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写]放弃上海40万年薪,去卖假发给黑人

  在上海工作的李一迪出入高档写字楼,是奢侈品牌的社媒营销主管,年薪在40万以上。去年年末,他突然作出一个决定——离开上海,去河南许昌卖假发。

  李一迪的朋友们都觉得他疯了。他的室友以为他被传销机构忽悠,赌他一定会回来。室友帮李一迪付了三个月的房租,空着房间等他撞完南墙。

  李一迪倒是下定了决心要去。找到他的是许昌的一家假发公司,这个中原小城的生活节奏和行事方式都与上海不同,不过那家公司开出的工资和福利相当诱人,并不亚于上海。

  “卖假发这么挣钱?”李一迪心里带着疑虑和兴奋动身了。上海到许昌没有直达高铁,需要飞到郑州再转乘大巴才能到。但在这里,数以万计的人们正利用Amazon、Ebay等平台和全世界做着假发生意——收购人发、生产假发,再卖给美国、欧洲、非洲等地的黑人。

  从那一刻,李一迪正式成了许昌假发生意中的一员。

  你永远不能随便摸一个黑人女孩的头发

  李一迪需要面对的客群是对假发有需求的黑人朋友。事实上,在许昌,几乎超过八成的假发都被黑人买走。

  对于黑人女性而言,假发是生活必需品。你能想到的非裔明星和公众人物的头顶,很多都是“假”的——无论是米歇尔·奥巴马端庄的齐肩短发还是蕾哈娜的各种顺滑波浪造型,多数时候都得靠假发完成。

Michelle Obama的大多数造型都是假发。Michelle Obama的大多数造型都是假发。

  黑人天生粗硬卷曲的发质让她们注定无法拥有一头好打理的头发,他们的头发长长后会变成钢针一样的爆炸式蓬松卷发。几乎没有黑人可以免于这种基因造成的发质问题,很多男性会将头发剃短或编成贴着头皮的小辫,而女孩只能戴假发。

  渐渐地,黑人对于原生发型的改造,便带着对社会标准女性审美的妥协:为了让自己拥有和白人一样的性吸引力,摆脱曾经的奴隶地位。早前米歇尔·奥巴马总是假发出镜时,便有黑人女性抗议:为什么她不能以真发示众,为所有非裔美国女性正名?

黑人女性自然的头发通常是蓬松卷发。黑人女性自然的头发通常是蓬松卷发。

  在黑人社交圈中,假发也是一种隐形财富证明,意味着你有财力打理自己的发型——有人甚至为了不弄乱自己昂贵的假发趴着睡觉。黑人男孩都知道约会时不能随便摸黑人女孩的头发,捋下的每一根都是钞票。“所以我就觉得还是跟白人姑娘约会更亲密啊,至少可以抚摸她们的头。”有非洲男孩开玩笑抱怨。

  许昌产出的假发某种程度能让黑人姑娘们重新找回自信,李一迪觉得这是刚需。

  这些假发从几十美元的周抛型发套、到上千美元的全真发手织发套不等,做工精细的已经逼真到,头顶露出的头皮和鬓角都由细密的蕾丝网织成,肉眼难以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