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数万患者涌入广西长寿乡 有人如狗爬行治疗

数万患者涌入广西长寿乡 有人如狗爬行治疗

A-A+2013年8月11日10:13解放日报评论

广西巴马长寿之乡。 CFP供图广西巴马长寿之乡。 CFP供图

  本报记者 李晔

  唐姥爷支付了高额运费,从巴马提前空运回整整一吨山泉水,够喝半年的。

  下月他必须回沪,照看读小学的外孙女。在告别已居住半年的巴马前,将当地的水运至2000公里外的上海,是这位一年前被确诊前列腺癌晚期患者的自我救赎。

  与现任美国总统一字之差的 “巴马”,是个地名,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如黛群山中,瑶族自治县,国家级贫困县,世界第五大长寿乡,每10万人中拥有30.98位百岁老人。

  在当地能听到这样的传说——

  村口,一八旬老太在树下哭泣,“呜呜……阿妈打我了……”

  好事者去问百岁的阿妈:“您这么大岁数,怎么还打人?”

  百岁阿妈答:“早上让她打猪草,她偷懒不去,害我被婆婆骂!”

  据史料载,清嘉庆皇帝曾给142岁的巴马瑶族老人蓝洋送过贺礼,而居住在巴马县龙洪村巴买屯的当代最长寿老人127岁的罗美珍,今年6月在梦乡里西去。

  当地人几无肿瘤,多数老人无疾而终。

  当这些“传奇”越来越多被外人所传扬,另一景观出现了——

  许多在医学上已被宣判死期的肿瘤患者,朝圣般地集聚于巴马盘阳河畔的坡月、平安、长寿等村并长住下来。这些并不“盛产”癌症的村落,成了除肿瘤医院外癌症患者密度最高的地区。另有一些来此养生之群体,他们被统称为“候鸟人”。

  巴马,有没有生命奇迹?

  “候鸟人”的“巴马疗法”

  鸡鸣声,开始了“候鸟人”以水为轴心的生活。

  5月中旬,巴马入汛,冷不防一场雨,裹挟着山体的泥土进入盘阳河,河水便有些混浊。

  这是唐姥爷的头等烦恼事。

  为此,他宁愿多走半小时路程,到甲篆乡长寿村一眼龙泉取水。龙泉旁有个募捐箱,取水多了,唐姥爷便自觉往里投个一两块钱,算是感谢“天赐神水”。

  若两日无雨,盘阳河水又见碧绿,“候鸟人”大多会去坡月村百魔屯的百魔洞打水,一天两次,雷打不动。他们像赶集般,提着,或用拖车拖着空瓶子,赤脚,趿着拖鞋,下到百魔洞口那棵老榕树下,接住那一泓清泉。

  沿街小摊贩卖空矿泉水瓶,小的5元,大的20元,这是巴马奇景。

  也只有在巴马的“候鸟人”,嗜水如命。

  关于这水,人们口口相传,俨然一位位化学家。他们说,盘阳河发端于凤山县,流经巴马前,有5段潜伏于地下溶洞的暗河,经过“五入地下”又“五出青山”的撞击,河水成为小分子团水,普遍含锰、锌、硒等微量元素,PH值偏碱性,“包治百病”。

  这些打水者许多“不差钱”,但再有钱,也要有命去享受。他们为“神水”折腰并寄予厚望,兴高采烈地生饮,不惜在最初一周拉肚子,还宽慰自己说是“排毒”。

  除了打水,“候鸟人”另一项重要功课是到百魔洞口吸氧。

  这个季节,多是在下午4点,睡完午觉的“候鸟人”搬着凳子,陆续来到百魔洞前,沿道路两旁依次排开,聊天、打坐、练功、搓麻、吼两嗓子,或者发呆。

  百魔洞,这座雄伟壮观的石灰岩溶洞,犹如一个庞大的空调,源源不断将夹杂着巨量负氧离子的冷风吹送。

  为这口负氧离子,上海人林克用的弟弟索性买了一辆大巴,将兄弟姐妹6人连同家属,浩浩荡荡运到巴马,并在坡月村某山庄买下一层楼,13间房,供大家族疗养。林克用带来了美国专业仪器用以检测负氧离子,“山庄的阳台上是4000个到6000个,上海是200个至300个,百魔洞内更高,达3万个到5万个。”

  基于癌细胞怕氧的理论,有癌友尝试在百魔洞内声嘶力竭地拖长声音,再大口吸气,以训练肺活量。

  许多人热衷在洞内磁疗,一躺就是几小时。

  打水,吸氧,磁疗,这些近乎“迷信”的群体行为,会不会成为原住民的笑谈?

  原住民很少在那口泉眼打水。百魔洞,以前也只是瑶族乡亲们回家的通道而已。

  不是巴马人的“候鸟人”,发明了“巴马疗法”。

  匪夷所思的方法也被衍生出来。有人戴着手套,光着脚,在山坡上如狗般爬行,认为爬行中让内脏悬空,彼此抚摸,还能从地气中汲取能量;有人找一棵倒下的树,每天练走独木桥,相信意念的集中可驱除病魔;有一对夫妇,妻子罹患卵巢癌,因为在巴马的癌友中听说有人喝尿治疗,丈夫为说服妻子尝试,不惜自己当场喝尿……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