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顶假发能售价上万?

  李一迪到假发公司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工厂参观工人们如何处理收来的头发。

  “在工厂,收头发后会第一步筛选,有的收来的头发里有白发,他们会’挑白条’,把杂质挑出来。”他对界面新闻说,“整理好以后消毒,然后根据假发生产需求,去色漂染成不同颜色,再烫熨、弯曲,用钢管卷出不同的弧度,卷完以后进烤箱定型。之后工人把头发拍平,区分发梢发尾,最后是梳理。”

  “一定要梳到不掉头发为止。”他强调说。

  李一迪在这家假发公司的工作是内容营销,帮助这家公司把假发卖出去。但他必须熟悉整个假发制作的流程,这是李一迪到岗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

工人们正在把处理好的头发打成发片,方便下一步织到发网上。图片拍摄:刘雨静工人们正在把处理好的头发打成发片,方便下一步织到发网上。图片拍摄:刘雨静

  头发处理完之后,工作才进行到一半。工人需要将头发缝到发网上去,一种是机器像订书机一样缝上去,一种则是手织。

  全手织的头套需要工人一针一线钩到人造头皮上,一个针眼钩2到3根头发不等,整个头套需要钩至少2万3千针,“就像个艺术品,”彭松说。

  一顶全手织的假发哪怕是熟练工人也要20天才能完成,它的价格自然都是千元人民币起步,贵的能卖到上万人民币。负责全手织的工人也是工厂里收入最高的,一个月能在当地能赚四五千元。

  李一迪在许昌目睹的一切,只是假发全球贸易当中的一环。这些机制和手织的发套,完工后将被小心地套上发网和保护袋,卖到美国、欧洲和非洲的黑人手里。

正在将假发勾到发网上的工人。图片拍摄:刘雨静正在将假发勾到发网上的工人。图片拍摄:刘雨静
勾了一小半的发网,未完工。图片拍摄:刘雨静勾了一小半的发网,未完工。图片拍摄:刘雨静

  许昌假发得以在全球市场发迹,一方面便得益于黑人对于假发的刚需,另一方面也是当今电子商务与国际贸易运作方式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