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广早新闻近来连续关注了春运的话题,尽管春运要到21号启动,但抢票已经开始。自2011年12306网站上线运营以来,互联网购票已占7成以上,不少互联网平台也从中嗅到商机,推出了各种加价抢票服务,尤其是进入春运时,面对有限的车票,抢票软件更成为不少旅客的选择。如何看待“抢票软件”?东广微话题来听记者常洛的报道:

  (每年春运时,大概是抢票软件“最红火”的时候。记者登录某平台,选择了2月3日上海至徐州G1122车次,二等座,票面价格为279元,通过抢票软件,一共支付了329元,有50元的价差。记者查询还发现,如果购买平台VIP超级会员,抢票成功率会提高到72%,还提供所谓专人一对一抢票等服务。

  谁花钱多,谁得票机会大,抢票软件自出现之日起就备受争议。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市场供求的体现。

  [他比拼的是一个网络速度,相当是一种付费服务,从不对称的信息,或者从不对称的渠道,获得的盈利,而现在这种付费服务,至少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也有人认为,加价抢票,和黄牛没有区别。

  [单纯从公平的角度来讲,它本质上就是黄牛。都是通过加价的方式。])

  那么,抢票软件背后的运行原理是什么?真的不存在法律风险吗?我们继续来听报道。

  (城市数据团发起人汤舸在昨天参加电台《市民与社会》节目时说,目前抢票软件主要是以爬虫软件的方式,通过高速查票频率和验证码识别,一旦检测到余票就迅速锁定,由于人的手速度和计算机运算速度根本没有可比性,大大降低了普通人得票的几率。

  [有了爬虫以后看上去是十万个人在抢票,有可能是一亿个人在抢票,技术就是用在什么样的领域里面产生什么样的问题。]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律师说,相比传统黄牛,网络平台以买票者提供的个人身份信息抢票,更像是一种代购,目前,监管部门尚未对抢票软件行业有明确规定,但不意味着没有法律风险。

  [是不是说就没有法律风险了呢?也不一定,海淀法院刚刚判了一个案件,一个公司用爬虫软件“爬“人家的视频数据,价值两万块钱,最后被海淀法院判决刑事罪名成立,借此也呼吁一下,那些技术的同学们也注意一下风险,尤其是判例的风险。])

  “加价抢票”实在是无奈之举。不过我们要提醒还没有抢到春运车票的朋友们,12306官方网站也有推出购票服务新功能。

  2019年春运期间,铁路部门选取部分运力紧张方向列车的长途区段,在12306网站(含手机客户端)上线“候补购票服务”功能。其速度、成功率都将优于抢票软件,且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每位用户可提交1个候补订单、选择2个相邻的乘车日期、预订3张车票。需要提醒的是,由于同一候补订单中可选择2个相邻的乘车日期,而每个乘车日期又最多可包含2个不同“车次+席别”的组合需求,因此每名用户最多添加4个候补需求,即为四种不同日期、车次、席位的“购票组合”。最后祝愿大家都能够顺利买到春运期间的车票,早日与家人团圆。

  以上是今天的东广微话题。

  热点新闻:

  上海这些科学家荣获2018国家科学技术奖 名单一览

  房租抵扣个税引发房东担忧 上海不强制缴纳房屋租赁税

  有轨电车站旁有500多块状如墓碑水泥柱 交通部门释疑

  沪上羊肉进消费旺季每斤涨至35元 网友:羊贵妃驾到

  黑电台夜间推销性保健品低俗不堪 监测车一夜定位4个

  天气预报:

  申城今晨局部有小雨夹雪 预计周五降水将更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