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陪医出租屋上海市区另一个世界 日租金170元

陪医出租屋上海市区另一个世界 日租金170元

A-A+2013年6月22日09:31解放日报评论

图说:一家地下旅馆的屋子被分割成了只能容下一张床大小的隔间。解放日报 雍凯 图说:一家地下旅馆的屋子被分割成了只能容下一张床大小的隔间。解放日报 雍凯

  本报记者  栾吟之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很难想象上海市中心还有这样一个“世界”。

  马路两侧,一侧是三级甲等医院气派的住院部和诊疗大楼,人们来往于宽敞的通行区域;另一侧,一排石库门房子密不透风,沿街开满小餐馆,走进去便是一间间鸽子棚样的小旅馆,环境幽暗脏乱、令人心情压抑。

  这样的“生态”,令管理部门头疼、周围邻居烦心。然而多年来,这些别称“陪医出租屋”的地下小旅馆,却因市场旺盛需求而“生生不息”。

  “鸽子棚”日租金170元

  华山医院附近的“陪医出租屋”很好找。华山路469弄正对着医院大门,老旧的黑色铁门上,一根细电线绑着一块白色木牌:“住宿请进”。循着这块指示牌,记者走进狭窄的石库门弄堂,老房子的陈腐味,夹杂着炒菜的油腻味,冷不防还踩了一脚油腻腻的垃圾。

  弄口乘凉的老人看见陌生人进入,头也不抬,司空见惯地挥挥手:“两边都有空房间。”记者从一道敞开的门走进门洞,穿过仅容一人通行的走道、爬上几乎笔直的木楼梯,4间“客房”就在眼前。

  推开一间“双人客房”的塑料移门,这间仅几平方米的“小屋”住着一家四口。两名幼儿正在一张单人床上滚爬嬉戏,夫妻俩则并肩坐在另一张单人床上翻看病历卡。这对来自山东菏泽的赵姓夫妇说,这是第三次带孩子到华山医院看神经内科,前两次都住在附近的经济型酒店,这次酒店客满,便自己摸索到这里来,“住一晚,明天就走”。

  这间小屋的设施极为简单,两张单人床中间放着一个茶几,墙上挂着挂壁式空调,塑料地板用最便宜的材料铺成,除此之外别无陈设。这幢3层楼的石库门总共被分割成七间“客房”,两三间客房合用一个洗脸台,位于一楼的浴室和厕所肮脏不堪。

  这里的租价也不便宜,赵女士一家住的这间最大,每天170元。赵女士说,这里比附近的经济型酒店便宜10元钱,设施却差很多,但好处就是距离医院近,孩子早上可以多睡10分钟。“明天挂号专家门诊,看完就回家,只要有个地方落落脚就行了。”

  这条弄堂里价格最便宜的小屋更令记者吃惊。一楼半楼梯下的空间,被挖出一间小屋,层高大约只有1米,两三平方米的空间却“五脏俱全”,有铺着席子的床铺,墙壁一头挂着空调、另一头安着挂壁式电视机,人需要坐着才能“进屋”。这处“客房”让记者想到日本最先发明的“胶囊公寓”,因为面积最小、房间里不能站起身子,每晚只要50元。

  脏乱差、“医托”出没

  窄小的弄堂里,有三四十间这样的“陪医出租屋”。这里的石库门房子属于租赁权房,“大房东”是政府,“二房东”是拥有房卡的户主,户主把房子租给“三房东”、“四房东”,这些房东们再把房子分割后出租,还在“客房”里、楼道口“见缝插针”搭建简易淋浴房、盥洗室等。而位于沿街位置的承租人则多“破墙开店”开设的小餐馆。

  因为有“共同利益”,这里的居民们大多相安无事,早已习惯这种“生态”。有业主说,住在这里环境是差些,好处是属于市中心,还可以有一份不错的收入,没有想过把这里合法化。

  “真让人不放心!”当地居民区书记王跃娟告诉记者,这里是辖区重点关注地段,居委会块长每天都要到此例行走访至少一次,“就怕出什么事故”。 居委会干部说:“这些出租屋住的都是患者和患者家属,没有专门的消毒设施,万一有传染病,那可怎么得了?”另外,有的住客卫生习惯不好,随地吐痰、随地扔烟蒂,还有各种消防隐患。

  一名安徽籍中年妇女是这里的老板娘、也是这处老房子的“三房东”。她经营“陪医出租屋”已经快十年了,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卫生、消防等部门的审批合格证,只到派出所作过备案登记。房客入住无需提供身份证、无需办理任何手续,每个房客走后,都由老板娘自己打扫卫生、换洗被单床罩。

  记者发现,许多大医院周边都存在着“陪医出租屋”。日前,在一家三级甲等医院门前,一对老夫妇提着大包小包在愁眉苦脸门口徘徊。不一会儿,有一名小个子年轻人热情迎上来搭讪,递过名片大小的出租屋广告,老夫妇很快就由他引着走向附近的居民区。此时,又有一男一女两人窃窃私语一路远远跟随这3人。附近知情的居民说,尾随“陪医出租屋”租客的,很可能是出没附近的“医托”,他们专门在出租屋附近盯梢外来求医者,把这些人生地不熟的病人家属带进“黑诊所”。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