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审开庭

  朱晓东辩方:被告系自首建议从轻处罚

  2018年12月13日上午,该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审中,朱晓东上诉辩称其并非预谋杀人,系自首,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对于朱晓东提出达到自首情节,樊顒解释,从一审判决书来看,上海二中院已经在量刑时对自首情节予以考虑,但出于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尸体等行为,因此仍给出死刑判决。

  至于是否为非预谋杀人,在樊顒看来,朱晓东作案前曾购买书籍《死亡解剖台》,并在案发当天购买摄像头等,此类行为难证其非预谋杀人。

  此外,据媒体报道,在二审现场,朱晓东一方辩护人提交了一组杨俪萍的微博作为新证据。辩护人认为,本案属于因婚姻家庭矛盾而引发的突发性犯罪,且杨俪萍生活中偶有厌世等极端情绪。朱晓东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朱从轻处罚。

  对此,检察机关在庭审中回应,辩护人提供的新证据与本案事实之间缺乏关联,且由几条微博推断杨俪萍的行为也缺乏客观证据。原判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受害人杨俪萍身前居住的卧室 杨敢连供图受害人杨俪萍身前居住的卧室 杨敢连供图

  二审今日宣判

  被害人父亲:不求赔偿,只希望维持死刑判决

  如今,距离二审开庭已过去近7个月时间,杨俪萍也已下葬。但留给杨敢连夫妇的,仍然是对女儿无尽的思念,“孩子房间里的东西都整理清空了,怕老伴儿睹物思人。”杨敢连说。

  杨敢连介绍,女儿出事后,自己都睡在女儿的房间,闲下来时就看看女儿的照片。而事发至今,杨敢连告诉记者,朱晓东家人从未联系过自己,也并未表示道歉。

  对于即将到来的宣判结果,杨敢连告诉记者,杨家10多个亲友都会去现场旁听宣判。

  “我们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只希望能对朱晓东维持一审死刑原判。”杨敢连说,不要求对方经济赔偿,只希望将凶手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