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出警民警的回忆,男主人家有一名司机,狗可能是被他偷偷转移了。虹莘路又一次出现在方俊杰的面前,但这次他要查找的目标是转运肇事犬的车辆。民警们锁定的那辆司机开的哈弗,果然出现在虹莘路淀浦河桥墩底下。据此,方俊杰还原了狗主人精心设计的藏狗的路线。根据方俊杰的推理,肇事犬已被狗主人家的司机转运走,于是再次找到狗主人,希望他主动配合,说出车子和狗的去向。然而狗主人依然不承认自己有藏狗的行为,方俊杰只能从司机身上寻找突破口。此时已是晚上10点,距离案发已超过三个小时。这个夜晚注定是漫长的。

  晚上10点半,司机在警官的反复催促下姗姗来迟。也许是迫于老板在场的压力,也许是护狗心切,司机明显表露出了慌张的情绪,矢口否认狗的去向与自己有关后,也不愿正面面对警官,久久不肯下车,连车窗都只开了一半。在派出所内,民警给司机看了一段现场的监控视频,让一直还蒙在鼓里的司机看清了事件的发生经过,地上的鲜血,受伤者的伤势,视频里这惊险的一幕幕,让先前还没有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他,终于松了口。一场跨区的缉狗追捕行动正式打响。顺着司机交代的路线,抓捕车辆从闵行区一路开到了松江区明中路上的一家宠物训练学校。

  历时五个小时,肇事犬终于在咬人后被带回了古美路派出所。而此前种种不配合的狗主人,这个时候主动表示会给自己的爱犬送吃的过来。接近凌晨1点,处理完伤口的受害者来到派出所做笔录,血迹斑斑的上衣、痛苦不堪的表情,着实令人同情。伤者来到派出所,与狗主达成和解。女狗主哭泣道歉。狗主人护狗心切,担心自己从小带大的狗在收容之后遭到处理。但是,自家的宠物再宝贵,也不及人的性命和安全珍贵。

  第二天,在派出所民警的协调下,被害人、狗主人双方又一次坐在了一起,街道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也应邀主持了这场调解。调解协议中约定,狗主人张先生会负责伤者的全部医疗费用,包括一周后的肌腱修复手术和后期的植皮美容手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