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借1600余万元拒还753万元本息 逃匿老赖被判刑2年

图说:赵某在新疆乌鲁木齐石河子火车站站前广场被铁路派出所民警抓获。普陀区法院 供图图说:赵某在新疆乌鲁木齐石河子火车站站前广场被铁路派出所民警抓获。普陀区法院 供图

  新民晚报讯 (特约通讯员 贺天牧 记者 江跃中)赵某利用自己是金融人员的从业优势,骗得巨款不还,在判决后依旧不履行还款义务,还在大量办理信用卡,以卡养卡,以此为自己今后躲藏逃匿打好“经济基础”,普陀区法院执行法官通过多方努力,将赵某在新疆抓获。日前,赵某因拒不执行判决罪,被判刑2年。

  两手一摊不肯还钱

  赵某曾经从事金融行业,从2007年开始,其以有亲戚担任证券公司副总急需揽储为由,并承诺支付每月2.5%的借款利息,四处游说寻找借款,最终阿菊“上钩”,借给他1600余万元。一开始,赵某还能够正常如期偿还本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出现延期甚至不还款的情况。最后他索性两手一摊,告知阿菊自己已经无力偿还。

  无奈之下,阿菊将赵某诉至普陀区法院。2014年7月16日,经终审判决,赵某应当归还阿菊753万元本金和相应利息。后因赵某并未及时履行判决内容,阿菊遂向普陀区法院申请执行。

  列入失信人员名单

  2014年7月31日,执行立案后,普陀区法院执行法官第一时间发出执行通知,责令赵某如实申报个人和家庭财产。赵某表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无工作、无固定居所。执行法官遂依法对赵某启动财产查控,冻结了其名下所有银行借记卡,但每张卡内余额均不多,同时对其采取列入失信人名单和限制高消费的强制执行措施。

  正当执行陷入僵局之际,申请执行人阿菊向执行法官提供了重要财产线索:赵某在诉讼前夕,曾出售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应该有房款可以用以执行。执行法官第一时间联系赵某了解情况。没想到赵某说自己卖房子的钱已经没有了,一部分用来还债,另一部分用来偿还信用卡欠款。

  考虑到出售房屋获得款项金额高达数百万元,如此巨大的金额为何没有在此前查询的借记卡流水中留下痕迹?为什么将大部分卖房钱款用于偿还信用卡账单?一连串的疑问让执行法官心生疑窦,随即展开对赵某信用卡使用情况的排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仅2014年上半年,赵某在某银行信用卡消费金额就高达上百万元,且消费次数频繁。如此频繁且大额的信用卡消费,表明持卡人赵某应该有相当的还款能力,怎么会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呢?

  玩“躲猫猫”消失无踪

  执行法官顺藤摸瓜,继续深入调查,发现赵某名下竟有数十张信用卡,且每张卡的刷卡频率、累计刷卡金额都很高。为了核实证据,执行法官先后赶赴各相关银行信用卡中心、刷卡频率较高的商家开展调查后发现,赵某多次在上海某知名商厦刷信用卡消费。而且,赵某在涉诉案件进行执行阶段期间,即2014年8月9日和2014年10月3日,两次以现金方式购买该商场消费卡共计人民币40万元。根据这些情节,2015年3月16日,普陀区法院依法对赵某作出司法拘留15天的决定。司法拘留期结束后,赵某不但没有履行还款义务,竟然还玩起了“躲猫猫”,消失得无影无踪。

  “以卡养卡”生活自在

  综合赵某有履行能力、隐匿财产、刻意规避执行等多种因素,执行法官认为其行为已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遂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历经3年网上追逃,“狐狸终于露出尾巴”,赵某最终在新疆乌鲁木齐石河子火车站站前广场被铁路派出所民警抓获。据赵某交代,因被列入失信人名单,他无法乘坐高铁、飞机。自作聪明的他坐“绿皮”火车、汽车,从上海逃到新疆,殊不知他购买火车票的行为被公安机关掌握。

  普陀区法院认为,赵某对法院生效判决有能力履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年。宣判后,赵某服判,该案判决生效。与此同时,执行法官表示,虽然赵某入刑,但后续对案款的强制执行丝毫不会松懈。

  那么,赵某拒执行为有哪些?他又是如何自作聪明“以卡养卡”自在生活?

  赵某在执行期间,不仅没有如实申报个人和家庭财产,还在诉讼前夕变卖房产大肆消费。他利用自己曾是金融从业人员、熟稔信用卡消费模式的优势,办理了大量的信用卡额度,做起“以卡养卡”的勾当,通过在商场代刷信用卡,套取一部分现金,用以支付其他信用卡的最低还款额度,以此激活手中大量信用卡的信用额度,用以开展更多的信用卡代刷活动,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保障自己手中有一定的现金,在银行借记卡被法院冻结的情况下,也能自在生活,在具有履行还款能力的情况下拒不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