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宝山警方缉凶16年侦破杀人案 凶手被判无期和死缓

宝山警方缉凶16年侦破杀人案 凶手被判无期和死缓

A-A+2013年11月26日14:40新闻晚报评论

  民警犹豫要不要让女孩回忆惨剧

  “16年了,这次离真相最近!”通过举报人提供的衡氏兄弟情况,宝山警方很快查明两人的身份,他们都是江苏人。老大叫衡得理,1966年出身,2008年曾因盗窃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后来在江苏一家煤矿干活,有家室;弟弟叫衡得君,1969年出生,和妻子以回收废品为生,膝下无子,在江苏买了一套房子定居。

  五赴江苏后,唐警官带着点滴线索回到上海。“根据线索,要抓住这对兄弟并不难,但是,一个案件的圆满,在于要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1997年案发时,由于受技术水平的显示,现场没有留下有价值的线索,只有多位目击者的口供,以及当年仅8岁的女童月月的指认。16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人的基本体貌特征虽然不会变,但胖瘦、发型很可能和当初不一样的,目击者是否还能认出这对兄弟,谁也不知道。”

  唐警官坦言,苦苦等了16年的线索,要想将凶手绳之以法,必须要有目击证人的指认,这就意味必须要回访被害人之一的月月。“可是,当时本案几条线索基本与这对兄弟吻合,但没人能保证百分之百是他们,一旦回访月月,势必再次揭开孩子的噩梦,万一不是这对兄弟,或是目击证人无法指认,该怎么办?”面对触手可及的真相,侦查员感觉举步维艰,大家都犹豫了,没人愿意去找月月。

  经过一番讨论,唐警官最终揽下这个任务。为了降低回访过程对月月的影响,唐警官决定暂时对其保密案情。

  “这几年你过得如何?案件我们一直在查,最近有了点新头绪,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一晃16年过去了,当年天真无邪的8岁女童已长大,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工作,过着还算平静的生活,面对唐警官关心的询问,月月的表现出乎意料。

  在与月月的交流中,她透露,那个仲夏夜发生的每一幕常重现在她的梦境中,仿佛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迟迟挥之不去,对于犯罪嫌疑人的长相她记忆深刻,做梦也想抓到凶手。

  月月的配合和勇敢,让侦查员松了一口气。走访中,月月反映记得那对兄弟中,有一个人曾开着摩托车来买过烟,车上坐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这让唐警官为之一振,举报人反映的衡氏兄弟中,大哥的确有一个儿子,年龄与月月相仿。

  兄弟俩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死缓

  宝山警方初步判断,衡氏兄弟就是16年前抢劫杀人的重大犯罪嫌疑人。于是,制定了一套同步抓捕兄弟俩的详细方案,以及到案后对两人的初审方案。

  就在这时,江苏警方传来消息,哥哥衡得理找弟弟去了,唐警官连夜带着侦查员赶赴江苏,将衡氏兄弟俩抓获,第一时间将两人分开审讯,以防止他们串供。对于突如其来的上海警方,衡氏兄弟俩惊呆了。面对侦查员的询问,吃过官司的哥哥衡得理百般抵赖,弟弟衡得君虽然嘴上叫冤,眼神却闪烁不定,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经过一翻苦口婆心,兄弟俩对仲夏夜杀人抢走钱财一事供认不讳。

  为了锁定本案的证据链,警方组织多场疑犯辨认,在看守所里有一个特殊的房间,由一块特质的玻璃隔开,站在里间的人,看不见外间的目击证人;站在外间的人,则能清楚地看到里间的人。衡氏兄弟俩分别在七八个嫌疑人中,被多位目击证人和月月认了出来。

  据衡氏兄弟供述,上世纪90年代初,哥哥衡得理在上海宝山贩卖蔬菜,做过小百货生意,1997年没赚到钱,又恰巧弟弟衡得君结婚,哥哥便盘掉店面,与弟弟一起回了老家。婚后一个多月,在哥哥提议下,兄弟俩一起回到上海,准备再闯荡一番。为了弄点钱,两人看中虎林路上颜先生夫妻俩开的烟杂店。案发当晚,弟弟携带装有砖块的手包和一把尖刀,随哥哥一起来到店内,哥哥先与老板娘张女士对话,用手扼压张女士颈部,弟弟用装有砖块的包击打张女士的头面部,并用剪刀捅向张女士的腹部、颈部。见到阁楼上看电视的月月,哥哥一把把月月拽下,对其实施暴力致其昏迷。随后,哥哥从店内货架抽屉内劫得1万多元现金,并拿走张女士佩戴的黄金项链和手链,两人窜出小店后分别逃跑,随后碰头一起离开上海。

  疑犯口供、目击者指认,在多组证据面前,侦查员又再次远赴江苏,核实十几年前被盗黄金首饰的下落。

  根据哥哥衡得理的交代,从案发现场拿走的黄金首饰,他曾放在一个背包里,带到朋友家办事,不料当天酒喝多了,把包放在朋友家,第二天去取时便发现首饰不见了,他怀疑是朋友孩子偷走的。民警找到了衡得理口中的这位朋友,确认疑犯的这段口供,对方表示当天曾在包内看到过首饰,但第二天衡取包时称首饰不见了,朋友坚称没有拿过首饰,为此两人闹得很不愉快,朋友无奈还赔了点钱。

  采访中,记者得知,几年前,兄弟俩曾接到过一封匿名敲诈信,开价10万元,威胁兄弟俩要向警方举报当年的罪行。其实,杀人劫财后,他们始终活在胆战心惊中,虽然没有理会敲诈信,但此后他们便经常做噩梦睡不着觉。

  截至记者发稿,衡氏兄弟俩因犯下抢劫罪,分别被本市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和死缓。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