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正文

花样美男称怀才不遇反复跳槽 因女友失业厌倦感情

A-A+2012年12月13日09:15新闻晨报评论

  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

  倾诉男主角:金(化名),27岁,工程师

  当金走进来一刹那,我有点被“震”到,他身材高挑,面目俊朗,气质内敛而沉静,可以说是一名花样美男。这样的人物,会有着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呢?

  童年在父母的争吵中度过

  我父亲本是上海援外的技术专家,等到他回到上海时已经快30岁了,又因为工厂倒闭等历史原因,连房子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就只好与爷爷,奶奶、两个姑姑挤在一起。我母亲小我父亲6岁,据她说,年轻时我父亲很帅,业务能力也很强,她一门心思地喜欢上了他。没想到,最后竟然落了个受苦的命。

  所谓受苦,主要是指住房问题。我爷爷,奶奶和姑姑们都觉得父亲既然出去了这么多年就该有套单位的房子,不该再挤在家里。父亲是个比较沉默的人,不会和家人争,就选择了退让。从此,我们一家就开始四处借房子。恰好父亲从事的行业进入衰退期,有时家庭的开销就靠母亲一个人的工资来维持。于是,父亲和母亲的矛盾越来越大。母亲总说父亲窝囊,空有样子没有出息;而父亲却认为只要等到老房子拆迁,还是有他一份的,生活差不多就好了,世间的事太复杂了,没必要去争太多。

  或许是对丈夫的期望落了空,从小母亲对我的期望特别高,经常对我说要好好学习,以后赚好多的钱给她用。而父亲好像从来不对我提什么要求,当然,这可能和他对自己也没什么要求有关吧。有次班里要写《我的父亲》的作文,想到其他同学有的父亲是警察,有的是医生,有的是做大官的,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父亲,我不明白他一天到晚都待在家里忙什么,最后只好抄了一篇交上去。

  总之,我的童年就是在父母的争吵中长大的,现在想想实在没有留下什么快乐的记忆,相反倒是有种悲伤的感觉。

  感觉活着好像在演戏

  上学后,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考上了重点大学,专业也是当时热门的计算机技术。学业如此一帆风顺,我想主要是因为自己比较专注吧。我的朋友不多,也没什么兴趣爱好,感觉做这些要浪费时间,而且对成功也没什么帮助。谈恋爱是一直到了大学才开始,虽然一直都有女孩子对我表示好感,但我在内心告诉自己,假如以后不成功的话,无论什么样的爱情也都是要幻灭的。

  现在困扰我的有两个问题:一是关于工作。我毕业到现在6年时间里,已经换了4份工作,每次都是我主动辞职的。辞职的原因也类似,主要是我觉得公司远远不如想象的强大,领导也都缺乏长远眼光,再待下去简直就是浪费生命。但是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很多当时的同事现在的社会地位和成就已远远超过我,这让我很受挫。

  二是关于感情的。我谈了三次恋爱,第一次是与大学时的系花。我为了追她下足了力气,甚至博得了“情种”的绰号,但后来她家要自费送她去美国读研,我只好知难而退。第二次我找了一个大专生,她是做直销的,口才特好,我感觉和她在一起可以让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得到提升。但后来她老要出差,我觉得她对待事业要比对待我重,就分手了。第三次,也就是现在的女朋友,虽然我们双方的父母都见过面了,也订好了结婚的日子,但是,我突然对她没有信心了。原本她在一家全球500强企业里面做人力资源,本来我想通过她了解一些大公司的运作情况,结果她们公司最近裁员,据说要空降一个国外本部来的人力资源,也就是说她有可能要失业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最近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无能,活着好像就是演戏一样,特累,特空虚,特无趣。

  【心灵对话】

  母亲对我也不是无条件付出

  我:我感觉你在事业上有种怀才不遇的感觉?

  金:是的。以我的能力和见识足以担当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可遗憾的是,每次刚去一家公司领导都会很赏识我,我也会尽全力的付出。但时间一长,我就发现领导好像是在敷衍我,迟迟不肯提拔我。面对这种境地,我心灰意冷。

  我:当你觉得自己没有被应有的方式来对待时,感觉很难受吧。

  金:是啊,这种感觉让我想起小时候。有次数学竞赛我考了第一名,高兴地回到家中,原以为父亲会为我而骄傲,没想到父亲却一边看电视一边冷冷地说:“别以为考得好就能过上好日子,还要看你以后的运气了。”

  我:在恋爱中,你印象比较深的话有哪些?

  金:三个女孩都说我太重注自我了,第二个女朋友甚至说没有人能满足我那么多的要求和条件,除非我妈,才能做到无条件付出。

  我:那你听后有什么感觉?

  金:没什么感觉,只是想到我妈好像也不是无条件付出,她也期待我成功,然后给她买大房子。而且,当时我感觉自己的收入足够我们两人用了,她却还要继续去出差就只是为了不放弃晋升的机会。

  我:这让你感到很不好受,因为你会感觉她不是全心全意地爱你,就好像你的母亲看上去是为你付出,但其实还是在为她自己打算。

  金:是不是很悲哀啊。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是我虚伪呢,还是她们虚伪?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