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法学专家看“迪士尼公益诉讼案”: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殊为不妥

  近日,华政学子小王同学对垒上海迪士尼,直指后者禁止外带食品涉嫌违法。作为消费者的民众,天然地被代入原告立场,网上赞声一片。昨日,迪士尼回应称,关于外带食品与饮料的规定,与中国的大部分主题乐园以及迪士尼在亚洲的其他目的地一致……也就是说,迪士尼官方并不认为自己有问题。

  以下这篇小文,纯粹是一篇法律技术帖,希望有助于丰富民众对于法律的理解。当然,如果还有助于该案的妥善解决,则是幸甚之事了。

  首先,必须赞赏这名法科大学生。学以致用,践行法治,推动社会进步,功德无量。当然,研习法律者,无不服膺于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的训诫:法律是不受激情羁绊的理性(The law is the reason free from passion)。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的,不是情绪化的表达,而是言之有据的说理。

  案情非常简单,梳理说来,法律点如下:其一,禁止食品外带的告知义务,是否已经适当履行?其二,禁止食品外带的管理规则,本身是否合法?其三,迪士尼在欧美国家允许外带食品,而在日本与中国则不允许,是否构成了歧视待遇?其四,迪士尼是否有权搜查游客的身体与背包?其五,本案的真实诉请是什么,应当如何处理?

  迪士尼是否适当履行了告知义务?

  这一问题并不涉及规则的合法性。原告小王主张,他通过一款App购买门票,但该App并没有禁带食品的提示,但上海迪士尼官网的“游园须知”规定,食品、酒精饮料、超过600毫升的酒精饮料,不得携带入园。由此构成第一个争点。

  “游园须知”,是迪士尼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属于典型的格式条款。

  我国《合同法》第39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必须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另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进一步规定,“经营者必须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

  而什么是“合理的方式”?我国《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6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对格式条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内容,在合同订立时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格式条款予以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条所称“采取合理的方式”。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对已尽合理提示及说明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中国游客多年来形成的旅游习惯是自带食物,因而,迪士尼禁止外带食品入园,改变了老百姓的传统认知,当属“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必须履行充分的告知义务。而何为充分?按照合同法司法解释二,必须是“足以引起消费者注意”,应当考虑以下要素:第一,关于告知途径:在售票窗口、官网、微信及所有的第三方售票平台上,都必须以显著方式突出此条规定。第二,关于告知时点:必须在消费者做出买票决定之前告知,以保证其做出的是知情的决定(informed decision),而不能是事后告知,更不能是准备入园之时才告知。第三,关于告知内容:告知的内容必须清晰可辨,不存在争议。例如,迪士尼的“游园须知”规定禁入的是“食品、酒精饮料、超过600毫升的酒精饮料……”,这里的食品,应当理解为包括饼干、面包等一切食品(后文将论及合法性问题),但并不清楚的是,婴幼儿的辅食是否允许带入。如果再看“游园须知”的后面一款规定:“罐装或玻璃容器”(小型婴儿罐装食品除外)也不得入内,综合来看可以得出结论,禁止外还的食品,不包括婴幼儿的辅食。

  在该案中,小王同学主张,其购买门票时,那款App并没有以显著方式告知不得带食品入园。这里需要考察的是,该款App的运营方与迪士尼公司存在何种法律关系,从而判定后者是否尽到了充分告知义务。如果没有尽到,则小王可以重大误解为由,在入园之前主张撤销合同,即要求退票。

  然而,该案最为核心的问题是,迪士尼的上述规定是否无效?如果无效,则其后果就大大超越了退票的范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