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唐检察官:“为什么让被害人下载whats app?从犯罪嫌疑人的角度来说,如果他使用国内的即时通讯工具,包括微信、QQ来与被害人联系的话,那么后期在案发之后,公安机关是能够从相关的公司调取到一些证据的。所以犯罪嫌疑人从规避调查的角度,他们推荐受害人国外的即时通讯工具whats app,来进行一个沟通交流。因为这些app的服务器是在国外的,那么公安机关在调取相关的证据方面就存在很大的困难。”

  而本案中的另一个疑点是这个电信网络诈骗集团的内部分工和团伙构成。据调查:本案中被害人姚某的父母曾多次被骗向指定的银行账户打款,其中就曾两次向犯罪嫌疑人乔某的银行账户内打入钱款,共计10万元人民币。

  而吊诡的是,犯罪嫌疑人乔某在到案后,却拒不承认其犯罪事实,并坚称其本人也是受害者。她当时是为了贷款而托人帮其刷银行账户的流水,从而账户内才有了这10万元,而其之后所进行的转账和销户行为也完全是在提供刷流水服务的人的指示下进行的。

  犯罪嫌疑人乔某:“ 他提供贷款的人那个地方写了有各种贷款,我说我没有房没有车,他说那你可以办理流水贷款。我说流水贷款怎么办理,他说用你自己名下的卡,然后再重新办理一个电话卡,然后拿你的身份证复印件,是我们帮你操作。他告诉我今天把钱打进去,明天把钱给你取出来,证明你这个账面上你有还款的能力,就这个意思,他说这样可以给我刷流水。他后期告诉我,这个10万块钱到了我卡上,让我取出来汇给他们了,只给了我一个指定的人的名字和帐号,他说他们单位就这10万块钱来回给每个客户刷流水用的钱。然后他把那个钱刷我那儿去了,然后他们中间有个业务员工作出现失误之类的,这个钱到我账上后取不出来,必须让我本人去取。”

  而经过调查:犯罪嫌疑人乔某的说辞存在重重疑点,其所谓的为了贷款而找人刷流水的说法其实根本站不住脚。

  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唐检察官:“从我们调取的一个银行监控来看的话,她在转账的过程当中没有经手任何的现金,也就是说她直接使用自己的身份证,把自己卡里面的10万块钱转给了犯罪分子。是这样一个情况。而不是她所说先销户、再转钱。销户之后她拿着转账凭证也做了很有疑点的事情?她现在辩解说,她在出了银行门之后就把这个转账凭证给销毁了。她的辩解是,她觉得她还欠着别人的钱,又到银行来转账,被别人看到转账凭证不好。这是她的辩解。但其实那么小的一个转账凭证,她完全可以放在自己的包里保存起来。她没有进行保存,而是销毁了一切的记录。她现在说她在网上找了一家贷款公司来进行贷款,然后她把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新办的手机号码以及两张银行卡都给了对方,对方去走流水。但是她把这个钱转给对方之后,她现在的手机里面没有对方的微信,也没有与对方的一个聊天记录,甚至手机里面所有的信息都被她删除。但是根据公安机关提供的情况,正常的安卓手机,如果只是单纯的删除的话,那么进行手机的数据恢复,是可以恢复出来的。但是她现在的手机恢复不出来任何的数据,所以我们猜测她是把手机进行了格式化,里面所有的东西一概删除。我们现在看下来的情况是,她跟贷款人约定好是2019年的5月份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取贷款,但是她在4月14日把这个钱转给对方、联系不上对方之后,她就把所有的信息全部删除了,她就不再管后续的事情,这是非常反常的一个点。”

  因此,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乔某的角色其实就相当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当中负责转账提现的马仔角色。检察官介绍:根据2016年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的司法解释的规定,明知是电信网络诈骗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提供信用卡、资金支付结算账户、手机卡通讯工具的,或者帮助转移诈骗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套现、取现的,以共同犯罪论处。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乔某的行为完全符合上述的特征,应当认定为诈骗罪的共犯。

  “我们检察机关现在看下来,犯罪嫌疑人乔某的辩解是完全不合乎情理的。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乔某的行为完全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应当认定为诈骗罪的共犯。作为一个电信网络的犯罪团伙,其中是有很多明确的分工的,有些人是实施明确的犯罪诈骗的行为的,而有一些就是专门进行收款、走账的。对于收款、走账的人,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地对被害人实施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但是他在整个过程中对整个犯罪诈骗最终的实施完成是起到作用的,他们也是诈骗犯罪的一个共犯。”

  与本案相类似的电信网络诈骗情节其实并不鲜见,这样的诈骗团伙瞄准留学海外的留学生群体作为他们行骗的对象,利用其单纯和一时疏忽来骗取钱财。并且在行骗的过程中利用诸如本案中使用的这类国外通讯软件来进行沟通以逃避国内公安的追查。

  同时,此类诈骗犯罪行为通常有一个较为详密的内部分工,上至直接出面对被害人实施行骗行为、下至参与赃款的转账取现。现在电信网络诈骗的手段可谓"越来越高明",我们更要时刻警惕,切忌轻信而陷入圈套!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宣克炅 实习编辑:赵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