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内对这样的头发还有另一种称呼,叫“处女发(virgin hair)”。

  处女发指的是那些未经烫染的、年轻女孩头上剪下的头发。她们的头发经得起漂洗、烫染和定型,中年人的头发不但脆弱还往往掺着白发,这种白发染不上颜色。

  “处女发”中品质最好的是中国偏远山区女孩的头发。过去人们都到山沟沟里收头发,水土养人且很少烫染,对头发的损害才低。

  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一摸就知道这头发是云南的、福建的还是印度的——“行家里手,一摸就知道”,行业里流传这么一句话。在不少人看来,处女发做出来的假发,精气神都和别的假发不一样——戴上好像能显得更年轻。

在印度,把头发供奉给寺庙的女性。在印度,把头发供奉给寺庙的女性。

  而许昌的整个假发产业,就是从走街串巷收头发开始的。

  假发公司龙生源如今每个月有上千万元的假发销售业绩,其创始人郑永强早年就是收头发出身。

  他16岁跟着亲戚坐绿皮火车跑遍全国各地收头发,带着一把剪子、一面镜子、一把尺和一杆秤,有人要卖就给对方简单剪剪,再拿回许昌粗加工。有的卖给戏子古装,有的卖给国外假发厂——小时候他家里做饭,掰开馒头有时能吃出头发。

  在许昌,像郑永强这样收头发起家的人很多。假发公司瑞贝卡的创始人郑有全,原先也是街头巷尾收头发的小贩。人们收来的头发简单处理后用麻绳捆好扎把,叫做“档发”。

  最早关于许昌收头发的传说是在清朝。1900年一个德国商人到了许昌,用女人针线活需要的“飞马牌”钢针与她们换头发,再转手将人发卖到欧美换取利润,后来这一生意便流传下去。《许昌县志》里曾记录许昌西边泉店村收头发的盛况:“1982年以前,泉店街道两侧都是买卖头发的人,街上从事头发交易的就有二三百户人家,还经营有猪鬃、马尾等。”

  不过现在,那些走遍大江南北收头发的人渐渐没了生意。

  中国人均收入提高,愿意卖头发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国家,许昌的假发大厂们在印度、巴基斯坦和越南等地都有自己的真发采购公司。瑞美真发工厂里的那些“黑色黄金”,就是从这些地方采购而来的,中国的人发越来越难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