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在地面架设起气垫,24楼的风太大,很大程度上是在赌运气。

 要解开死扣,关键是找到阿威。然而,阿威电话不接,根本联系不上。

  “我们正在帮你找,他可能在哪里?”

  “洗澡房,KTV,他肯定在那里,他最喜欢了。他是个骗子,这些年来,他吃我的用我的,我为他堕了两次胎。他有老婆,他骗我,他拐走了我的女儿。”

  鉴于阿威联系不上,民警只得“曲线救援”,联系到了阿威的母亲。阿威的母亲在电话中明确表态,第二天天一亮马上把小晶的女儿送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小晶的情绪缓和了一些。

  可是没多久,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又暴躁起来:“要还钱,写20万欠条,我还要告他坐牢。我一定要见到他,不然就跳下去。”

  时间在流逝……寒冷冬夜,24楼实在太冷了。一个醉酒的女孩,抱在栏杆上能坚持多久?谁也没有肯定的答案。

  “一定要装作找到了阿威,”民警沈永华当机立断,假装用手机联系上阿威,并称半小时就能赶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