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一老人收废品太多蔓延至弄堂,保洁公司整理出三卡车废品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在上海市三德小区内,唐先生收集的废品从家里“蔓延”至弄堂,如今他只能睡在户外的弄堂里。 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拍摄 邓玲玮 剪辑(00:36)

  唐先生收集的废品从家里“蔓延”到了弄堂。

  7月10日中午,上海下着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三德小区看到,石库门建筑被雨水洗刷得颇为干净,而在弄堂深处有一处通道内堆放着许多杂物,包括收纳箱、纸箱、玻璃瓶等,这些杂物的最上面放着两把撑开的伞。

  三德小区位于上海市黄浦区新昌路345弄,属于石库门建筑,弄堂并不宽。唐先生现年71岁,是上海仪电社保服务中心市中分部退休人员,喜好收废品已有10余年。废品太多,家里放不下,他便将废品堆在了弄堂里,这引起了邻居的不满。

  2017年始,街道网格中心与居委联手,不定期对此进行整治,但过程中存在街道不断整治、唐先生不断将垃圾捡回、周边邻居不断投诉的拉锯现象。7月10日下午,街道对该情况再次进行联合处置。小区保洁公司进行了现场清理,整理出三卡车的废品。

唐先生收集的废品从家里堆到弄堂。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图唐先生收集的废品从家里堆到弄堂。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图

  “房子小,两个灶批间加一个阁楼,总共15平方米不到,收来的废品主要是用来卖的,家里放不下了。”唐先生带着记者参观了他家,相邻的两个门洞里,他各有一间灶批间,全都堆满了废品。

  记者看到,其中的一个门洞内楼上的阁楼也是他家,里面也堆满了废品,“我以前就睡在这个阁楼里”,唐先生指了指楼梯当中被一件衣服挡住的阁楼。如今,唐先生就睡在户外的弄堂里。

  杂物从家里“蔓延”至弄堂,对会否影响邻居通行和生活,唐先生说,“应该说,对邻居没什么影响,我怎会去影响人家?我每天都会去卖掉废品,能卖都会卖,但今天下雨,淋湿的废品,人家不收的。”

  此时,正下着雨,天气潮湿闷热,唐先生套着外套,正坐在弄堂里休憩,除了他坐着的木头沙发,旁边的两张木制椅子上摆放着饼干盒、切片面包、毛衣等,椅子周围是木头、饮用水瓶、行李箱等。

  虽然唐先生不认为他收废品的行为影响到邻居,但邻居并不都这么认为。

  附近邻居说,唐先生放在弄堂里的废品,堵住部分通道,走路不方便。唐先生是个老实人,他就这爱好,但这么多废品收着,影响环境卫生,这么多年来,也会有相关部门运走他的废品,然而时隔不久,他又会收集来新的废品堆满。

  唐先生说,他退休后开始收废品,是因为要“废物利用”,之前的餐具、电饭煲等都被他人丢弃,“他们趁我睡着不注意扔的,我就放在家门口这堆东西里的,这个电饭煲是我后来捡来的。”唐先生指着手边一个小电饭煲说。

  澎湃新闻记者从南京东路街道获悉,唐先生在新昌路345弄有两间房屋,面积分别为5平方米和4.5平方米,未婚,孤老。其父2004年病故后独居,他是上海仪电社保服务中心市中分部退休人员,退休收入为每月5646元。

  南京东路街道有关人士表示,唐先生在其父生病期间开始每天在小区拾取别人丢弃的垃圾,在小区及周边的垃圾厢房翻寻垃圾,均拿回并堆置在家门口,不做任何处置,情况持续至今。小区保洁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每天小区清扫时也被他阻止。唐先生家中也堆满垃圾,甚至发生过自己在家里垃圾堆跌倒无法起身,危及生命的情况,幸而居委及时到现场处置,送其就诊。

  2017年始,街道网格中心与居委联手,不定期对该处进行整治,在整治过程中,唐先生很不配合。这段时间,存在着街道不断整治、唐先生本人不断将垃圾捡回、周边邻居不断投诉的往复拉锯的现象。

  街道有关人士透露,居民区试图劝说陪同其到医院检查是否有心理疾病,当事人坚决拒绝。

  由于对检查疾病缺乏强制法律依据,对家中所藏的垃圾强制清理缺乏法律依据,所以街道和居委只能坚持整治其户外堆物,对于长期突出的邻里矛盾,已经给予关注和调解。

  7月10日下午,街道对该情况再次进行联合处置。南东公安派出所向房屋所有人(责任单位-上海端正物业公司)开出《消防监督检查意见通知书》,物业管理人员、派出所消防警对唐先生进行了告诫谈话并送达《整改通知书》,小区保洁公司进行了现场清理,整理出3卡车的废品。

  上述人士表示,鉴于当事人可能心理状况不健全,居委将加强关注,防止当事人状态偏差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