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正文

百岁老人的生活

来源:解放日报2012年11月22日08:26【评论0条】字号:T|T

  午

  11点40分,湖南路上,王普生与91岁的妻子杨素珍刚刚吃好午饭,忙着搬椅子招呼记者坐下。午后的阳光洒进,屋里有股饭菜香和洗净衣服的清香。

  他们的作息时间,同样雷打不动。6点起床,就近花园锻炼,2小时后早饭,11点20分午饭,午觉后伺弄花草,扫地看报,下午5点晚饭,看完傍晚6点半的《新老娘舅》电视节目后,晚7点半入睡,“倒下去就睡得着”。

  问老人一百岁之前与一百岁之后第一天有何区别?1912年9月出生的王普生摇摇头,很肯定地说:没区别。

  但说起2个月前的百岁生日,老人却很激动,一个劲地比划着说,是在湖南路街道华康居委会党支部过的,党员们一起为他庆祝,有个“最大最大的蛋糕”。

  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百岁的第一天特别有意义。六七十名党员给我过生日,我一去就争着和我合影,大家一起吃最大最大的蛋糕。”王普生的党龄有56年了,他很骄傲地指着妻子对记者说,“看,她是群众”。相濡以沫68年的杨素珍一听就笑了,说:“老头子好感动的,连连说想不到。”

  实际上,老人印象至深的这次党支部庆生,是在他生日前一天。生日当天,是老人退休前所在的单位领导及徐汇区相关部门领导来到家中送上祝福。

  “入党的时候特别高兴,那一批入党的只有我一个人呢,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宣誓的场景。”王普生记得清晰,1953年交了入党申请书,1956年入党。上海解放前,他们夫妻俩拉过黄包车,做过小生意,常为吃喝犯愁,“一条裤子36个补丁”,还曾有“最惊险的一次”,炸弹就在夫妻二人的小摊边爆炸,幸好逃过一劫。

  1949年上海解放后,王普生进了徐汇区房管所后勤部门工作。苦尽甘来。

  “现在生活已经很好了,所以我常劝一些人不要‘骂山门’。心情不好,啥也不好。你说是吧?”他的身体微微前倾,脸上一副谦逊认真的表情。

  心态好,是所有受访“人瑞”的一大长寿秘诀。在他们看来,人到百岁,更需要“从心所欲不逾矩”。

  101周岁的华东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施平,爽朗坦言:“随心所欲是不行啊。像我,没什么特别的生活习惯,家里人吃什么我也吃什么。今天早饭,糖年糕、山芋、鸡蛋、牛奶,我都不挑。另外,我离休后每天游泳到80岁,开刀后医生不让游,我就改拍照,拍一枝花,走走看看,既是遵医嘱,做些不激烈的运动,又是美的享受。”

  百岁第一天,华师大为老人举行了“百岁华诞庆祝会暨《施平文集》首发式”。当日照片中,他的腰板笔挺,一如采访时的站姿。

  书房中,还有一块水晶贺牌醒目,那是市长韩正签名的贺百岁寿星牌。这块牌子,在记者走访的每一位百岁老人家中,都被珍重地陈设家中。

  在王普生家中,那是他客厅里五斗橱上的唯一装饰。

  在湖南路街道远近闻名的 “百岁漂亮妈妈”王慰慈家中,那贺牌也是她卧室桌上的瞩目摆设。这位爱美的老人,是英雄秋瑾的外甥女,今年已103岁;87岁时参加上海市一场老年服饰表演赛,以一身得体的杏色套装、微微卷起的银色短发,清爽妆容、浅笑盈盈,从400多位选手中脱颖而出,荣获最佳气质奖和最佳服饰形象奖。

  王慰慈爱美,也爱笑。虽因患脑梗躺在床上,但一头银发仍梳得十分齐整,还未开口说话,便眉眼俱笑。

  显然,街道为老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是她家常客。老人望向头一次来的记者,目光锁定,笑着道:“这个人我不认识的。”一番介绍后,她笑着夸记者,小小的房间里笑声不断。

  其实,王慰慈一生坎坷。儿时,因受秋瑾的牵连,父母遭到清军追杀,一家人颠沛流离;年近五旬时,丈夫又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生活陷入困境。然而,她总以乐观开朗的心态淡然处之。百岁生日这一天,儿女亲戚们几乎到齐,围坐在老人身边。她开心地说:“今天好高兴,来了这么多人。”

  采访末了,爱美的她特意掀起被子一角,展示她漂亮的大红毛衣,笑得如午后阳光灿烂。

  暮

  16点30分,陈云彩裹着毯子半躺在沙发上,难以动弹。70多岁的独生女儿陶乃绵为她掖了掖毯子。

  自嘲为“30后独生女”的陶乃绵,1994年送走了享年95岁的父亲。如今,她与丈夫,以及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员小薛,就是为陈云彩养老的主力军。

  今年4月,陈云彩窝在沙发椅上,迎来百岁生日。

  百岁这一天,社区送来蛋糕,她尝了一块,吃得干干净净;市里为每位百岁老人准备的1000元贺金“红包”,她也笑眯眯地塞进了口袋里。

  陶乃绵为她“代言”说,我们家自由惯了,不讲究寿诞形式,并且母亲今年摔了几跤,不敢再用助行器走路,最近也变得不大爱说话,中午天气暖和时家人把她送到阳台上晒太阳,她就乖乖地,静静地,看看人来人往。

  “国宝级”人物

  陈云彩百岁前一天,陶乃绵问小薛:明天领导要来家里看望,我们得准备啥?

  小薛回答:阿姨,我已经在乔家栅(沪上知名点心店)订好了寿桃,你不用买了。

  小薛大名为薛亚明,2008年11月起在陈云彩家服务,每天上门约一小时半。她的居家养老服务,由政府出资购买,她每天共为5个经评估后确认需求的家庭服务。

  采访中,陶乃绵特地提及上述细节,以证明小薛是她“凭空多出的贴心女儿”。

  “低龄老人养高龄老人,困难重重,像我每天从早上8点搀扶母亲起床,直到照料她吃好早饭,就得整整2小时半。母亲的体重今年已经超过我,等到我年纪再长一些……”陶乃绵稍稍低沉了一会儿,就又情绪饱满地说起社区里的“关怀备至”。

  身为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高级工程师,陶乃绵说起 “上海市构建以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为主、机构养老服务为辅的养老服务格局”,头头是道。比如,社区里的老年人助餐服务点,解决了困扰老年群体的吃饭难问题,但“希望能从午餐拓展到一日三餐”。目前,申城已成立233家社区助老服务社,建成社区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326家,形成3.3万人的助老服务员队伍,已基本完成为27万有生活照顾需求老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实事项目。上海市老年学学会老年保健与医疗专业委员会连续三年组织营养、中医和精神内科医生家访,评估“人瑞”们的健康状况。初步数据报告显示:申城“人瑞”营养摄入均衡、体质阴阳平衡、认知状况总体良好。这与无微不至的亲人与社区照护,密不可分。

  今年12月将过百岁生日的玄采薇是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兼画家,喜静的她独居,而与她联系最频密的即为楼组长——71岁的何阿姨。“小何”天天来问她,是否睡得好;家里水龙头坏了,也是直奔敲“小何”的门。

  101岁的吴靖是《上海滩名门闺秀》一书的主角之一,清华大学的首届女生,赵四小姐的嫂子、好友。老人现与次子一家生活,住在她六七十年前住的小洋楼里。虽听力不好,但借助纸笔沟通仍思路明晰,声音清亮。百岁这一天,“大儿子一家从美国回来为我庆祝,送了99朵玫瑰。我怎么想也想不到,我将要过102岁生日了”。

  106岁的姚瑞莲,是湖南社区25位百岁老人中“最长寿”的。与她生活的小儿子一家,将每天24小时都制定了详细的照料计划和人员分工。主食由几位子女轮流做好送上门,五种荤素科学搭配,搅拌成泥,拌在粥里;房间温度用空调恒定控制在26摄氏度左右,严防感冒;屋内每个凳脚都钉上防滑橡皮,既是扶手,又当板凳;楼梯口和卫生间,社区工作人员专门装了扶手;居家养老服务员高志芳一天上门服务3次,即使老人不慎把大小便弄到身上或床上,也从不计较……百岁这一天,寿宴在沪上老字号光明邨大酒家举行,7名子女、8名孙子孙女悉数到场。

  走出陈云彩家,暮色渐起。一路陪同的为老中心工作人员微笑对记者说:“他们,都是家人和社区的‘国宝级’人物。”

  阳光透过梧桐叶的空隙,温暖而不刺眼。

  夜

  入夜,103岁的廖正秀躺在徐汇区中心医院里。

  最近两周,老人因感冒生病住院。她的子女早亡,丈夫已逝,唯一的孙女今年35岁,家住普陀,特地请了护工照顾老人。

  她的鼻子上插着两根触目的管子。白色的管子是胃管,绿色的是氧气管。她清瘦的脸庞刻满了皱纹,雪白的头发稀疏,眉毛几乎脱光。最灵活的就是一双眼睛,转来转去地观察着周遭。“其实老人家什么都明白,只是说不出来。”陪同记者前去探望的,是朱秀洪的丈夫。而朱秀洪,正是廖正秀的居家养老服务员。

  百岁这一天,围坐着廖正秀庆贺的,除了孙女一家,就是朱秀洪夫妻。

  不是一家人的一家人

  20多平方米的屋子,外间是简易的厨房,里间即为廖正秀与朱秀洪夫妻的卧室。

  在湖南社区,这是33位居家养老服务员中最为特别的: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

  朱秀洪今年49岁,来自江苏盐城,2002年成为湖南社区一名居家养老服务员,其他大多数服务员均为上海人。最初,她每天为廖正秀做点家务,日久天长,感情日益深厚。廖正秀常常拉着朱秀洪讲讲心里话;朱秀洪也觉得老人一辈子太不容易,所以每次自己做点好吃的,比如老人爱吃的红烧肉,就赶忙送来一份。

  2007年重阳节的夜里,廖正秀独自在家用微波炉热重阳糕,却不料由于时间过久,险些引发火灾。此事之后,老人卧床不起,身上插着胃管和尿管,无法自理。

  苦于无法分身照顾老人的孙女,出于对朱秀洪的信任,主动邀请朱秀洪住到老人家里,帮忙照顾起居。作为回报,朱秀洪夫妻的房租和水电费全免。

  擦身、换衣服,朱秀洪把老人拾掇得清清爽爽,冬天为老人洗头发时都是用热水端到床边洗;饮食上也注重营养搭配,早晨吃的鸡蛋全是夫妻俩托人从家乡带来的土鸡蛋,中饭和晚饭则为老人准备有营养的骨头汤。

  廖正秀这次住院前,孙女每周探望两次,陪陪老人。老人身体稍有不适,她马上就带去医院看病。每年春节,都会和丈夫一起接老人回家过年。孙女告诉记者,她与朱秀洪夫妻彼此信任,感情很好,视作自家的亲人。

  而这样难能可贵的感人故事,在这个社区并不鲜见。

  2004年成立的助老服务社,仅近两年就收到2面锦旗、45封感谢信,另有百余位老人打电话致谢。如居家养老服务员林爱琴,曾用手一点点地帮95岁的陈佩珍挖大便,解决老人多日便秘的痛苦。

  敬老助老,视老人为亲人——在这个人文气息浓郁的老城区,早已蔚然成风。湖南路街道办事处主任宋涛说:“让居住在湖南社区的老人老有所养,生活得更幸福,一直是我们致力追求的目标。明年湖南社区的人口老龄化程度将达到34%左右,今后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完善社区为老服务体系建设,通过提升软实力,使社区更宜居。”

  夜深了,秋风吹起梧桐落叶。寒意渐浓,而灯光次第亮起。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