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细思极恐!沪上多家早教机构相继跑路,背后竟是幕后黑手预谋已久!

  今年以来,沪上幼儿培训机构频现“关门”潮。

家长曝上海培正逗点早教中心多家门店突然关门家长曝上海培正逗点早教中心多家门店突然关门

  给宝宝在培正逗点报了托班,谁知没上几次课就关门了;转到宝知成,没几天也关门了;再转到凯瑞宝贝,竟然也关门了……不久前,一些家长花了1万余元至数万元不等购买了托班服务后,却在3家教育培训机构之间辗转,且这3家培训机构相继关门!课程无人接手、孩子无处上课,更不知找谁去退钱……这样的经历,令许多家长欲哭无泪。令人震惊的是,这“关门潮”并非机构经营不善,背后竟然有着“套路跑”的黑手!

  日前,新民晚报和其他媒体揭露了“套路跑”的真相——有一拨人专以经营不太稳定的教育培训机构为目标,以收购股权的名义,将教育培训机构弄到手后一方面赚取账面资金,另一方面在“零投入”的情况下继续销售课程,迅速“榨干”剩余价值,直至被租赁处的物业断水断电锁门。据粗略统计,今年申城被一家名为“BO教育联盟”的企业以“套路跑”运作关门的教育培训机构已多达14家,包括培正逗点、馨哈早教、巧恩美语、宝知成、凯瑞宝贝、花园宝贝、维乐教育、梓音艺术空间、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等。受害家长数以千计。

位于国定东路273号的“凯瑞宝贝”总部大门紧闭位于国定东路273号的“凯瑞宝贝”总部大门紧闭

  这些机构做的大都是学龄前,特别是0-3岁年龄段的早教培训,从综合类到英语类、艺术类以及科技类都有。9月以来,申城多家提供乐高课程的培训机构成为了“操盘”关门的新目标。在一些育儿论坛上,家长们纷纷讲述自己的遭遇:有家早教机构,一夜之间所有上海的店面都关门了,有的家长头脑一热报名三年课程,损失四五万。家长们自发组织了维权群,但是,东奔西走几个月,却毫无结果,只是被要求等待。“维权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耗不起。”“套路跑”的欺诈对象不仅仅是家长,教师和员工也成为受害者。某早教机构的一名员工,在关门后被“调”到多个门店继续售卡,业绩不菲,然而他今年6月的工资到9月初仍未拿到。

  明知是“套路”,为何治不了?原因在于“套路跑”钻了监管的空子,当事人在运作中对于法律责任和账目往来均进行了“切割”。 如某联盟名下有不同的公司,以A公司“接盘”后,会用B公司与物业公司签续租协议,用C公司与家长签培训协议,收款方则可能是D公司。相关部门介入时难有“抓手”,无法定性为“诈骗”,缺乏打击手段。而参与人员分工明确,有人专职负责“善后”,即关门后出面与家长周旋;有人专做“顶包法人”,即股权变更后出面担任新法人,甘当“失信人”,死猪不怕开水烫……记者采访中发现,尽管“套路跑”已是培训行业的公开秘密,甚至核心操盘手都知道是谁,但行业乱象依旧没有得到治理,幕后黑手正在瞄准下一个目标。

  “套路跑”的狡猾手法和恶劣影响,让人联想到了前几年的“套路贷”。曾几何时,“套路贷”刚出现时,同样披着“民间借贷”的外衣,合同、欠条、银行流水都证明是“借贷事实存在”,团伙不仅采用威胁、暴力等手段逼债,甚至还利用了民事诉讼、仲裁和公证等司法手段来“下套”,达到侵占他人财产的目的。

  起初,面对“套路贷”这种新型案件,执法机关也因证据不足而难以打击。借了几万元,要还上百万;借了十几万,赔了一套房……“套路贷”受害者越来越多,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2018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下发文件,对“套路贷”犯罪认定、审查、防范与鉴别机制等作出规定。全国各地公检法机关联手重拳出击,“套路贷”这一违法犯罪活动终于得到了遏制。在扫黑除恶的强大攻势下,“套路贷”这一黑恶势力已无藏身之所。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让孩子得到丰富多样的早期教育、课外培训,也是家长的最大心愿。教育培训近年来蓬勃发展,岂容“套路跑”这一害群之马来阻碍其健康发展?或许,“套路跑”是钻了监管的空子,或许,“套路跑”手法高明,但无论伪装得如何巧妙,只要是侵害了广大群众的利益,对社会造成了危害,就必须下力气惩处,也一定有办法惩处。

  绝对不能让“套路跑”的操盘手再逍遥法外了!期待政府各部门联手,及时查处、整治,还教育培训行业一片清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