属将争夺一对儿女

  据媒体报道,一位全职太太付某在两个孩子睡熟时,持刀刺死了自己的英国丈夫迈克尔。这起发生在上海的跨国婚姻命案7月9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付某被判无期徒刑,赔偿死者家属15万余元。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今天从死者父亲伊恩的代理律师处了解到,法院目前做出的是刑事案件部分判决,接下来伊恩将考虑提起民事诉讼,继续争取孙子孙女的抚养权。

  爷爷希望用谅解书“换”孩子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2009年,27岁的迈克尔被公司从英国派到上海,担任一家时尚购物网站高管。在上海,他认识了同公司担任童装导购员的付某,两人交往没多久便结婚了。婚后,付某成了一名全职太太,两人育有一对子女。

  2015年左右,两人因感情不和分居。在分居近两年后,迈克尔与工作伙伴林某相爱并同居。2017年3月20日晚8时许,付某携带尖刀与他人一起至迈克尔的居住地。入室后,双方发生争执,付某即持刀先后捅刺被害人林某、迈克尔数刀,致林某右上臂正中神经、尺神经及桡神经损伤,并遗留相应肌瘫(肌力3级以下)等,构成重伤;致迈克尔右侧颈内静脉离断、右锁骨下动脉及右肺上叶破裂,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案发后,死者迈克尔的父亲伊恩从英国赶到上海。“他的诉求很明确,就想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伊恩的代理律师,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洁告诉记者,伊恩曾多次表态,他愿意放弃民事赔偿,并出具对付某的谅解书,来换取孙子孙女的抚养权。而付某一方提出,希望在孩子成年之前每年都能来中国探望付某一次,这部分费用希望由伊恩承担,并交给伊恩聘请的律师或第三方机构保管。但伊恩认为,自己已经放弃了民事赔偿,不应该再承担这样一笔高额支出。据付某辩护律师计算,这笔费用约为55万元人民币。

  经过多次协商,双方始终未能达成一致。宣判前,伊恩表示放弃对付某的“谅解”。法院判决付某无期徒刑,赔偿死者家属人民币15万余元,赔偿受害者林某人民币29万余元。

  未达成协议双方将对簿公堂

  案件发生后,付某与迈克尔所生的两个孩子的命运受到各方的广泛关注。

  “这个案子去年11月开庭,在这之前两个孩子就已经被付某的哥哥送回湖北老家了。”刘洁说,伊恩多次往返中英两国,期间只见到孩子两次,每次时长只有一个小时左右。她透露,接下来,伊恩打算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争取孙子孙女的抚养权。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胡珺一直关注着本案进展,她坦言,这个案子涉及的抚养权纠纷非常复杂。“付某是孩子的监护人,这一点不因她杀害孩子父亲的行为而改变,只是她被判无期徒刑,所以无法履行监护职责。”胡珺说,我国相关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通常围绕着抚养权的归属在父母之间如何判定,对这种罕见情况尚未作出明确规定。“根据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祖孙之间的抚养义务排在第二位,具有对父母子女间抚养义务的替补性质,即被抚养人的父母伤亡或没有抚育能力时,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才开始承担抚养义务。目前双方父母都想要孩子的抚养权,所以由何某指定监护人的意定监护方式在本案中很难达成。唯一剩下的途径就是由法院指定监护了。”

  那么,如果起诉,伊恩获胜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很难说。”胡珺坦言,一般来说,法院在判决时会优先考虑两个孩子的利益,比如孩子是跟着外公外婆还是爷爷长大,跟着哪方对未来成长更有利等,因此伊恩要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其能给两个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从情理上来说,我希望孩子的监护权归爷爷;但从法理上来说,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监护顺位是并列关系,孩子跟着外公外婆也是合法的。”胡珺说,如果孩子年满8周岁,便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这会是法院重点考虑的因素。

  相关案例:丈夫杀妻后与妻子父母争夺抚养权

  胡珺说,本案发生后,她就检索了相关法律文书,只找到了一起相似的案件,是丈夫杀了妻子,与妻子父母争夺孩子抚养权。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这份“(2010)深宝法民一初字第1288号”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杨某南生前系黄某妻子,两人婚生女孩黄某某钰于2004年某月某日出生。2006年9月13日,被告黄某将杨某南杀害;2007年5月9日,法院判处被告黄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杨某南死亡后,女方父母与男方父母黄某坤、刘某玲于2006年9月21日签订了《协议》,约定黄某某钰由杨某南父母监护、抚养。2009年9月25日,深圳市宝安区民治街道银华社区居委会出具了《证明》,认为应由外祖父母作为黄某某钰的监护人履行监护义务。黄某作为孩子的父亲,不同意上述安排,主张自己的妹妹有能力并允诺抚养孩子。

  法院认为:自杨某南死亡、黄某入狱之后,黄某某钰一直跟随外祖父母共同生活,至今已三年有余。现两原告愿意并有能力抚养黄某某钰,且与黄某某钰的祖父母已就黄某某钰的抚养权问题达成了协议,该协议内容没有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因此本院准许两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兄弟姐妹是最近的旁系血亲,但在一般情况下对侄子女没有法定的抚养义务,因此不认可黄某提出的请求。判决驳回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