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威纳属于《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禁止个人饲养的烈性犬,但是这只肇事犬的养狗证上标明的是杂交犬,这其中是否存在着管理漏洞?肇事犬被公安机关依法收容,同时警方对狗主人进行了严厉的训诫并处以行政处罚,然后展开进一步调查。

  但是,狗主人坚称,他养狗的时候并不知道这是只烈性犬,而且他也办出了养狗证。在上海,要办出一张合法的养狗证,首先要给狗打狂犬疫苗拿到免疫证,然后每年都要带狗到有资质的机构进行年审。那么,这只肇事的烈性犬又是怎么拿到养狗证的呢?古美路派出所的民警们继续深入调查,找到了给肇事犬打免疫针和办养狗证的两家宠物诊所。

  经查曾经有三家涉事的宠物医院对狗进行了犬证跟免疫证的办理。2018年年初的时候,当事人带涉事犬去宠物诊所进行一个犬证和免疫证的一个审核,当时该犬是差不多三个多月大,符合是最低审核的标准,但是三个月的杂交狗无法分辨该狗的确切品种,所以当事人顺利拿到了涉事犬的犬证和免疫证。

  初次办理狂犬病免疫证和养狗资格证时,狗的品种信息都是由狗主人自己填写,办理机构进行审核。肇事犬作为杂交犬,当时无法对它的真实品种进行核实,可以说情有可原,可是当一年有效期到期需要进行第二次年审的时候,肇事犬已经长得非常巨大,并且明显具有烈性犬特征,为它进行年审的机构,为什么能给通过呢?

  原来,狗主人在禾荟诊所先给狗打了狂犬疫苗,打针的并不审核狗是不是烈性犬;但是因为禾荟诊所没有办理免疫证的资质,又给狗主人介绍了另一家有资质的菲拉凯利诊所。按照规定,即使打了疫苗,开具免疫证也需要现场看狗,这一点已养狗多年的狗主人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去菲拉凯蒂诊所办证和年审时,并没有带狗。据了解,不合规的狗也能打疫苗,但无法通过年检,狗主人为此特地钻了空子,他在打完疫苗后带狗离开,等工作人员换班后又独自前来,称刚刚在这里打完疫苗并拿出证明。当时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菲拉凯蒂诊所在没有看到狗的情况下,仅凭狗主人拿出的免疫证就给他审核通过了,这明显是违规的。

  事件中涉嫌违规操作的两家宠物诊所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因为这一次的事件,2019年8月,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对于初次办证犬只将建立“二次过滤”回访机制,会同兽医畜牧部门及免疫点,对新办《养犬登记证》的养犬人在三个月后进行回访,及时发现、剔除因辨识不清而漏网的幼年烈性犬。同时规定,今后杂交犬在办理免疫证明及养狗证时,必须写清具体杂交的品种。这一系列措施从源头上堵住了家养烈性犬的隐患,烈性犬伤人事件因此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